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這也要比?

這也要比?

  唐馨只是回應性地笑了笑,并不答話。

  她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沈冰卿不喜歡她修煉。

  不過,她唐馨修不修煉,別人管不著。

  ……

  沈冰卿似乎一段時間內并不準備回劍靈山了,而那個叫星月的也一同跟她留了下來。

  因為跟云翊朝敵對這段期間,損失了不少弟子,所以得加大招生力度將損失補回來,而沈冰卿一出場,顯然事情變簡單了不少。

  沈冰卿在修真界素來有玉面觀音之稱,不僅因為她是東洲大陸公認的第一美女,同時是她在歷練期間游歷各處,逢難必出,救濟了不少百姓而得到民間一貫好評,所以她人美心善的名聲就傳來了,加上她又是五靈根的天才,名聲更是響徹大陸。

  因此,慕名而來著數不勝數。

  女神在線當招生官,這誰抵擋得住?

  凌云山山腳下——

  “還要站多久,好困啊……”唐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顯然有些堅持不住了。

  她實在想不通,這里已經有夠多人了,沈冰卿硬是拉她來充數干什么。

  不怕她名聲太臭把新弟子給嚇跑?

  而且,來報名的弟子雖然多,但是都往沈冰卿那里去了,她這兒空空蕩蕩的,偶爾有幾個人在這里轉了幾圈就走人了,有點凄慘。

  張俊立刻把她手里的旗幟給接了過去,不知道從哪里端了把椅子過來,語氣十分討好道:“師姐,要不先坐下休息會兒?”

  其實打從上次殺完妖獸回來,張俊就已經下定決心要跟著唐馨混了,不僅是因為師姐從云翊朝那些人手上救了他,更是他覺得師姐見云翊朝的緋月公主都敢打,簡直太炫酷了,跟著她混準沒錯。

  “好啊!”唐馨眼睛一亮,剛坐下,就有一聲冷哼傳入唐馨耳朵。

  “有些人,一個弟子都沒招到,居然還好意思坐。”

  唐馨皺了皺眉,這陰陽怪氣的聲音,除了她,沒誰了。

  只見星月不知何處走到了唐馨身旁,眼中的鄙夷之色毫不掩飾。

  “冰卿姐在那邊忙得不可開交,你倒好,什么都沒做,坐在這里好不清閑,別忘了,長老們可是也給你分配了指標的,你要是沒招滿五十個弟子,就等著挨罰吧!”

  張俊覺得自己身為二師姐的小弟,有必要為師姐打抱不平一下,讓師姐注意到自己,所以他挺身而出道:“上面怎么懲罰我們師姐是我們凌天仙宗的事,你一個外人,瞎管什么閑事。”說完還十分拽地雙手環臂,高傲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

  其實,主要他還是有點自己的小心思的,想借著二師姐的名頭壓壓這個女人,還真別說,她來的這段日子可沒少折騰他們,又是讓跑腿,又是對他們的修煉指指點點的,賊煩。

  唐馨不以為意,看也不看星月,只是眼神頗有些贊賞地看了看張俊,似乎覺得這小子不錯,還知道替自己說話,有前途。

  星月一聽,氣得面色鐵青,當即拔出劍怒氣沖沖地指著張俊道:“你有本事再說一遍,敢這么跟我說話,看來你是不服本姑娘,有本事來干一場!”

  張俊嚇得趕緊躲到唐馨身后,只露出半邊頭,不忘回嘴道:“打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打我二師姐啊!”

  唐馨:“……”

  看來是她想太多了,這小子智商太低,不配得到她的提拔。

  星月銳利的雙眸緊接著對準了唐馨,而后者則一臉無辜地看著她,隨后還攤了攤手,明顯是在示意這跟她沒有關系。

  “看你能悠閑到幾時!”

  星月跺了跺腳,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見人一走,張俊又挺直了胸膛,回到了唐馨身旁,嘴里不忘道:“切,以為自己是誰啊,不就是抱了大師姐的大腿嘛,有什么好狂的,真打起來,誰怕誰啊真的是。”

  “她已經結丹了。”

  唐馨閉著眼躺在椅子上,悠悠從嘴里吐出了這幾個字。

  張俊身形一滯,嘴里嘟噥了幾句,隨即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笑嘻嘻地對著唐馨道:“結丹又怎么樣,哪里能跟二師姐您比。”

  唐馨并不打算搭理他,她現在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剛剛星月的話確實提醒了她,自己最近似乎還真的有點閑,這系統好久都沒給她發任務了,《尋龍訣》的章法也還沒解鎖,這讓她怎么繼續修煉下去?按這速度什么時候才能走上修真界的巔峰?

  由此她倒是想起了之前在宗祠里無意收獲的《心魔引》,難不成,真的走上魔道不成?

  她之前是隨便翻了翻,這本書上面記載了很多禁術,比如“煉尸傀”,它可以操控將死去的修士,并且讓這些尸體的修為在原本的修為基礎上翻倍增強,身體堅硬度比常人超出十倍,普通法器根本傷不到它。許多修魔之人的水平達不到操控修真者的境地,只能操控一些普通尸體來充當傀儡,不過這種程度的一般筑基修士就能逐個輕松擊破。

  再有就是“吞噬者”,它可以吸收比自己修為低的修士的修為,通過疊加使自身強大。

  還有很多,唐馨來不及細細去看,只覺得五花八門,看的她眼花繚亂。

  如果修煉魔道的話,豈不是得做好跟整個修真界為敵的準備?

  唐馨覺得自己似乎還沒到這個地步的境地,除非萬不得已,這東西平時還是不能瞎練的,畢竟不是正道,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反噬本體,到時候她咋弄?

  而且,這書來歷不明,可用性還不知道呢,她唐馨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凌天仙宗的大小姐果然擔得起第一美女的稱號啊,真的好美啊!”

  慕名而來的招聘弟子甲由衷感嘆道,他千里迢迢從清河縣趕過來,就是為了一睹沈冰卿的芳容。

  “那是,不僅生得貌美,你再看那氣質,高貴中帶一絲清冷,柔和中又帶一絲嫵媚,真是人間尤物啊。”

  “沒錯沒錯,你看看旁邊那個凌天仙宗的二小姐,雖然長得也十分出眾,在整個東洲大陸也是數一數二的,但是這一比,簡直就被完爆啊,果然仙女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長得好看有什么用,一個沒有靈根的廢材,注定只能當個花瓶而已,成不了什么事,白瞎了這么好的家境,我要是能出生在這樣的世家里,現在估計已經擠進世家榜前十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