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午夜都市清潔工 > 一百二十二章總部來人

一百二十二章總部來人

  其實分身還有句話沒說,這里本來是有著驅魔法陣驅逐陰氣的,但是可能馬燕已經忘記了這茬,現在驅魔法陣被毀不說,外面之前被驅逐堆積的陰氣已經全部回涌,現在這里就像一個黑洞一般吸收著外圍的陰氣,陰氣的濃度正以一個令人咋舌的速度在急劇增加。

  他不想讓馬燕擔心,就像他的本尊一樣,分身是抱著犧牲自己的心態在賭自己能夠吸收掉這些陰氣。

  這件事按理說怪肖克,當初兩個異域神袛降臨,已經對這個世界的平衡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只不過沒有表現的太過明顯而已。

  五行紊亂,陰陽失衡,天道匿跡,陰司遁蹤,等等一切的變化都是在那一刻發生的,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把道祖殘念引出,而肖克也因此被道祖殘念附體,產生了后來的一系列變故。

  雖然看似一切又恢復了平寂,但是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新湖別墅只是變化的一部分,空間的動蕩,早已經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風雨飄搖,危機也漸漸變得無法預測起來。

  肖克早就該想到這樣的結果,但是因為馬蓉和彩珠的原因,他沒有對外界做出任何預警,因此才讓馬燕和分身遇到這樣難以解決的困難而無所適從。

  帶著一股決然的心態,分身身體開始漸漸消失在馬燕的眼前,而一塊青灰色的巨石突然出現在高地上,這巨石足有十幾米高,三四米粗細,馬燕詫異的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巨石。

  這巨石正是分身的本體化形石,只不過現在是原始形態,也是化形石的最強戰斗形態。

  一塊石頭是最強戰斗形態一定會讓人不解,但是化形石最強的能力就是吞噬,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靈力,而且吞噬的越多,化形石的形態就越趨近于人形,而且是正常的人類形態。

  化形石現在的形態其實是還沒有完全成型,只有五分人類的形狀,而且大小也還沒有正常人的高度,最初的化形石可是像一座大山一般高大,現在已經縮減到十幾米高,可見他已經近乎完美了,要不是肖克的出現,也許百年,也許千年,化形石就會擁有了自己的完美人形,到時就是肖克想再收他都難了。

  陰氣已經開始打著旋涌入化形石內,而化形石就像一個貪吃的饕餮一般,瘋狂的吞噬著涌入的陰氣。

  那徘徊不去的陰魂,在那洶涌的陰氣漩渦中,連個氣泡都沒留下,就被漩渦內狂暴的陰氣撕成了碎片,成為了陰氣漩渦的一份子,被化形石吸入體內。

  這么大的動靜想要不驚動別人肯定是不可能了,最先出現的就是s市留守的國監處人員,本來最近的異常就讓國監處很震驚,所以對于這一處別墅區特別關注的羅老,就一直派人守護在這附近,陰氣暴動第一個就把他們吸引了過來。

  “我是十八號,這是我的身份證明。”

  看到有人極速略空而來,馬燕知道這肯定是上面的人發現異常,來人查看了,她直接攔住了前來查看的四個黑衣人,并且掏出自己的老舊手機給四人看。

  “您好!我是駐S市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沈庭,十八號!這是什么情況?”

  來人看到馬燕的手機后停住了腳步,和馬燕握了一下手,然后自我介紹道。

  “這里的情況你們也早就發現了吧?這么說你們是上面特意派來監察這里的了?”

  馬燕沒有正面回答沈庭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的確!半月前羅老發現自己的驅魔法陣已經被毀,所以就派我們來調查這事,但是我們調查了半個月,除了這里陰氣越來越濃之外,沒有查出任何原因,我正準備申請遷離這里的居民,今天感覺這里再次出現異常,這才急忙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狀況。”

  沈庭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把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快趕過來的原因說了出來。

  “遷離居民的事,我覺得你們得抓緊了,這里的陰氣已經超出可控的范圍,如果我們這次無法解決這里的問題,那估計就算羅老來了也沒辦法了,那塊石頭是肖克的,你們應該清楚事情的嚴重性了吧?”

