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臨 > 第九十六章 虎父無犬子

第九十六章 虎父無犬子

  頭顱,被一一割了下來,因為服散效果還沒過,所以這些大人們是用實際行動真正地詮釋了什么叫“娛樂至死”。

  至于府衙里跪著的其他俘虜,鄭凡倒是沒下令把他們也一起割了。

  雖說大燕重軍功,保留著以首級計算軍功的方式,但說實話,這次沖城,實際上也沒殺多少人。

  比起有數的首級軍功,你帶著知府大人為首的等高官頭顱回去,其象征意義其實更大。

  同時,也能更方便你回去吹牛皮。

  至于怎么吹才符合基本法,鄭凡得回去后和瞎子商量商量。

  譬如:鄭守備提四百虎賁,屠滅綿州城!

  不信?

  你看看那座城的大人們腦袋都被割下來帶回來了,其他人的腦袋,實在是殺了太多,帶不動就沒帶!

  當然了,放過府衙里的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個時代可沒有網絡傳媒,也沒有社交軟件;

  不管是名士養望還是皇子賢明之類的,其實都需要靠人的嘴去吹,靠人為的去散播,鄭凡相信燕國在乾國這邊肯定有自己的諜報系統,外加兩國之間的貿易很密切,哪怕是打仗時,可能這走私貿易也很難斷絕。

  所以,

  鄭凡在離開府衙時,

  將手中的刀向地磚上一插,

  大聲道:

  “破城者——鄭凡!”

  為了避免這幫人肉宣傳機器在宣傳時出現諧音的錯誤,影響自己的豐功偉績傳回燕國,鄭凡還特意拿毛筆在府衙門口的柱子上親筆寫下:

  “大燕翠柳堡守備鄭凡到此一游!”

  完事兒后,拍拍手,自己又看了一遍,其實他是覺得這句話有點老套了,但比起:

  “拒絕黃拒絕賭拒絕黃賭毒————大燕翠柳堡派出所宣”

  鄭凡還是覺得前者更好一些。

  事了,鄭凡一揮手:

  “撤!”

  入城,入府,再集合隊伍重新順著進來的北門出門,一切的一切,其實都發生的很快。

  鄭凡不可能給這座城反應過來的時間,同時,也不能給附近的其他乾國軍隊反應過來的機會。

  歸根究底,他們現在也就三百多號人;

  并且,哪怕乾國人已經給了鄭凡很多很多的自信,但鄭凡依舊不會天真地認為乾國上下所有的軍隊,都如同這般不堪。

  若是真這樣,那鄭凡還真不打算回去了,一路向南,打到上京去,火燒乾國宗廟,活捉楊家三姐妹!

  現在,下面的任務,就是安安全全地回去。

  浪已經浪過了,玩兒也已經玩兒過了,黃賭毒,被自己掃了倆。

  眼下,安安全全地回去才是第一要務,畢竟,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

  臨走前,

  在城門口,

  鄭凡坐在馬背上,

  回望著這座城,

  他覺得自己此時應該說些什么,留下一句話,否則后世的歷史教材里記錄自己今天的這一行為后,要是沒一句屬于自己的話做點綴,那得多枯燥和乏味。

  思考了十幾秒,

  鄭凡緩緩道:

  “別了,只有一個男人的城……”

  意境,

  嘲諷,

  逼格,

  立場,

  都具備了。

  鄭凡對這一句很滿意,只可惜梁程在拍馬屁的功夫上差了不少火候,若是薛三或者瞎子在這里,彩虹屁肯定已經如潮而來。

  整個綿州城,除了那個逆行而上的持槍老者,其余人,基本都是背對著自家刀兵的。

  不過,

  有一個人似乎不滿意,

  而且,

  他似乎也打算用實際行動,表達了自己不滿意的態度。

  上方,

  城樓上,

  出現了一個披頭散發的男子,

  他的手里,

  拿著一張弩。

  沒人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出現在城樓上的,甚至,根本就沒人料到這座北城門上,竟然還會有人,

  而且,

  這個人還打算反抗。

  哪怕侵略者要走了,他其實可以活下來,但他還是要反抗,還是要反擊,要對侵略者做點什么,甚至不惜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梁程看見了弩箭,周圍還有其他的蠻兵看見了弩箭,他們開始動了,有的張弓有的則準備向城樓那邊策馬而去有的則向鄭凡這邊靠攏保護鄭凡,

  但一切的一切,

  都來不及了,

  “嗡!”

