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你不要總是跟著我好不好

你不要總是跟著我好不好

  唐馨望著不遠處持劍砍過來的紫衣男子,不但不怕,反而愈發氣定神閑地笑道:

  “這位兄弟,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拿劍指我?你知不知道,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拿槍……呃,拿劍指著我的頭?”

  子虛一愣,望著自己手里的劍,然后瞥了眼對面的唐馨,奇怪道:“我沒指你的頭啊?”

  不過等他明白過來,臉上立馬恢復躁怒之色,“費什么話,今天老子必須斃了你!”

  “仇恨+100。”

  唐馨嘆了口氣,現在的修真者怎么都這副鬼樣,見人就砍這壞毛病什么時候能改?而且看這小哥長得挺俊的,本來還想交個朋友什么的。

  算了,還是乖乖等死吧,挨過這一劍就沒事了。

  咻!

  劍光閃過,唐馨眼睛下意識一閉。

  結果并沒有等到身體被劍貫穿的疼痛感,而是耳邊一癢。

  “你怎么不躲?”

  子虛覺得奇怪,這人居然就那樣站在那里躲都不躲的?

  莫非腦子被門擠過了?

  唐馨睜眼后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結果發現一直別在耳后的頭發,沒了?!!

  媽蛋,這人真無恥!居然削她頭發!

  這只剩半截讓她以后怎么別?!

  “我又打不過你,能躲哪兒去。”說這話的時候唐馨語氣有些不爽。

  這人真是奇怪,砍個人還這么多話。

  “哎,我上輩子到底是干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好事啊,竟然老是遇到莫名其妙的人,可悲。”唐馨有些傷感,不由得嘆了口氣。

  似乎覺得有道理,子虛摸了摸頭,低頭沉思了片刻,道:“這樣,我可以不殺你,但是你必須幫我把紫蟬衣搶回來。”

  “為啥啊?”

  這強行把鍋甩給她,當她傻?

  而且,她一個剛筑基的,怎么跟人金丹期的扛?這不是千里送人頭?

  “就因為你,紫蟬衣才沒的,你不去搶回來誰去?”其實,說實話,他有一部分想法是覺得自己身為金丹期修士去殺一個筑基初期的女修士,不像自己的作風。

  “不是……大哥,我都不認識他我咋搶?”

  你這就有點欺負人了啊,這跟碰瓷有啥區別?

  “這不礙事,我認識,他是六爻仙宗的大弟子厲天。”

  唐馨:“……”

  我不想知道,不感興趣。

  “我就算知道了也沒用啊,關鍵我打不過他啊。”

  唐馨試圖跟他講道理。

  “反正我不管,無論你用什么辦法,東西必須給我弄回來,不然的話……”

  說到這里,子虛頓了一下。

  “不然怎樣?”

  你倒是一劍捅死我啊,不然我很難脫身誒。

  “不然我……我不會放過你!”

  唐馨:“……”

  這位大哥貌似腦子有點不好使。

  ……

  然后,唐馨就這樣被監視了一路。

  無論她走到哪里,子虛就跟到哪里,似乎有種討債的沒要到錢就不罷休一樣。

  “大哥,實話告訴你,你跟著我也沒用,我是不會去找那個什么厲天的,也根本不可能幫你搶什么紫蟬衣,我很忙的,別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

  唐馨語氣有些無奈但十分堅定。

  這時,久違的系統提示音響起。

  “任務下達,搶奪紫蟬衣,任務完成宿主可獲得額外獎勵。”

  唐馨喉嚨一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這系統可真會發布任務,她現在都開始懷疑這任務都是隨機發布的,根本就不按套路來。

  子虛猶豫著正想說什么,卻見唐馨直接制止了他,道:“兄弟,啥都別說了,前面帶路,我這就給你去把紫蟬衣搶回來。”

  子虛顯然有點沒反應過來,沒想到突然她就答應了,分明上一秒還在拒絕……

  咦!

  “血腥味。”

  二人此時還在地面,之前一直只顧著甩掉子虛,唐馨也不知道自己瞎幾把走到什么地兒來了。

  只見她突然停下了腳步,鼻子對著空氣嗅了嗅,眉頭微皺,這里有些不對勁,隨后趕緊蹲下。

  子虛叫她突然這樣,心下疑惑,“你在干什么?”

  唐馨小心翼翼地“噓”了一聲,然后繼續慢慢前行。

  不知道為什么,這林子有些詭異。

  再往前走幾步,忽然起了大霧,周圍很快便被霧氣籠罩。

  子虛皺了皺眉道:“妖霧,有古怪。”

  原本在深林中出現大霧并沒有什么稀奇的,但是這霧氣中卻彌漫著絲絲瘴氣,并不像是純天然形成的白霧。

  “該不會有毒吧?”

  唐馨小聲道。

  “毒應該沒有,不過待久了會出現幻覺,小心為上。”子虛倒是表現得異常鎮定,似乎對這些東西表示見怪不怪。

  而唐馨可就不一樣了,她初出茅廬,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所以只能緊緊跟著子虛,生怕離了一步就走散了,她現在還有任務在身,可不能跟丟了人。

  再往前走了幾步,依稀能看見有個破廟,血腥味就是從里面傳來的。

  “我好像聽到了呼吸聲。”

  唐馨有些膽寒道。

  “你可能是已經出現了幻聽,服下這個。”

  接著將寶貝放入到儲物戒指里后,林凡小心翼翼的看了周圍一眼,確定沒人之后,趕緊跑路,他可不想那個劍的主人找到自己,然后將寶貝給要回去,那可就虧大發了。

  既然到了自己手里,那這寶貝,肯定就是自己了。

  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誰弄自己,但是對于這等行為,他已經原諒對方了。

  甚至不介意多來幾次。

  當然,在這前提,肯定是得趕緊跑路,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才行。

  感覺離的夠遠之后,他才松了口氣,這樣應該就安全了。

  不過這臉色肯定不能太興奮,畢竟表現的太興奮,遇到失主的話,肯定會被一眼看穿,所以還得面無表情,就當無知少年最好。“這是怎么回事,莫非發生了什么激烈的戰斗不成?”林凡心中疑惑,暫時還不太知道什么情況,環顧四周,沒有任何動靜。

  這一刻,他心里開始思考起來了,以剛剛的觀察,這尸體衣著上不一般,而且還是一名老者,顯然更不一般。

  而且最為重要的就是,這具尸體好像還沒被人給摸過。

  撿起腳邊的石頭,砸了過去,沒任何反應。

  沒有任何猶豫,小心靠近,當靠近尸體的時候,也是倒吸一口冷氣,好慘,胸腔被一種強悍的力量給擊穿了,里面的內臟都暴露了出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