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撿個大佬成女王 > 第三十八章 包子被沒良心的主人典當了

第三十八章 包子被沒良心的主人典當了

  裕如熱情邀請林鳶去她的別院小坐。

  林鳶求之不得,遂帶著包子一同前往。

  臨行前,她又回頭看了一眼這死者,發現他的頭偏向一處小院,臉帶著一股滿意的微笑。

  難道這是一場預謀?

  其實他壓根不是想殺裕如夫人?個中另有隱情?林鳶閃過一絲狐疑。

  這群狗見包子不走它們前頭,它們都趴在地上都不愿意走,似乎將包子當作了犬王。

  林鳶深感神奇,以前覺得包子個性兇悍,但沒想到威懾力這么強,轉眼間就成了帶頭大哥。作為主人,她內心自豪不已。

  在裕如的帶領下,她很快就進入了萬寶王府邸,萬寶王珊瑚做的假山,夜明珠做的燈籠芯,三步可見小寶,十步可見異寶,果然不負萬寶王之稱。

  這人家底如此雄厚,這收入之源到底在哪?

  裕如帶領林鳶直奔別院,林鳶快進門了才意識到,現在到了別人家中,真是砧板之肉,任人開刷了。剛才怎么這般大意!

  她后悔不已,開始打量周圍是否有逃生之法,但越觀察越心寒,整個府邸靠著高墻大門,隔絕成了一個孤島般的存在。

  很快就走到了裕如的別院,一走進院子,頓時聽到百犬齊吠,聲勢浩大得不得了,到處都是狗,而且每一只狗見到包子都做垂頭狀,恭敬得很。

  裕如笑:“我這院子啊就缺你這種狗。”

  林鳶尷尬笑笑,心中卻暗想,我才不會把包子讓給你呢。

  裕如吩咐侍女上茶后,又直奔主題:“你故意吸引我出來,肯定有所圖,你直接說吧。找我?還是找我夫君?”

  林鳶見裕如如此直率,她便也不扭捏,“裕如夫人,我是特來求幾件寶物。”

  “那便是找我夫君。我夫君雖愛寶,但幾個寶物還是舍得。我的要求很簡單,你把你的狗讓給我。”

  “裕如夫人,包子伴我長大,如我親人朋友一般,它離開我了,必然狗生無趣,我離開了它,也會心中悲傷。或者我直接向寶王購買,您看行么?”

  裕如嗤得一笑,萬寶王府邸哪一樣寶貝不是價值百金,這小姑娘穿著這么窮酸,哪像可以大手筆購買的人。“你這小姑娘也不是不識貨之人,你那點錢買半個都不夠格呢。”

  “如果不夠,那我的錢先作定金,剩余的尾款等我賺夠了,我再來償還,可以嗎?”林鳶咬牙,堅定道。事情一定有解決方法,她既然到了南疆城,便不能半途而廢。

  裕如很納悶,這一小姑娘怎么對寶貝這么感興趣,并且執念頗深,她好奇問道:“你為何一定要我們府中的寶貝呢?”

  林鳶猶豫,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回答她采購寶貝也是為了經商盈利。

  她雙唇緊抿著。

  裕如察言觀色,知道她不愿直陳原因,她抱起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溫柔地撫摸著狗毛,道:“你若不說,我便不勉強。不過你這狗啊,我真的很喜歡,你若是讓給我,我會好好待它,你若是舍不得,便也讓我養幾個月玩玩,到時候再送回給你。”說罷,她又看了包子一眼,眼中盡是喜歡之意。

  林鳶今生前世都喜歡貓貓狗狗,她相信裕如比自己更愛動物,更會照顧狗狗。包子跟著她,可能狗生會舒服很多,但她就是不肯舍棄這只忠心又能干的傻狗嘛。

  裕如繼續循循善誘,包子這時也融入了狗群,歡騰得緊。林鳶咬牙,回道:“那就三個月。”

  裕如雖然不是頂滿意,但也還是高興得去抱包子,包子齜牙,示意她別靠近,她一怔,這狗不是好馴服的主,不過更有挑戰性。

  林鳶抱了抱包子,低聲在包子耳邊說:“包子,這幾個月就委屈你了。三個月后,我就過來接你啊。”

  聲音帶著哭腔,話還沒說完,眼淚就掉了下來。

  包子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主人,它低低嗷嗚一聲,喪氣地趴在地上。它彷佛理解了主人的心思,但又并不支持主人的做法。

  裕如知道這姑娘聳肩在哭,可她并沒有出言安慰林鳶,她自小便不與外人親近,只與狗作伴,也沒有和狗分開過,很難對林鳶的不舍有共情之處。

  林鳶自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朋友便是包子,她把對這個世界的恐慌,與那個世界的思念都訴諸于包子,包子也能懂她的心情,當她心情低落時,經常蹭她舔她,以示安慰,可謂是林鳶最好的朋友。

  如今,要把包子留在這座森嚴的府邸中,她十分舍不得,但又別無他法。

  裕如最終有些不耐煩,道:“小姑娘,你放心吧,我對狗比對人好。三個月必會還你。如果你同意這筆交易,我便讓下人帶你去庫房選寶,在半炷香時間里你只能選三樣。”

  哭了良久,林鳶淚眼朦朧地道:“那讓它再陪陪我好么。”

  也許是林鳶紅紅的眼眸打動了裕如,裕如最終還是同意了。

  她按了一個鈴鐺,很快有人把林鳶接到了一座守衛森嚴的寶庫,里頭低溫干燥通風,一看萬寶王就對收藏寶貝深有門道。

  寶庫琳瑯滿目,玩的、用的不一而足,可謂是閃花了林鳶眼。

  還沒開始選,那人就開始催了,林鳶快速瀏覽了一遍,依照直覺,拿了三樣寶貝。在她踏出庫房門的那一剎那,半炷香正好燃盡。

  那人又帶她折返到裕如的別院。裕如一看她選的三樣寶貝,又笑道:“小姑娘,你眼光倒不錯。都是好家伙。行吧,狗留在這里,你可以離開了。”

  林鳶戀戀不舍,又抱著包子,好久不愿意松手。包子知道分別在即,也低低地嗚咽著。

  良久,下人把她和包子分開,強行送她出院。

  林鳶道:“裕如夫人,請你善待包子。三個月后,我便來取,拜托您了。”

  “放心吧,小姑娘。”裕如笑,摸了摸包子的頭,沒正眼看林鳶。

  待她身影消失在花園小路盡頭時,服侍的侍女道:“夫人,三個寶貝換一個狗三個月的陪伴,未免太不值得了吧。”

  裕如道:“你懂什么,這包子可不是一般品種,我借來研究研究,也很值當。再說她有一朋友是寶王同門師弟,別說三件寶貝,要是他師弟替他開口,十件都能要走。”

  侍女了然,看著悶悶不樂的包子,心想,不知道這姑娘是不是傻,她可以拜托自己朋友求家主賜寶,完全沒必要典當自己的愛犬啊。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