  弩箭,

  已經射出,

  直中鄭凡的胸口。

  “砰!”

  鄭凡從馬上摔了下來,砸在了地上。

  “殺了他!”

  梁程發出了命令,一群蠻兵馬上沖了回去。

  ………

  射出弩箭后,孫建明馬上把頭縮了回來,一道道箭矢從其頭頂墻垛子上飛了過去,他渾不在意,只是默默地重新給弩上弦。

  他沒選擇逃跑,因為城門樓這兒,就他一個人,這座城里,明明還有很多人,但他一個可以幫忙的都沒有。

  他爹,死在了外面,透過關門時大門的縫隙,他看見了,看見了他爹的腦袋,被削飛得很高很高。

  但城門,終究還是沒有被關上。

  不過,其實關沒關上也沒什么區別,大家都只顧著逃跑根本就沒人組織守門,你們關上了人家還可以慢悠悠地爬墻上來。

  孫建明一直覺得自家老頭腦子有些刻板,老孫家梁郡雙頭槍的名聲其實在他爺爺輩就已經很響亮了。

  他爹繼承了雙頭槍的傳承,入伍參軍,八品武夫,官位卻一直不顯,一直沒能冒出頭,當了很多年的百夫長,連個雜號都沒能混得上。

  若非是先皇在位時西南土司發動了叛亂,他爹所在部被調入了西南平叛,他爹靠自己的過硬功夫打下了實打實的軍功,可能一輩子到頭來,至多也就能混上個巡城校尉罷了。

  哦,雖然臨老到頭,也被貶到了巡城校尉。

  但至少,他爹風光的時候,他也能做做夢。

  孫建明吃不得苦,也沒什么練武的天賦,所以一直想著學學琴棋書畫吟詩作賦,給自己身上噴上點文人氣息。

  日后抱上文官的大腿,混個儒將的形象,再有他爹在后面做保障,自己的仕途,肯定會好很多。

  孫建明知道,在燕國,武將的地位很高,不說那鎮北侯府了,凡是下面的那些個領兵的武將,在文官面前,也是硬氣得很;

  但我大乾自有國情在,

  在大乾,武將想往上爬,想混得好,就得當文官的狗。

  就連大乾邊軍那些個大總兵們,入上京后得跪在相公們的府門口,喊著門下走狗求見,

  還得看看相公們的心情好壞才決定到底見不見你。

  曾經,西南土司叛亂糜爛了西南十年,最后將叛亂徹底平定的,是一位刺面武將;

  早年犯事,臉上被刺字發配入軍中,一步一步地靠軍功往上爬,最終因為戡定那一場大叛亂得以入朝進樞密院。

  當年,武將們似乎看到了自己揚眉吐氣的那一天好像真的要來了,在樞密院的相公里,居然也有咱武將立足之地了。

  可惜好景不長,那位那個年代所有武將的勵志偶像,在樞密院里站了不到半年,就因為涉嫌謀反,被滅了九族。

  主辦這件案子的,就是當朝首輔韓相公。

  大乾武人好不容易升騰起來的那點希望,就被掐滅了,而且還被澆上了一盆冰涼涼的水。

  他爹每每晚上喝酒喝多了,都會一邊抹淚一邊懷念那位刺面相公。

  畢竟,他爹當初也算是跟著那位刺面相公入的西南平叛。

  所以,孫建明很踏實,他覺得自己不是什么有大本事的人,既然沒能力去修改規則,那就去適應規則;

  他結交了很多文人,也拜訪過很多文官,盡心盡力地以一個武將的身份,去營造自己的文氣。

  但他爹成功地坑了他,本來只能算是木訥不善交際溜須拍馬的老父親,臨老的這幾年,腦子似乎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懟文官,懟武將,文官們發財,武將們喝兵血,這大乾百年來,自有自的文武默契。

  他爹兩邊一起得罪,一路被貶謫,害得自己因為有這個爹,也是仕途受挫,沒辦法,這年代,講究個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腦子有病,這兒子大概率腦瓜子也不大靈。

  想到這里,

  孫建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一直覺得他爹糊涂了,人老了,就認死理,就犯倔!

