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五行御天 > 第1848章:大帝令牌

第1848章:大帝令牌

  孟嘗,修元祖界一路走來,你從未對我隱瞞,也從未對我說過半句虛言,這里只有你和我,我要你一句實話,長征真能在兩日內歸來?”

  袁紫衣背對李孟嘗,李孟嘗卻能感受到她的緊張與不安。

  “少后安心,孟嘗可以確認少帝兩日內歸來。”

  袁紫衣明顯松了口氣,在李孟嘗面前她也沒有必要隱藏不安,她回過身來道:“非是信不過你,只是長征安危干系太大,我必須確保你預知無誤。”

  “涉及滅世,孟嘗雖無法準確推演少帝歸來時辰,但給出一個大致范圍還是可以辦到的,兩日內定能歸來!”

  袁紫衣深深看了李孟嘗一眼,“那我便能放心離去。另外九老還需你多看著點,陳閣老在仙斗場內陪九空,其他八位閣老不允許他們入內,以防萬一,這塊令牌交給你保管,等長征回來你再交給他。”

  袁紫衣鄭重其事取出一塊令牌,李孟嘗一看大吃一驚,竟是祖界至高無上的大帝令牌。

  “長征去往下三天修煉之前,便將帝令交給我。見令如見大帝,我將帝令交給你不可作他用,只用以約束九老。”

  李孟嘗恭恭敬敬跪拜為禮,這才接過令牌。

  袁紫衣沒有在天庭久留,告辭李孟嘗,又與佛祖有過一番交流,便在夜色中飛離天庭,甚至沒來得及與冷寒玉見上一面。

  噬獸卷土重來,懸于蒼穹之上,卻要比起昔年被阻九陽構建大虛之陣外還要讓眾仙不安,見不到的總要比見得到的危機更加讓人不安。

  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誰也不敢稍加懈怠,整個上三天都處在一個緊張倉促而謹慎周密的布局之中。

  緊張的等待總會讓人心神不寧,越是臨近時限越是不安,心情也會越加煩躁。

  九空是這樣,九老也是這樣。到了最后一刻鐘,還未見戚長征歸來,就連李孟嘗也變得不安起來。

  推演并非一成不變,會有這樣那樣的變數存在,就如之前他推演楊戩與戚長征安然歸來一般,楊戩是歸來了,可戚長征卻因為變數的存在沒能歸來。

  此刻在仙斗場外,楊戩和九陰玄女來了,九尊之中來了三尊,除了雷尊與土尊之外,另一位仙尊卻是天沐。

  冷寒玉來過又走了,她有她的使命,瑯琊宮幾位道尊也都想來,只不過這里是天壇后殿,他們還不夠身份進入,包括廣和山人與霹靂這兩位祖界少帝弟子也不被允許進入天壇后殿。

  瑯琊宮諸人中,除了霹靂還留在天壇外等候戚長征消息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再次組陣穿出蒼穹而去。

  此刻八位閣老在仙斗場外來回徘徊,不時看一眼李孟嘗,目光不善。

  楊戩與九陰玄女也沒法淡定,李孟嘗預言兩日時限只剩下最后一刻鐘,戚長征卻依舊不見歸來。

  后殿氣氛顯得焦躁,李孟嘗伸手入懷,懷里放著大帝令牌,就擔心八位閣老闖入仙斗場內,情形失控。

  仙斗場殿門就在這樣的情形

  下忽然打開,眾人都以為是戚長征歸來,不料卻是陳閣老從里邊跑了出來,驚慌道:“九空,九空忽然消失了!”

  一道寒風從陳閣老身前一閃而過,瞬間寒氣逼人,寒風在仙斗場內急速穿行,僅僅一兩息的工夫便化為一道人影出現在陳閣老身前,“你怎么回事?看個人都看不住,九空到底去了哪里?”

  陳閣老愣在那里,九空忽然消失他當然心慌意亂,只是他與其他閣老們心慌緊張合情合理,天師、天庭少帝少后緊張也合乎情理,天沐仙尊如此緊張那就不合理了啊!