  馬燕指了一下那突然出現的巨石,對四人說道。

  “肖處長已經到了嗎?那我得立刻通知羅老了。”

  沈庭聽到肖克的名字臉色一怔,然后立刻掏出自己的通訊設備開始聯系高層。

  馬燕沒有多說什么,她正在密切關注巨石的變化,她不敢忘了分身的囑托,一旦巨石開始黑化,就要用裂天符把巨石轟飛。

  陰氣還在不斷的涌入化形石,看著化形石沒有絲毫變化,馬燕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沈庭這邊已經上報了情況,那邊羅老也開始跟上面報告了,東三省的國監處負責人趙鵬程已經帶隊趕了過來,還有國保局國安局的人也將陸續到位。

  馬燕也沒打聽這些事,現在只要分身不出問題,她就可以安心了,至于遷離和戒嚴保護的事也不需要她來多管閑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地國監處和國保局的人是最先到達的,看起來沈庭的權力還是挺大的,人一到,他就開始布置任務,先是派人聯系別墅區的物業,然后開始先把附近的居民轉移到安全地區,然后對整個別墅區進行遷徙轉移。

  具體的實施辦法馬燕不清楚,但是沒多久,馬燕就看到小區內大車小輛的開始了轉移撤離。

  “馬姑娘!上面吩咐,一切聽從肖處長調度,請問馬姑娘,肖處長現在身在何處?我們想要清楚下一步該怎么配合肖處長。”

  看來馬燕的身份已經被沈庭知道,這一次直接就叫馬燕為馬姑娘了。

  “我忘了告訴你了,肖克他不在這,實話告訴你,這塊石頭實際是肖克的分身,分身懂嗎?就是肖克一直用分身在應對外界的人事,他的本體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修煉呢,如今只有看他分身能否吞噬這些陰氣了,如果他都無法壓制得住,那我們只有把這里列為禁區了,等他本尊出關再說了。”

  馬燕現在也不隱瞞什么了,事情已經不是隱瞞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事了,至于信不信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了的了。

  “分身?這~”

  沈庭當場呆愣在那,這還是他第一次親口聽人說道分身這個詞。

  “很驚訝是嗎?肖克的能力你驚訝的在后邊呢!我這是沒辦法,告訴你這些,你自己和上面解釋吧,相信羅老會相信你的話的,還有我是馬燕,你口中的那個馬姑娘說的可能是我姐姐。”

  說到這馬燕就沒有再往下多說了,該說的她已經都說了,還是等事情有個結果之后再說其他的吧。

  “謝謝馬~燕姑娘,我這就給羅老匯報。”

  沈庭也是個干脆的主,他知道就算自己再驚訝,那也得跟上面如實匯報,這事耽誤不得,如果真的事情大條了,自己負不起這個責任。

  “什么?肖克的分身?這小子真是越來越讓人難以捉摸了,好了!我馬上趕過去,你們一定要保證馬燕的安全,還有千萬要以最短的時間對小區的人員進行疏散轉移,確保沒有任何遺漏,上面已經派駐地官兵配合我們了,就這樣吧!其他的等我到了再說。”

  這是得知消息后羅景榮羅老的反應,本來他以為肖克在,他可以放心的等消息了,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他不得不親自趕過來,這樣的事,肖克不在,他不來,其他人根本應付不來的。

  趙鵬程是半個小時之后趕到的,他當然認識馬燕,畢竟他和謝貴才一起去祭拜的馬老太太,雖然鬧得不是很愉快,但是最后還是達成了諒解,也算是有了個見面之交。

  “馬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趙鵬程主動上前招呼道。

  “馬燕見過趙專員,看起來趙專員別來無恙啊!”

  馬燕也看到了趙鵬程的到來,但是她沒有過去招呼,現在人家主動過來招呼,她也不能不客氣一下。

  “托馬姑娘的福,一切都還安好,馬姑娘真的不知道肖處長在哪?”

  趙鵬程看來也是為了肖克的下落才過來打招呼的。

  “我都說了,我不知道,就連我姐我都不知道在哪,我來是來拜訪林子清林叔叔一家的,誰知道碰上了這種事,完全是意外,而且我納悶為什么當初的驅魔法陣怎么不見了?難道是羅老撤除的嗎?不過之前沈組長的話又讓我覺得好像不是這么回事,正好趙專員你來了,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法陣居然都被毀掉了?”

  原來馬燕不是忘記了當初這里的情況,只是因為不清楚為什么法陣會失效,而沒有提及這事。

  “法陣失效是半個月前的事,為此羅老派沈組長前來查明原因,只是就在這段時間,我們國家,乃至整個世界都悄然的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變化,很多未知的生物還有妖物就像突然冒出來一樣,已經令我們國監處和國保局的人,窮于應付了,羅老一直坐陣指揮著各地的隱世界成員,他老人家這半個月來可是一刻也沒有安寧過,要不是知道肖處長最近忙著久運的事,早就讓肖處長來主持大局了。”

  趙鵬程的話讓馬燕愕然,原來外面已經發生了這么多事,她還奇怪為什么上面一直沒有派任務下來,原來是怕耽誤肖克的生意,肖克在上面的份量看來真的不輕啊!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