  但事實證明,他爹是對的,

  燕人,

  他娘的真的來了!

  很早以前,他爹就曾對他說過,刺面相公帶他們在西南平叛時曾言:

  西南土司之亂,別看勢大,但終究成不了什么氣候,大乾真正的威脅,是燕人,是憑借著一國之力和蠻族抗衡了數百年的燕人!

  因此,他爹每年都會關注燕國的消息,尤其是北封郡那座侯府的消息,從友人那里,從朝廷那里,從商隊那里。

  前些年,經常傳來鎮北侯府對蠻族用兵又打贏了哪個部落,又滅了哪個部落的消息,他爹愁眉不展。

  這些年,類似的消息很少了,甚至都快基本沒有了,他爹的眉頭,卻又鎖得更厲害了。

  他笑著問他爹這不是好事兒么?

  他爹卻嘆了口氣,說:

  以前,雖然鎮北侯府一直在打勝仗,但這至少證明蠻族還敢叫喚,還敢齜牙,還敢試探;

  這些年,戰事基本聽不到了,證明,蠻族已經被收拾得服帖了。

  一旦蠻族服帖了,

  燕人的手就能騰出來了。

  孫建明歪著頭,向下看了一眼。

  下樓的臺階那兒,已經有蠻兵上來了。

  可不是么,爹,燕人不光是騰出手來了,看樣子,燕人像是都已經把蠻人給收服了,那些穿著燕人甲胄的,這他娘的哪里是燕人,分明就是蠻人啊!

  孫建明挪動著身子,深吸一口氣,重新舉起了弩箭。

  他其實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不走,他其實已經被沖進城的戍卒給沖跑了,但他又鬼使神差地回來了。

  城樓上的小庫房里,弓弩其實不少,至少樣子貨還是有幾樣的,但卻沒人去用。

  他拿了一把弩,就靠著墻垛子坐著。

  他不知道他爹現在有沒有上天,估計才死沒多久,應該還沒來得及上天去保佑自己。

  但自己還是碰到了那支燕軍出城了,

  直娘賊,

  這群燕人就三四百騎的樣子!

  但這城里,可持械之人何止數千?

  一種巨大的荒謬感襲上孫建明的心頭,

  然后心里的憤怒,就越發強烈起來。

  整座城,就他爹一個人,拿著祖傳的雙頭槍主動撞向了燕人,但凡……

  唉。

  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竄了出來,

  “嗡!”

  孫建明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弩箭射了過去,卻射在了那塊門板上。

  原來,打頭的蠻兵將地上的一塊墻板擋在了身前當護盾。

  弩箭其實穿透了一半墻板,但失去了力道后并沒能穿透這名蠻兵的甲胄。

  再重新上弦,已經來不及了,蠻兵們從后面沖殺了過來。

  孫建明拿起刀,向前劈砍了過去。

  “砰!”

  只是一個照面,孫建明手中的刀就在碰撞中被擋開,手腕一緊,刀落在了地上。

  而后,

  三四把兵刃直接劈砍在了他的身上,將其掀翻在地。

  沒有驚天動地的交戰,也沒有你來我往的廝殺,更沒有死之前再拉幾個墊背的豪邁,

  自己,

  在這群蠻兵面前,

  弱小得如同一只小鵪鶉。

  在彌留之際,

  孫建明有些后悔,

  后悔自己明明有一個曾是八品武夫的爹,

  卻一直將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琴棋書畫上,

  最后導致自己這個將門子弟,居然連刀都攥不穩當。

  他的父親,已經走了,他也該走了。

  好在,

  自己終究抓住了機會,

  將對方帶頭的那個人,射死了。

  那個家伙居然一個人騎馬出來站在城樓下發呆,

  呵呵,

  傻子吧他是!

