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傳奇幽影 > 第二百零九章 英靈的最后一擊

第二百零九章 英靈的最后一擊

  一種類似慘叫卻不是從嘴巴里發出來的凄慘聲音瞬間響徹天際,這憑一己之力幾乎打破占據平衡的護法天被轟的四分五裂,魂飛魄散了。

  擁有了那個陣眼力量加持的葉紫瀾這個強大的組合法術,在護法天的防護被打碎后直接命中,先是冰結它使受到的傷害更加直接,然后火雷雙蛇鉆入它體內炸出了無與倫比的巨大爆炸,將護法天的軀體完全炸成了碎片,只剩一對羊腳。

  “天!”祖瑪教主居然為一個手下發出了悲憤的怒吼,它大叫道:“你們居然傷害了我的護法!我要把你們全部碾碎,立刻就碾碎!”

  只見它雙爪舞起,整個祖瑪森林各處都亮起各種刺眼的光芒。

  “吾之偉力下的奴仆人,聽吾召喚而來,速速碾壓踏平這些蟲子們,讓他們為僭越的行為付出代價!”只見他一聲吼叫,在祖瑪森林的數個角落里打開了許多傳送門,各種牛魔、駑馬、惡魔幻影和失樂園怪物開始涌出來。

  這一下瑪法大陸的英靈們顯然無法再抵擋多久,連天尊都開始著起急來時,望月突然渾身血肉都燃燒起來,不一時他血肉燃燒殆盡,化作一副骷髏,隨后整個人膨脹起來,變成一個數米高的骷髏教主。

  “黑暗之主不會對此無動于衷,勇士們,放心去戰斗,那些不速之客我會為你們抵擋盡可能多時間的,不要被分散注意力!”一個空洞卻響徹云霄的聲音發出來,那骷髏教主突然化作萬道幽光,飛向了祖瑪森林各個傳送門處。

  這些幽光變成了數不清的骷髏戰士,對那些沖出傳送門的怪物們作出了夾道的歡迎,而即使是充滿毒素的失樂園怪物也不能對骷髏造成什么傷害。

  “各位打起精神來了,祖瑪教主的神力太強,那些骷髏們不能在它附近成型,要解決這場戰斗只有靠我們了,全力進攻!”葉紫瀾的聲音適時在所有英靈的腦海里響了起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斗志昂揚,那在許多信息中無人可敵的怪物,也不過是一戰就可以消滅的敵人了,在他們眼中沒有絲毫可怕,人人都精神抖擻,原本膠著的戰斗一下就讓英靈一方占據了明顯的優勢。

  祖瑪教主那石像臉龐看不到表情,但是它身邊的涌動的可怕氣流證明了這一切使它的情緒已經失控了,突然一聲爆吼,整個祖瑪森林都如同地震了一般發生了可怕的抖動,而它雙眼和巨口里都涌出了刺眼的紅光。

  就和那輪落日一般血紅,一時間這光芒照耀之處,所有的祖瑪衛士與雕像也紛紛口眼射出紅光,每一擊都變得強大數倍!

  英靈們剛剛獲得的一點優勢的局面被瞬間反轉了,這些祖瑪戰士如狼似虎,除了少數精英戰士之外,大多數人簡直是一招都頂不住,就會連人帶武器被砸得變形,無論葉紫瀾和如月影如何指揮,他們的戰線都脆弱不堪。

  天尊突然說道:“白日門的兄弟們,把之前準備好的自然之力給我!”

  那些跟隨而來的道士不由吃驚地喊道:“天尊,你再考慮一下啊,我們想想別的辦法!”

  天尊說:“沒時間了,而且這一天遲早要到來,只要我還存在,就必須浪費額外的精神力去壓制赤月惡魔,雖然它和我合作了,但是一刻都沒有放棄奪回控制權,如果我崩潰了,這個赤月惡魔就會重生,這一步是我早計劃好的!”

  于是那些人各自含淚,用自己最拿手的道術祭出了自己準備好的法器,強大的精神力集中給了天尊,使他身上的氣勢一時間甚至壓制住了他身邊祖瑪教主那可怕的光芒。

  “無極真氣!”天尊將全部力量釋放了一個在場的人都沒見過的法術,只見他的渾身真氣強烈到甚至如同神圣一般偉岸,使直視他的人甚至忍不住跪下去。

  “這種感覺,真的令人陶醉,可惜只有一瞬,也是我的絕唱了,諸位,這世界的希望還在,就看你們的了,可惜我看不到最后。”一邊說,他一邊釋放了一個精準為每一個英靈發揮作用的輔助法術,將自己的全部力量透支了出去。

  瞬間所有的英靈變得比之前都要強大許多,身上的力量簡直無窮無盡,不管是剛剛被擊殺的,全部都恢復了比最佳更好的裝備,能量滿滿地站在了陣地上!