  那邊李孟嘗忽然怪叫一聲,眾人回頭看去,就見九空從李孟嘗身后顯形而出,手里拿著一柄劍,直指李孟嘗。

  “時辰到了,長征未歸,我要你償命!”言下之意,九空認為戚長征再也回不來了。

  見到這一幕,九老反而不緊張了,九空并未離去,只是找李孟嘗發泄情緒而已。

  天沐仙尊再一次表現異樣,她比任何人都快一步出現在九空身側,沒開口,只是摘下九空長劍,將其輕擁入懷。

  九空嚎啕大哭,李孟嘗在那解釋時辰未知,還有一刻鐘時間云云。

  其他人看著這一幕都感到古怪。

  就是在這樣一個古怪的氛圍中,戚長征忽然出現了。

  他出現的位置有些尷尬,從九空體內空間穿梭而出,剛一出現便夾在兩個懷抱之間,原本抱著天沐仙尊的九空變成抱著戚長征后背,原本輕擁九空的天沐仙尊變成抱著戚長征。

  然后,戚長征就被扔了出去,連帶著九空也一起被扔了出去。

  場面一時有些滑稽,卻也有著一絲別樣的溫情在里邊,當然還有李孟嘗的哈哈大笑之聲。

  戚長征能歸來,連他自己都是云里霧里不明白。

  那時滅世要他施展所謂的“投影術”,并言之只要他招來創世始祖投影便放他離開,他當即一口答應下來,修復仙軀,靜等帝元甲復蘇。

  在混沌之氣環境下,療傷要比天靈氣環境快了不少,他卻用去了一日時間修復,主要還是等待帝元甲完全復蘇。

  說實話,他并不相信滅世所言能放他離去,他只是為再次逃亡做準備而已。

  等到帝元甲完全復蘇,憑他“張冠李戴,指鹿為馬”的本事,開始與滅世神侃,分散滅世注意力從而讓帝元迷幻滅世,一尊創世始祖真身像便在帝元為滅世制造的幻境中產生。

  當滅世對著遠空那尊其實并不存在的創世始祖真身像猛沖而去之際,戚長征也重新披掛帝元甲向反方向一閃而沒。

  在他的逃亡計劃中,最難的一關還不在滅世這里,而是在虛空巨龍身上。

  所以在他破空逃離之際,七星噬神弓已是取了出來,一路快閃一路蓄勢,只等著遇到虛空巨龍阻路的那一刻轟開一條通道。

  感知無法及遠,但在之前逃逸的過程中已經將這片空域的地形摸清,哪里有石山他心里都有數,飛速避開一座座石山,轉眼便來

  到不止一次被虛空巨龍橫阻的區域。

  弓弦已經拉到最滿,完全由空間仙力凝聚的箭矢也已膨脹到可怕的程度,他有信心這一箭射出定能轟出一條通道來。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原本橫阻在這片空域的虛空巨龍盤旋龍軀竟是蹤影未見,他又驚又喜,但蓄勢已久的空間箭矢并未散去,擔心虛空巨龍會在更遠的空域候著他。

  而事實證明,他的擔憂是不存在的,一路疾行穿梭,始終沒有再見虛空巨龍蹤影,如此一來,他反而不敢就此飛往九空混沌空間入口。

  他改變方向,找了一座石山潛伏下來,不久,他聽見風聲響起。

  正常情況下,混沌空間是不存在風聲的,除非是他或者滅世、虛空巨龍乃至龍獸穿行其中帶起的風聲,他不確定這股呼嘯而過的風聲是龍獸還是虛空巨龍引起,距離已經超出感知區域,沒法判斷。

  就這樣又過去了一會兒,陸陸續續有幾道破空風聲響起,風聲有大有小,有遠有近,直到一條巨型龍獸從他藏身所在山石旁掠過,他才判斷這些風聲應該就是滅世在搜尋他。

  多疑的人就是這樣,每當遇到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便會疑神疑鬼,戚長征就是個多疑的人。當然,也是足夠謹慎。

  得出這個判斷,他反而放下心來,雖然還無法確認滅世為何會說出放他離開的理由來,但滅世追來了,他卻能猜到是因為帝元制造的幻境被滅世看破所致。

  想明白這一層,其實已經夠了,說明滅世確實有放他離開的打算,至少不是像他之前顧慮滅世打算追查他從何而來。

  他繼續潛伏不動。

  混沌空間無邊無際,在限定范圍內,他很難躲開滅世追查,但現在,他已經脫離虛空巨龍設下的包圍圈,并不是太擔心滅世還能找到他。

  就這樣潛伏,直到幾個時辰過去,再未聽聞任何風聲響起,他才悄然離開,卻也依舊保持足夠謹慎,周旋在一處處山石之間,并漸漸靠近九空混沌空間入口,又在距離入口還有好一段距離的一座石山內潛伏時長,確認并未被追蹤,這才破空而去,一鼓作氣穿梭返回。

  此刻天壇后殿,戚長征與楊戩、李孟嘗在一座亭子內,九空也沒有隱去身形,就依靠在戚長征身邊,似乎擔心戚長征下一刻又會消失似的。

  雷尊、土尊與水尊已經回到正殿去了,九陰玄女也沒有留在這里。

  李孟嘗將那塊大帝令牌交給戚長征,戚長征搖搖頭,說留在李孟嘗那里,并接著說道:“噬獸再臨不出意外,規模之大出乎預料,往后的時間我不會留在天庭,九空卻需留在這里,九老也將守護九空留下……”

  話沒說完,被九空打斷,她說:“我不要,你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

  戚長征說:“行啊,只要你同意毀去體內空間,我便帶著你。”

  九空不言語了。

  “你呀,不省心,去,好好反省,我與楊爺、孟嘗有要事相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