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坐忘長生 > 第一千一百章 功德金光

第一千一百章 功德金光

  那些戰死在這場浩劫中的修士,從四面八方趕來,密密麻麻的透明魂體布滿了整個天空,神色都定格在死前那一刻,痛苦者有之,猙獰者有之,每個人的傷勢都令人觸目心驚。

  這些人中,有的是來參加祭典的修士的親人朋友,有的是同門師兄弟,有的生前便闖出不低的聲名,有的也受到身邊人的看好、愛重、敬佩。

  然而,因為這場浩劫,他們丟掉了性命,被萬丈紅塵淹沒,仙路永絕。

  悲意無聲漫延,無數人心戚戚焉,哀痛而泣。

  山一程,水一程,山水相隔生死路。

  蕭聲空傳不見人,刀折劍斷落秋霜,仙名已墮塵與土。

  而那些萬斛修士在這種場面下無不垂目低首,坐立難安。

  海面上的大船虛影漸漸凝實,通體由飽經歲月磨礪而顯得滄桑沉重的玄木鑄成,穩穩地停泊在海面上,亡魂們都化作流光飛星,飛入船艙中。

  船頭上,柳清歡屹立的身影顯得既高大而又神秘莫測,讓人感覺遙不可及之余,更是心生敬畏。

  即使同階之人,比如仙盟的華松子,以及萬斛各大宗門派來觀禮的,包括太清門的沖頤等人在內,看向他的目光無不多了幾分審視。

  也不知過了多久,浩浩蕩蕩的亡魂大軍才慢慢變少,濃墨一般的海水翻涌而起,濤聲激烈,仿佛在奏一曲壯烈而悲愴的送別曲,隨著那艘大船漸漸隱沒,余音漸次嗚咽,久久不絕。

  逝者如斯夫,往者不可追。死去的人已歸去,而還活著的人卻還得在波云詭譎的世間掙扎活下去,再大的悲痛最后都會慢慢沉寂,這場祭典也終于到了尾聲。

  等最后一位進了船之后,天空中密布的烏云裂開一條縫,一道金色光柱直直降下,落在大船以及柳清歡身上!

  所有人都因這突如其來的驚人一幕而怔住了,那些低階修士還只是不明所以地張大了嘴,而在三桑木下方的祭臺坐著的無不是入空階的大修士,卻卷起了一場小小的颶風。

  金光降下的那一刻,這里便響起數聲低呼,更有幾人豁然站起!

  “功德金光!”

  一直以旁觀者身份看待這場祭典的春黎真人此時也之為色變,滿面驚疑。

  蘭懿與掃塵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都看到了鄭重。

  旁邊的薛意挑了挑眉,低聲笑道:“哈哈,真有你的!”

  “那就是功德金光?!”有人叫道:“就超度幾只亡魂,竟然讓天道為他降下了功德金光?功德現在這么好賺了?”

  “你這話說的!這是超度幾只亡魂?這都快他娘的超度一整個界面了……”

  凈覺疑惑地靠近云錚,小聲道:“他們為何如此驚奇?”

  云錚很想朝他翻個白眼,但因為不雅,還是忍住了。

  “你這和尚莫要說風涼話!可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連只螞蟻受傷都要去救,當然不覺得功德難賺,更多人,要行大善才有望積攢功德。何況,清歡這可是由天道直接降下的功德金光,哈哈,這也太有面子!”

  他的音量不低,不少人都聽見了這話,卻紛紛露出不予認同的表情。

  這是區區面子問題嗎?這是事關升仙大道的大事好嗎!

  所謂功德,對他們已遙遙望見仙界的空階修士來說,并不是凡人做好事后虛幻而又無用的名聲,而是有實實在在的好處。

  修士修到大乘境界,便要度升仙劫,升仙劫一共九重,一重更比一重威力巨大,多少曠世驚艷的天才修士都止于這一步,落得在天劫中身死道消的下場。

  因此,便有“大道好修、仙劫難渡”的說法,升仙劫之恐怖,可見一斑。

  但是,據說若能多多賺取功德,等到晉階大乘渡升仙劫時,那看不見摸不著的功德便能起到大作用,有削弱天劫威力的作用。

  此時,空階修士們都艷羨地看著柳清歡,恨不得沐浴在功德之光中的人是自己,而柳清歡本人倒是沒什么感覺,只覺這是天道因他行使了引渡之職降下的獎勵。

  金光漸漸散去,柳清歡收起了木船,低頭一看,就見一張張或稚嫩、或蒼老的臉都期待地仰望著他,仿佛在等他下達命令,就算赴湯蹈火也會立刻去做。

  柳清歡卻只揮了揮手:“都去吧,好生修煉,好生活著。唯有自身的強大,才能遠離憂怖,得饗長生。至于那些血債和仇恨……”

  他掃過萬斛眾人所在的角落,沒再說下去,而是走下祭臺,來到一人面前。

  “洪離道友,你怎么來了?聽說你身受重傷,怎不好好留在少陽派修養?”

  來人,便是少陽派的洪離真君,只見他一身素袍、滿面塵霜,樣貌看上去比過去蒼老了不少,但其所隱隱放出的氣息卻十分渾厚,完全不似重傷之人。

  柳清歡驚訝地道:“你馬上要突破到合體境了!”

  洪離朝他拱了拱手,道:“是,也算因禍得福吧,此次我派遭受大創,在與來敵交戰之時,倒讓我突然頓悟,摸到了合體的那道門檻,只需歷了道劫,便能突破境界。”

  “好!”柳清歡不由有些振奮,道:“那我就先恭祝道友合道順利,早日晉陽合體期!以后我們云夢澤,又將多一位大修士了!”

  不過洪離神色間卻不見絲毫欣喜,只是平淡地道了聲謝。

  柳清歡心念一轉,少陽派在這次魔宗入侵中遭受大創,也難怪洪離高興不起來。

  “你們門派現在情況如何,你離開沒事吧?聽說貞機道友亦受了傷,五炁道友……”

  “多謝關心,我出門前,已將門中安排好,貞機師叔也醒了,有她坐鎮,不會有事的。”洪離道,平靜的面容露出一絲破綻,頓了頓才又說道:“至于我師兄,已經仙去。”

  柳清歡心下一嘆,也不由黯然。他與五炁雖然交情不深,但因門派之事有過不少次接觸,沒想到對方竟就此隕落了。

  洪離真君很快便收起了外露的情緒,道:“你之前發來訊息,說大祭之后就要與萬斛界那邊談判,我自然要趕來,和他們好好算一算門派被毀、門人被殺之仇!”

  他斜目瞥向等在另一邊的萬斛眾人,又低聲道:“你手上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能讓萬斛那些人服軟?”

  不然,就憑云夢澤修仙界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與龐大的萬斛界談判的條件啊。

  柳清歡沉吟了下,只是道:“并無什么把柄在我手,只不過是借勢利導,再分而化之罷了。到時你只需看著,也不用收斂脾氣,想罵就罵,盡可表達你的意愿。”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