  而天尊本人就在那個法術完成之后化作塵埃,飄散在了空氣之中,跟他同來的白日門道士個個都是道士里的精英,此時雖然人人雙目含淚,卻絲毫不為所動,一起開始建立法陣,讓天尊這個法術的效果多維持一會。

  “是時候了,天尊的絕唱維持不了太久,我們現在的力量都能以一抵十,盡快消滅敵人,殺到祖瑪教主身邊去!”葉紫瀾的聲音回響在所有的英靈腦海里,而其他人也不消多少,紛紛全力砍向了那些祖瑪戰士。

  受到祖瑪教主狂暴加成的祖瑪戰士確實強得離譜,一錘一戟無不兇猛無比,難于抵擋,但是英靈們突然回復了全盛狀態的人數,而且人人都變得強大許多,較弱的戰士都能和那些兇悍的祖瑪戰士打得有來有回。

  而如月影和少數朝強的戰士更是手起刀落就能倒下一只祖瑪,此一時彼一時,沒過多久戰局就扭轉了,祖瑪戰士節節敗退,英靈軍團一路猛推過去,越來越多的祖瑪戰士倒下,原本不計其數的祖瑪衛士數量越來越少,英靈們離教主近了。

  “殺死了我的護法天,還敢這般羞辱于我,你們的行為雖然可笑,但是勇氣著實讓我敬佩,那么我就滿足你們,讓你們明白什么才叫作死吧,當然,你們還不具備讓我親自動手的資格。”說完它抬起雙手,一陣擺動,黑暗的能量圍繞了整個區域。

  隨著他那一招法術的運行,完全沒有預兆的情況,在這人數極多的戰場中,突然擠進了許多沒有生命的祖瑪衛士、雕像的石像!

  毫無疑問,這些石像就是祖瑪教主的衛士,在戰斗進行的時候,那石像的外表飛速變化,不一會兒就變成了那些可怕的祖瑪衛士和雕像,而且這一下召喚,簡直比一開始聚集的祖瑪大軍數量更多!

  英靈們緊急將擠在了他們人群中間的那些衛士干掉,留了一片可以防守的位置出來,但是混亂中依然有人倒下了。天尊已死,現在死掉一個就再也不會重生了,而祖瑪的戰士們依然是無窮無盡,簡直是必敗的場面!

  “我們和那個惡魔離的很近,剩下的力量也不足于消滅這數不清的雜魚了,葉紫瀾,這個距離你能看出那家伙有什么問題么。”如月影一刀砍倒了一只身邊的祖瑪衛士一邊問。

  “它和其他生物不一樣,外表沒有任何能量,就是一堆石頭,但是內力卻有堪比日月的巨大能量,我懷疑是一個強大的能量生物,我們難于傷到它的本源,但是如果有辦法在那石像軀殼上打開缺口,我就有把握傷害它了。”葉紫瀾的聲音響徹了所有人的腦海。

  “呵,就算是現在這樣,你也只敢說傷害它,而不是干掉它了?不過無所謂了,能傷害它總比這樣讓它看戲的好!”如月影半月彎刀加刺殺劍術在自己身旁清出了一個空一點的位置,大聲命令道:

  “烈焰、厲廷傲、云楓(縹緲楓紅一刀)、金鎮!各自帶隊全力突擊,掩護我們,上!”英靈們的思維都是互通的,他們立刻就明白了如月影的意圖,聽到這個命令,再無需多言,全部舞動兵器不計代價地往祖瑪教主那邊殺開來。

  厲廷傲的裁決之杖和金鎮的命運之刃更是狀態神勇,砍瓜切菜一般消滅了數量許多的祖瑪戰士,他們也不計什么體力,拼命耗盡全部的力氣攻向敵人,雖然還是被重重包圍,但是英靈軍團已經離祖瑪教主漸近了。

  “嗯?你們在開玩笑嗎?你以為你們這些螞蚱能斬首我?啊哈哈,真是令人感動,不過螻蟻尚且貪生,蜉蝣撼樹也不能一位嘲笑,我說,你們知道我這石像化身可是如何打造的?這世上絕沒有可能傷害到它的攻擊。”

  祖瑪教主看戲一般饒有興致地說著,完全沒有當這些人的努力是一回事。

  “葉紫瀾,隊伍保護我們幾個人移動行動很辛苦了,差不多我們可以聚集力量給你發動攻擊了嗎?”那幾個維持法陣的道士像葉紫瀾詢問道。

  “再略等一下,很快了,我能感覺到狂暴的能量,在預言整個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能量沖撞接近了,辛苦你們,你們再堅持一會!”葉紫瀾喊到。

  是的,接近了,金鎮渾身光芒四射,銳不可當的斗氣裹在削鐵如泥的命運之刃上,躍在半空一個轉身朝前飛躍瞬劈,砍倒了一片祖瑪衛士,云楓長劍點掉擋路的一直,厲廷傲則一杖將教主身邊的兩只祖瑪震開了。

  蓄勢待發,已經準備就緒的如月影,終于沖到了祖瑪教主的面前。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