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商圣秘法 > 第五十三章 采花

第五十三章 采花

  “尤大小姐!”

  谷懷不是驚訝地差點喊了出來,而是徑直喊了出來。

  可是那尤大小姐好似沒有聽到,依舊沉浸在那長青的法術之中。

  谷懷心嘆,這大小姐真心是被他爹禁足過久,到了外面居然能對這種低層級的法力感興趣。

  再喚一聲,大小姐回頭,見到之前鋪子里遇到的這個小伙計,有些吃驚地問到:

  “呀!那個誰?對了,谷懷!你怎么也在這里!?”。

  “你們認識?”魏長青也回過頭來,問尤大小姐。他一臉嫌惡之色,好似十分介意有人打擾了他與美女的幽會,特別還是剛才那個煩人的家伙。

  “是啊,我們店里的伙計,剛來沒多久。”尤大小姐回應到,眼睛卻盯著谷懷,好似看著一個新鮮物件似的。

  谷懷也新奇地看著尤大小姐。

  他納悶的是,這尤大小姐明明被法力場軟禁住了,為何還能逃走?而且當時還有風欲遲的看守。

  兩眼對視,雖然心思各異,但似乎有種難以言表的默契……

  “大小姐!這個問題不是該我問您嗎?”片刻后,谷懷看了看旁邊的長青,有些惱怒,就是有些怨這大小姐不爭氣,隨便一個三腳貓就能把她哄住。

  也或許,谷懷有些醋意,畢竟那尤家小姐也是個美人坯子。

  此刻的尤大小姐,曼妙的身姿,靈秀的臉龐,映襯在星月與法術的光亮之下,更添了幾分姿色。

  尤大小姐聽谷懷這么一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后收住笑聲,裝得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道:

  “咳咳,本大小姐想出來,還有什么能攔得住?”

  “大小姐,你這樣出來,尤老板會不會擔心呀!”泰來也湊了上來,用一個長者的口氣對大小姐說到。

  “是啊,大小姐——您就跟著我們先回去,大晚上的怕是不安全啊——” 谷懷一見這情景,心中焦急,也一起勸說到。

  說到不安全的時候,他還有意無意了又看了那長青一眼,竟惹得對方回瞪了他一眸子。

  “哎呀,泰伯——還有這,這個小谷子,你們就別勸我了!”尤大小姐怕是經常聽到這樣的勸誡,剛才裝出來的正經一下子垮了下來,急得跺了跺腳道,“他要是真關心我,就不該把我關起來啊!”

  谷懷也急得要跺腳。其實他真正擔心的,也不只有大小姐本人。他還擔心他自己。因為大小姐跑了,自己又遇上了,若不將之帶回去,怕在尤老板那里是要說不過去了。

  可是,看現在這樣子,好似又很難將這大小姐帶回去。

  特別是,還有一猥瑣之人在旁唆使。

  只見那長青法師上前一步攔在尤大小姐身前,大聲說到:

  “這事我算是聽明白了。兩個大老爺們在這里欺負一個女人,算什么東西?”

  那樣子,正義凌然得有些虛偽,也虛偽得有些正義凌然。

  哪知道尤大小姐也真是不經世事,聽有個男人為她撐腰,還自覺地躲到了對方身后,從后面伸出個腦袋來對谷懷他們說到:

  “你們看,一個剛認識的朋友都知道護著我,你們就別為難了,讓我看一看這世界吧!”

  谷懷一看這叫長青的,法術一般,勾搭女人倒是還有兩下子,更是心生嫉恨,也顧不了場面上的道理,直言道:

  “你老爹都說過你容易上當,如何確定別人是好是壞?”

  谷懷這話真是直,一來說了尤大小姐交際不經腦子,二來也罵了那長青。

  尤大小姐氣得一臉通紅,眼里都憋出了閃閃淚花,卻是心焦得說不出話來。那長青倒是仍舊鎮定,轉過身來一副情意款款的樣子對尤大小姐說到:

  “這里太吵,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尤大小姐汪汪的眼睛看了看谷懷,又看了看那姓魏的,終是點了點,“嗯”了一聲。

  谷懷還要說什么,可見那長青便拉著尤大小姐往遠處走去。

  谷懷與泰來當然要追。怕呀!怕發生什么不測,兩個人都得倒霉。當然,若是遇人不淑,最倒霉的當然還是尤大小姐本人。

  谷懷邊走還邊到處看了看,想著那該死的劉捕頭去了哪里?

  這當眾強搶民女之事,衙門不是該出來管一管嗎!?

  那長青也不知道又使了什么把戲,走得很快,一時間把谷懷兩人落在了后面。

  這他娘的!谷懷眼看著兩人走遠,真是心急如焚。這姓魏的,仗著自己有些許法力,就在這里耍威風,到時候一定要想點法子治了他!否則,這回去自己還不是會在那大小姐和尤球面前丟盡臉面?

  跑著跑著,泰來也跟不上了,喊了句:

  “我年紀大了,經不起這事,先靠你了小兄弟——”

  說完便氣喘吁吁地退了下去。

  再跑了一段,谷懷眼里只剩兩個人影了,漸漸將要沒入到看比賽的人群之中。

  他腦子里都想著如何回去跟尤球請罪了。

  想到尤球,他突然想到風欲遲。這家伙怎么沒來!?

