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正義迷途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打破僵局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打破僵局

  屋外響起騷亂。舞廳里就更不安寧,蝗螽帶了一隊“警察”從屋里出來,他看到小院外,一個熟悉的身影坐臥在地上,耍起脾氣來。

  “老板娘!”他大喊了一聲,快步迎向老板娘的身影,并招呼門口的幾名“警察”撤了下去,上前扶起老板娘。

  “什么風把你吹來了。”蝗螽笑吟吟地說道。不得不說,這幅笑貌的確不適合他,屠戮滿臉的殺氣凝合著笑容,說不出的悚然。

  但老板娘卻一點也不害怕,她只是嗔怒地白了蝗螽一眼,嘴里如同塞了蜜。

  “死鬼。”她身子一軟,便側在蝗螽懷里,就勢糯糯地成了一灘泥,只不過這泥不是一般的污泥,而是風情種種,款款柔媚的泥。

  蝗螽也不推不賴,權把這細瘦窈窕的腰身當即攬在懷里。

  “這不剛才見面,竟然把我忘了?”老板娘的年紀絕不小,這一點蝗螽心里比她自己還要有數,然而這女人的皮面卻像是換過一樣,這時候哪里像個人近中年的徐娘半老?如果不是一骨子的柔媚,倒像是青春年少的小姑娘。

  但蝗螽卻不吃這套。他笑了笑,把懷里的老板娘穩穩扶正。

  “我疏忽了,看你玩的盡興,就忘了你原來還在這里。”蝗螽知道這女人嘴里不會有幾句實話,索性就跟她打起了啞謎。

  老板娘瞇著眼,目光在蝗螽的一張臉上打轉,余光卻匆匆掠過整個院子。她不禁吃了一驚,從她被那五大三粗的叛徒帶離之后,這里簡直就像是換了門面一樣。

  院落里哪里還有那副狼藉模樣?裝潢也徹底換了風格,頗有點低調水吧,或是民宿的風格,然不再是那舞會的模樣。小小的庭院里,原本塞滿的“警察”,這時候也早沒了蹤影,就連剛才守在門口的兩人,這時候也被蝗螽驅散。

  其他人……老板娘一道跟蝗螽有一套沒一套地寒暄起來。她繼續觀察,四面無人,別說李翊,就連個螞蚱都安靜地不出聲。

  “……我也為你著急,這不是,大家都是兄弟姐妹,能有不急的嗎。”蝗螽說這些話,自己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握住老板娘鮮嫩的手臂,毛茸茸的手掌就在老板娘的手背上來回磨蹭。

  他的目光在老板娘的手腕上停留。

  老板娘堆滿了笑,突然問道:“蝗螽大哥,小妹叫你聲大哥,你有什么可不能瞞著小妹。”

  蝗螽內心卻狂躁不已,老板娘這話幾乎讓他要吐出來。

  “只管問。”他卻拍了拍胸脯。

  “我剛才可是被人擄走了。”老板娘一雙帶著水汪汪的大眸子就這么直勾勾盯向蝗螽,看得蝗螽內心起毛。

  她沒頭沒尾就說了這么一句,蝗螽卻不知道該從哪里回答了。

  “哦,哦。”蝗螽挑了挑眉毛,撓了撓臉。“對啊,我們這不是比你還急嗎?你瞧,大伙兒剛才還玩的盡興,看見你出事了,不都出去找你了?”

  “找我?”老板娘眨了眨眼,擺出一副認真的模樣。“蝗螽大哥,你看起來倒不是很急,不急著找我?”

  “怎么會?”蝗螽笑道:“我這不是正好輪班,大伙兒就說,萬一你要是自個兒回來了,總得要有個人照應不是?”

  “那還真是巧。”老板娘點點頭。

  “可不是,緣分。”蝗螽也跟著點頭。老板娘繞來繞去與蝗螽來來回回寒暄了許久,既不看見李翊等人的行蹤,也沒見到所謂去找自己的警隊回來。

  “你不通知他們一聲?”老板娘忽然說道。“既然我都回來了,還在找什么?”

  “找得罪你的人啊,妹子。欺負了你,怎么能說放過就放過。”蝗螽信誓旦旦地說道。兩人其實都心知肚明,但是唯獨這層窗戶紙,沒人捅破,老板娘猜不透蝗螽葫蘆里的藥,蝗螽也猜不透老板娘的心思。

  “找人這事,讓手底下的兄弟去鍛煉不就行了?”老板娘目光狡黠,突然左右閃動。“怎么,李翊兄弟也去了。”

  蝗螽搪塞兩句,對李翊的事卻止口不提。

  “哎呀。”老板娘見蝗螽面有難色,故意不提,知道自己的方向對了。“怎么,這李翊兄弟也太重視我這個老太婆了吧,大晚上的,他一個水靈靈的小伙子,多不安喏,你說是不是?蝗螽大哥。”

  老板娘這番話說的圓潤,語氣更是嬌媚無匹。

  蝗螽目光冷冽,嘴上笑吟吟的,內心里的情緒卻早就干裂的像久旱的土壤一樣,被這女人惡心得一滴水也沒有了。

  “好妹子,我知道你看不慣李翊兄弟。我也知道,大陸新來的年輕人,總不入你的眼,這都不是新鮮事了。但做人不能太有成見……”

  “看不慣他?”老板娘嬌笑道:“怎么會。”

