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游戲練級現實無敵 > 333.【古墓麗影·崛起】在克勞馥莊園和妹子一起泡溫泉是什么體驗

333.【古墓麗影·崛起】在克勞馥莊園和妹子一起泡溫泉是什么體驗

  『【(( 1~

  “勞拉,”南曉說,“這樣對身體可不好。”

  勞拉疲乏地靠在椅子上:“啊,是亞爾特留斯先生……”

  “平時的話,叫我南曉就可以了。調查不順利嗎?”

  “很不順利,”勞拉訴苦說,“我調查了爸爸留下的全部筆記,卻找不到什么線索。不、或許那不是全部筆記。根據爸爸的書寫習慣,我覺得某些記載似乎有些脫節,似乎關鍵的地方被跳過了一樣。神圣之源的所在,他一定有非常清楚的線索才對。”

  “基特城。”

  “就像是拼圖缺了最重要的一塊……嗯,你剛才說什么?亞爾特……南曉,你剛才說什么了嗎?”

  “在露西亞的伏爾加河上,通過森林和沼澤,有一處秘密的定居點。從遠古的魯里克時代,諾夫哥羅德人就定居在那里。穿過神秘的拔都小徑,在風光秀麗的斯韋特洛亞爾湖邊,有一座美麗的城市。它有潔白的高峻石墻,墻內有金色穹頂的教堂,莊嚴的修道院,巍峨氣派的塔樓。在安靜的夏日傍晚,白墻、教堂、修道院以及塔樓都倒映在湖面,鐘聲響徹四周……”

  南曉隨意口胡了一番令人神往的景色,最后說:“那就是神秘的基特城,安放圣杯的所在。”

  “什么?神圣之源就在那里?”

  “我這些天也進行了一些小小的調查。從得到的情報來看,的確是如此。”

  “那我們應該趕快去!”勞拉一躍而起,精神百倍,“伏爾加河?斯韋特洛亞爾湖?嗯,行政區劃在下諾夫哥羅德州的沃斯克列先斯基區……”

  有了方向之后,勞拉整個人都振作起來,精神煥發。

  “泡溫泉吧!”她興致勃勃地提議。

  “英國也有溫泉嗎?”

  “當然了,而且是非常正宗的日式溫泉喲。”

  “那么,我來開車。地址是哪里呢?”

  “不不不,不需要開車,就在莊園里,很近的。”

  南曉這才知道,原來克勞馥莊園里挖了一個相當正宗的日式溫泉浴池,想要泡澡,隨時都可以。富人的生活真是太BT了,太資本主義了……

  不過很久沒人打理過了,就有點臟。

  只要有錢,這個都不是問題。勞拉一個電話,就叫來了一隊專業清潔的工人。撈葉子,打掃周圍,清潔池底……只花了幾個小時,浴池內外煥然一新。

  “亞爾特留斯先生也可以一起來泡喲。”

  “誒,我也可以嗎?”

  “當然了,是男女分開的浴池呢。”

  “太好了,感謝招待。”

  兩人穿著浴衣朝溫泉去的路上,正好遇到安娜。

  “哦,你們這是……”安娜上下打量著兩人。

  勞拉臉色微紅:“我找人把溫泉清理干凈了,安娜,要一起來嗎?”

  安娜微笑:“好啊,正好最近公司那邊事務太多,腰酸背痛的。泡個溫泉想必也可以解乏。”

  “好啊好啊,我推薦一種純天然的香皂給你,是日本的牌子,我用過感覺很不錯的耶。”

  不得不說,女人演戲的天分真是太好了。明明安娜就對勞拉不懷好意,明明勞拉知道安娜對自己不懷好意,偏偏兩個女人居然就能親密無間地笑鬧在一起,一會兒討論化妝水一會兒討論包包。

  不管了,南曉自己去泡溫泉去。反正按照卡爾文主教的計劃,安娜現在也不可能對勞拉動手,而是要先想辦法把南曉引開。

  真是大戰之前難得的休閑時刻呢。既然如此,就好好地放松一下吧。

  不愧是有錢的伯爵家,居然搞了個風味十分正宗的日式溫泉,連溫泉前的門廊和門口掛的簾子都是標準和風。《男湯》,《女湯》是毛筆字,寫得龍飛鳳舞,一本正宗。

  就是好像掛反了。居然《男湯》的門簾掛在右邊。普通不應該是男左女右嗎。

  南曉心頭嘀咕,不過想想也就不計較了。畢竟是英國毛子,不理解這種東方文化的精髓也很正常。能把表面功夫做到這一步,其實已經沒啥可以挑剔的。

  他一挑門簾,就愉快地進去了。

  不錯不錯,連裝衣服的籃子都是正宗藤編的。日式溫泉就要這樣才有味道。

  愉快地把包括小褲頭在內的衣服全部裝入籃子,南曉坦蕩蕩地去沖淋浴了。

  不愧是有錢人啊,這么大的浴池隨便泡,有錢真是好。

  南曉一邊給頭上搓了很多泡泡,一邊想,以后回到主世界,一定要在錦繡鎮也搞一個溫泉。要是地下沒有溫泉怎么辦?那也不要緊,就想辦法從日本挖一個過來好了,也不是什么很大事情。

  一邊想著,他一邊伸手去按洗發香波。

  吧嗒,吧嗒,咦,怎么好像空了?

  滿頭都是泡泡,真是麻煩。

  就在這時,突然旁邊傳來溫柔的聲音:“啊,安娜你也來了——”

  咦,這不是勞拉的聲音嗎?

  “勞拉?”

  他下意識地問了一聲,一想又覺得不對,這不是男浴池嗎?

  吧噠!旁邊傳來摔倒的聲音。

  “嗚哇哇哇,是亞爾特留斯先生?”

  吧嗒吧嗒,噗通!很大的水花濺了南曉一臉。勞拉就像一條海豚,飛快地跳進了浴池。

  “亞爾特留斯先生怎么會在這里?”她頂著一個木盆,冒出半張臉來,一臉羞怒,“亞爾特留斯先生是大色狼!要是你這么想……你總要先跟人家說一聲啊!怎么能不打招呼就!太悶騷了!太變態了!”

  “抱歉!對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

  南曉道了一會兒歉,一想不對:“這是男浴池啊。勞拉你怎么會進來的?”

  “怎么可能有這種事啊!這明明就是女浴池!我從小就住在這里,能走錯嗎?”

  “但是……的確門口掛著男浴池的簾子……”

  勞拉不信,于是兩人一起到門口去看。一看果然是真的,男浴池的簾子明明白白地掛在右邊。

  “我知道了,”南曉說,“一定是那些來清潔浴池的工人不認識漢字,把簾子給掛反了吧。”

  “嗯,看起來確實只有這個原因了呢,”勞拉小臉通紅,“抱歉,總之、那個……非常抱歉。因為太熟悉了,我沒有看簾子就直接進來了,也沒有注意門口的簾子是掛反了的。”

  2))】』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