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親自下廚

親自下廚

  “放肆!”

  張晏沉寂了良久,終于呵斥出聲。

  唐馨淡淡掃了他們幾眼,搖頭道:“你們要是這個態度的話,我也沒辦法了,談和的事還是就此打住吧。”

  幾位老臣紛紛瞪大了眼睛,重重喘了幾口氣,愣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國師下令了,此次談和必須成功,不然,就不用回去了……

  誰都不想半途中斷談和,但誰也不想低頭拉下面子主動求和。

  實在是沒想到,這凌天仙宗的二小姐這么狂!

  一個連靈根都沒有的廢物,她到底有什么資本狂?

  沈清跟幾位長老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似乎并不打算搭話。

  有那么一瞬間,沈清忽然覺得,坐下下面的不是唐芷妍,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以前的芷妍只要一闖禍,永遠都是躲起來推卸責任,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硬氣地承認,而且這次還是面對云翊朝的一眾老大臣,她居然能臨危不懼,絲毫沒有半點退縮的模樣。

  不由得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

  “既然你不肯道歉,那依你看,此事該如何解決?”

  張晏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在這里跟一個小丫頭委曲求全,事事忍讓。

  唐馨心里一陣暗爽的同時也有些奇怪,她都已經把這幾個老頭子氣成這樣了,他們居然還能好好地站在這里跟她虛與委蛇,挺有魄力的啊。

  這怎么感覺不是雙方談和,而是上趕著來求和的啊?

  難道她唐馨的威名已經足以震懾道云翊王朝,讓他們膽寒畏懼了?

  好吧,她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現在說這大話還有點早了。

  難道他們不是畏懼她,是因為沈冰卿回來了?

  那也不至于啊,沈冰卿只是個小輩,只是在新生代修真者中突出而已,還不足以讓一個強大王朝畏懼她。

  那排除過后,就只有唐青煥了。

  那個永遠活在閉關中的男人。

  但是仔細一想,之前還打得火熱,到處抓她,怎么突然就這么積極主動來談和?好像也有點說不過去誒。

  想了許久,唐馨只覺得頭禿,便不愿再多想,隨即她心思一動,故作沉吟道:“其實吧,說到底弄出這些事來,我是有責任的,但是不能把錯全算我身上吧……”

  “你這話的意思是……”

  張晏突然隱隱有點不詳的預感。

  “當時是公主想要殺我在先,我那是正當防衛才弄傷了她,這事我那兩個師弟還有秦護衛想必都能作證,是吧,秦護衛?”說完她笑盈盈地望著秦昊。

  秦昊身形一滯,低頭不語,算是默認了。

  云翊朝的老臣們頓時唏噓起來,看這形勢這唐芷妍是要公主給她道歉不成?

  “可是你也沒受傷啊,這樣說來我們公主并沒有做什么錯事。”

  張晏似乎并不以為意。

  沈清一聽,眸色一凝,他早就聽聞是云翊朝的緋月公主先要殺人在先,芷妍是被迫才反擊的,如果不是芷妍僥幸逃過一劫,恐怕就不是云翊朝的公主受傷了,而是凌天仙宗的二小姐死了。

  只是他以為云翊朝主動來談和,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至少態度方面會有所改變,如今看來,他們分明沒有絲毫求和之心,還是一如既往的傲慢自大。

  不過他并不準備搭話,因為他覺得芷妍有自己的想法。

  唐馨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抹寒光,不過很快消散,繼續勾笑道:“按照丞相這話,那前幾天我師姐送過去的血清丹治醒了公主,那這事是不是也抵消了,這樣算來,我也并沒有做錯什么啊。”

  張晏瞬間面色通紅,氣得話都有些說不清,瞪大眼睛盯著唐馨:“你……!”

  “仇恨+200。”

  他發現跟這小丫頭完全不能心平氣和下來,油嘴滑舌,根本說不過她。

  但是他又不敢甩臉走人。

  “你到底想怎么樣!”

  張晏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唐馨一副十分無奈的樣子聳了聳肩,一臉無辜道:“這不是我想怎么樣,是你們幾位大人要怎樣嘛,我一直都有在努力化解矛盾啊。”

  說完之后她笑了,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齒。

  幾個老臣真的要氣吐血了,就連秦昊在一旁都抽了抽嘴角,顯然是有些聽不下去了。

  這個女人耍嘴皮子的功夫真不是蓋的,當時公主就是被她這么忽悠過去的。

  “幾位大人別生氣嘛,這事還是有商量的余地的,其實我也看出來了,幾位大人談和的心是十分真誠的,我這個人吧,又心性善良,內心對傷了公主一事也是愧疚不已,所以吧,有個提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小女子不才,愿意在宗門親自下廚給公主弄個接風宴,既表達我的歉意,也表達我對公主醒來的歡喜之情,到時候還請公主給個面子,如何?”

  這下眾人個個頭頂一片問號了。

  這又是什么鬼主意?

  還親自下廚?

  就連沈清等人都覺得一頭霧水,他可從來不知道唐芷妍還會下廚,恐怕她連廚房在哪兒都不知道吧。

  她到底想做什么?

  “這……自然要看公主的意愿,我們這些臣子不敢代替公主說話……”

  張晏眼神有些躲閃之色,他知道,公主是鐵定不會來這凌天仙宗吃什么她親自下廚做的接風宴的,公主的傲性,平時在皇宮里都挑三揀四,尋遍整個東洲美味都無法合她的胃口,怎么可能屈尊來這里。

  “這個你放心,你們公主肯定會來的。”

  唐馨似乎十分有信心。

  張晏一干人十分疑惑道:“為什么?”

  “誒呀,這個你們就別問了,回去告訴你們公主就是了。”

  幾個老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第一次對人生產生了迷茫。

  ……

  “砰!”

  擷芳殿不斷傳來瓷器碎裂的聲音。

  那些宮女個個跪在地上不敢發聲。

  “那唐芷妍以為自己是誰!居然妄圖讓本公主屈尊去她那破地方用餐,簡直癡人說夢!”

  “讓那她來皇宮給本公主道歉已經是最大的退讓了,她居然敢拒絕!”

  她說話聲音都氣得發抖,隨即又操起一旁的茶盞狠狠朝地上摔去。

  唐芷妍,她云緋月算是記住她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