  她把手掌放到嘴邊,笑起來的時候,的確有一種說不盡的柔媚。

  蝗螽看了半晌,才說道:“不管怎么樣,既然李翊兄弟已經是咱們一個家的兄弟,就別拿出身這事來說了。”

  老板娘笑了笑,心里卻明鏡如雪。并不是她真的不待見李翊,只是這李翊來得未免有些莫名其妙。老板娘作為窠臼的主事人,少說干了有十五年,但是未經過她就破格拉進來一個如此舉足輕重的人物,還從沒有過。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不至于想入非非,而李翊這人卻很是不一般,一進入窠臼,就立刻為他們擺平了幾件大事。像一直忌憚的鯊魚幫會,謀劃多時的內亂,眼看就要被鯊魚蠶食,李翊卻輕而易舉地解決了。

  一開始,老板娘也覺得蝗螽的確是帶回來一個人才。可是這才第幾天?老板娘自己的心里不是沒有話說,李翊短時間內就干出這么多的實績,解決了鯊魚幫,鏟除了市局虎視眈眈的威脅,甚至連這一十六家幫會的制衡,也是他提出來的。

  老板娘深知,論能力,自己早就壓不住這個年輕人了。

  “你太小看妹子我了。”老板娘眨眨眼,他看向蝗螽。李翊是蝗螽帶來的人,別人沒發覺,但老板娘自己卻不覺得會看走眼,這蝗螽并不是個簡單屈居人下的人物。

  “我早對他沒有成見了非但沒有,甚至還多了幾分興趣呢。”老板娘吟吟笑滿,說道:“自從他來,咱們多的是利好,窠臼幾十年的復興,想來也該提上日程了不是?”

  蝗螽當然認同。李翊是他看中的人,雖然陰錯陽差之下才來到窠臼,但足以證明,他看人的眼光是不會錯的。

  老板娘見這話蝗螽聽起

  來受用,便順藤摸瓜,繼續往下降。

  “能干的人誰不喜歡?像李翊這樣子,我眼光可沒那么差勁,巴不得他早來三年五載的,興許現在窠臼已經把局勢穩了下來,還用得著像現在這樣狼狽么?”

  老板娘淺淺一笑,順著話說了起來,眼神滿是柔媚,像水波似的流轉在蝗螽身邊。蝗螽當然不吃老板娘這一套,只不過他難得認可了李翊,這時候多夸幾句,總不會錯。

  “今天上午制定計劃的時候,他特意囑咐過你。”蝗螽說道:“你偏不聽,我看你就是對他有意見,如果你老實聽話,怎么至于半夜里被人殺出來擄出去的。這要是傳了出去,丟的也是窠臼的人。”

  老板娘滿口地應承下來,一口一個是,話都說到了蝗螽心坎里去。

  “說起來,李翊兄弟這樣的機智,沒想到也有失手的時候。”老板娘眨眨眼,神情落寞了幾分。

  “失手?”蝗螽皺了皺眉,這話他可不能當做沒聽見。“這話怎么說。”

  “這大半夜的,李翊兄弟莫不是吃飽了撐的,帶著大隊人馬,又是走街又是串巷的,不還是為了那兩只蒼蠅。”老板娘站起身,伸展了身軀,乘著夜色下,眨眼之間又顯得更加嬌媚。

  “那兩個可不是省油的燈。你也瞧見了,一個算是他的死對頭,是個大陸的警察,另一個是個死腦筋,算半個刑警。”

  “怎么算半個?”老板娘驚訝道。

  “半個,他那秉性,我雖然見得不多,但跟他師父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沖動有余,這脾氣卻又臭又怪,壞事的時候遠比成事的多。你說算幾個?”

  “怎么,你還認識人家師父?”老板娘長大了眼睛,她的確沒想到,殺人如麻喋血無匹的蝗螽,竟然會跟條子有什么淵源。

  “怎么不認識?”蝗螽冷笑一聲,舌頭抵住了喉嚨,發出怪異的響動。“親手死在我這,怎么能忘。”

  老板娘覺得背后一陣惡寒。

  她正要說話,臉上帶著惡心笑容的蝗螽突然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你這么急著找李翊兄弟,有什么事?”

  “也沒什么。”老板娘眼睛滴溜溜地轉了轉,說道:“突然想起,從李翊兄弟來咱這里,到現在,他立了這么多功勞,我這個主事的竟然還沒給他好好接個風,多敬兩杯酒,實在有過,有過。”

  老板娘低著頭認錯,蝗螽的臉色卻更加低沉。

  “你要給李翊先生接風,那也不至于跟兩只老鼠勾結一氣,來敬酒吧。”蝗螽這句話從腹部提了氣,聲音高亢有力,手掌如風,猛地抓住老板娘的腕子。

  粗糙的手掌和鮮嫩的手腕相交應下,顯得蝗螽更加高大,而老板娘的嬌軀就綿弱得多。

  “你干什么!放手!”老板娘沉著地低吼了一聲,蝗螽的臉色便更加凝重。

  “你怎么回來的?”蝗螽問道。

  “走回來的!”老板娘不甘示弱的回答。

  “走回來?”蝗螽冷笑。“你可是咱們的話事人,被條子抓了回去,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回來?”

  老板娘也笑了。

  “你說呢?”她陰著臉,瞪向蝗螽。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