  思緒至此,突見前方的路邊飛速竄出一個人影,攔在了那兩個人影的身前,然后三人駐立,沒再動彈。

  谷懷受了魂傷不久,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跑到了那三人跟前。

  他跑到三人面前,看到了究竟,心里的石頭也算放下。

  風欲遲還是來了,用劍抵著那姓魏的脖根。

  看到五行護衛在園子里亮出了兵器在,大部分人喊叫著跑了出去,也少部分不怕死的居然留在原地看起了熱鬧。

  “大哥,大哥!”這卑賤的求饒聲自是從長青口里發出,“我也只是帶這小妹妹欣賞一下夜景,順便再看看石雕罷了。”

  “賞夜景,看石雕,跑得如此之快你賞什么?看什么?”風欲遲冷冷地說到。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長青剛才還是不可一世的樣子,現在已開始搖尾乞憐。

  “那你松開手,讓她走。”風欲遲眼神瞟了尤大小姐一眼,對長青說到,“其余的就不與你計較。”

  “啊?這……”長青面露難我。

  “有問題?”風欲遲將劍抵得更緊,都差點要把魏長青的喉嚨給割破了。

  “不是我有問題,是要看你們大小姐愿不愿意跟你們回去啊。”長青小心翼翼地,一字一句地說到,生怕說話大聲,被割傷了氣管。

  谷懷見這人臉皮如此之厚,都被劍抵著脖子了,還裝出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覺得甚是諷刺。

  谷懷也覺得,這會兒風欲遲應是問一下尤大小姐的意見?

  可沒想到,風欲遲只是看了看尤大小姐,臉色有些尷尬而欲言又止。

  尤大小姐的舉動更是有趣,也是看了風欲遲一眼,然后竟“哼”地冷笑了一聲,好似在說:量你也不敢跟我說什么話!

  見這情懷,谷懷好似明白了些什么。

  他想起前一晚這尤大小姐謊稱自己要自殺,然后從風欲遲手里逃了出來。

  可是,尤大小姐沒有武功,風欲遲這樣的高手不可能追不到,何以當時讓大小姐跑了,且要等到當下如此緊張的時刻才出現?

  難不成……

  谷懷腦子里浮現了幾種可能。

  “你們看,尤大小姐都不想回,我有什么辦法?”長青一臉無恥地笑著,打斷了谷懷的思緒。

  谷懷這會兒心里不知道是罵了這廝多少遍。這他娘的,這貨采起花來,還名正言順了!?

  風欲遲握劍的手再動了動,似是要動手,可被那長青打斷。他這會兒還有些得意地說到:

  “御風護衛,這會兒你可拿我沒辦法。我沒殺沒搶,你若砍了我,城府樓的人馬上就會來了,他們的實力可不比你差吧?”

  這時,谷懷發現那長青說話時還一直拉著尤大小姐手,心里真不是滋味。

  或許是那手越拉越緊,尤大小姐開始有些不適,對著長青喊到:

  “法,法師,能否放開我的手?痛!”

  那長青對著尤大小姐嘿嘿一笑,道:

  “怎么,你不是想跟著我嗎?反悔了?”

  “不!我不要跟著你!”大小姐看向長青,眼神中露出了恐懼之色。

  “若你不放開,”風欲遲道,“我殺了你之后,再向城府樓解釋,總能說個圓滿!”

  “哼”,這會兒魏長青目光掃過眾人,眼神已經有些怪異,充滿了偏執,還有瘋狂,“我只不過路過此地,過來玩玩,順便再享受一下美色,可你們倒好,阻擋本爺的好事……”

  “哼哼哼!”他冷笑著于道,“你們都該死!”

  “風大俠!”谷懷見局勢有些不受控制,喚了聲風欲遲。

  但見風欲遲微微皺眉,眼神中殺機突現,正要用力,欲斷對方脖頸,但不想其短劍卻被“噔”的一下彈開,使得風欲遲退后數步。

  再一看魏長青周圍,出現了很多土石,大大小小,形狀不一。

  “御石劍!”風欲遲沉聲說到。

  “什,什么?”谷懷還未反應過來,只覺得這土行法師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那所用之法力也似比之前那些琢石雕花之功要厲害許多。

  “高階土行法力,可攻可守!”風欲遲道。

  “哼,算你有眼光!”長青表情陰冷,兩手上舉,大聲說到,“就讓我這些小石子來招呼你!”

  說完,那些石頭同時變成了梭子狀。

  他娘的,這家伙深藏不露啊。谷懷心里雖罵著,但看到尤大小姐正身處險境,不得不救。

  再看風欲遲正要迎敵,沒辦法,只得自己上前搏一把!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他一個箭步沖上去把尤大小姐撲了開去,然后一齊滾到旁邊。

  幾乎在同時,那些石劍一齊朝著風欲遲飛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坐在地上的尤大小姐瞪大了眼睛,瞳孔都縮小了不少。

  谷懷也是一身冷汗,后怕剛才若不是將尤大小姐撲出,此時她恐怕已成了個馬蜂窩!

  所有石劍都朝著風欲遲飛了過去。

  高級五行護衛當我不是吃素的。只見他揮起短劍,先是斬掉先行的幾顆石頭,后見更多威脅逼近,遂開始極速旋轉短劍擋于身前,使得石劍絲毫不能近身。

  “哼,果然好功夫!”長青笑道。

  可還沒等他說完,風欲遲已經來到了跟前,伸手,揮劍。

  谷懷暗道,這姓魏的怕是大勢已去。

  然沒想到,魏長青早有準備。幾乎在御風出劍的同時,他的周身突然升起了石質的護盾,不僅遏制住了那一劍,還將風欲遲的兵器卡嵌在了護盾之中。

  谷懷心驚,想不到這采花賊居然如此厲害!

  風欲遲見自己兵器被卡,知道其力度幾何,皺了皺眉,沒再費力去拉扯,只是迅速跳到一邊,欲以空手搏之。

  這一頭,長青身邊石劍再起,然后逐漸轉化成棱子形,空手狀態下的風欲遲情況危急……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