  …………

  “主上?主上?主上?”

  “咳咳咳…………”

  鄭凡咳嗽了起來,落馬時自己整個人的后背砸在了地上,再加上身上甲胄的重量,這一摔,可真不輕。

  “主上,你別動,我來幫你取箭。”

  梁程是僵尸體魄,所以他可以先將那一截槍尖留在體內,等著空閑下來后再做處理,但鄭凡不是。

  那支弩箭可是射中了鄭凡的心臟位置,若是不小心處理,很大可能會危急鄭凡的性命。

  鄭凡卻搖搖頭,伸手攥住了插在自己甲胄上的弩箭,沒等梁程阻止就直接將弩箭拔了出來。

  “咔嚓……”

  預想中的鮮血飛濺并沒有出現,鄭凡則自顧自地慢慢坐了起來,

  搖頭道:

  “我沒事。”

  說著,鄭凡開始解開自己身上的甲胄,把手伸進去,從里面取出一塊石頭,

  笑了笑,

  “你知道么,出發前,瞎子曾跟我說,讓我別再把他帶身邊,還好我沒聽他的。”

  兒啊,你又救了爹一命啊!

  說完,鄭凡又咳嗽了幾聲。

  而這時,上去的那批蠻兵已經將孫建明的頭顱帶了下來。

  不愧是曾在漫畫里創辦X教被404的角色,

  洗腦效果確實很厲害,

  這群蠻兵對鄭凡的感情,是深入骨髓的畏懼,同時又帶著極為強烈的依戀之情。

  對于這個差點將自家主人給殺掉的乾國人,他們是無比的憤怒。

  “主人,把他的頭顱帶回去,讓三爺把他的腦袋削成一個碗拿來喝酒!”

  幾個蠻人這般建議道。

  在他們心里,曾在他們面前親自表演“拿你們的頭蓋骨當碗使”的薛三,其這種刑罰,是世間最為殘忍的,甚至靈魂在死后都無法得到安息。

  “沒必要。”

  鄭凡搖搖頭,歸根究底,還是自己的原因,沒事兒做跑出隊列站城樓下發什么呆啊。

  還是太順風順水了,心里懈怠了啊。

  不過,自己剛說出的話就被打臉,自己說這是一座只有一個男人的城,得,人第二個男人馬上就站出來了。

  不過,也就兩個了。

  鄭凡翻身上馬,示意自己無事,其余人也紛紛上馬,眾人先去了先前休息過的土坡那兒。

  一座墳頭被立在那里,里面埋葬的是那位持槍老者的尸體,上面壘了一些石頭,至于碑文什么的,一來條件不允許,二來也太難為這幫蠻兵的文化水平了。

  至于其余死去的蠻兵遺體則沒有被埋葬,因為鄭凡的要求是帶著他們的遺體一起回去。

  “你能,讓他們變成僵尸么?”鄭凡問梁程。

  “現在還不行,以后,應該可以。”梁程這般回答道。

  “那就把他們的遺體帶回去,先好好地保存著。”

  “嗯。”

  “你,把那個腦袋給我。”

  鄭凡指向了一名蠻兵,那名蠻兵馬上上前,將孫建明的腦袋遞給了鄭凡。

  “嘖,這是死不瞑目啊。”

  孫建明的眼睛,還一直睜著。

  鄭凡伸手抹了一下,卻沒能把對方的眼睛閉合上去。

  對這種現象,鄭凡知道一些科學解釋,估計是因為眼瞼肌肉失去張力,從而眼裂擴大,無法閉眼。

  不過,鄭凡也沒打算把他的人頭給帶回去,而是走向了那塊墳頭,將孫建明的腦袋,放在了墳頭邊。

  “你們倆帶把兒的,在這里,就做個伴吧,估摸著你們會有一些共同語言。”

  說完,

  鄭凡又抬頭眺望了一眼遠處的綿州城,

  轉身,

  下令道:

  “我們回去!”

  一眾騎兵策馬里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晚風吹過墳頭,

  除此之外,只剩下了幽深的安靜。

  而那顆頭顱的眼睛,

  卻在此時緩緩地閉上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