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天才表姐

天才表姐

  不過,以她現在的實力,還沒必要怕幾個小嘍啰。

  所以,吐槽完了之后,她便抽出了劍,準備大開殺戒。

  不過,下一刻,兩道人影落在她跟前。

  “幾位,不知我家師妹做了什么,讓各位如此惱火。”

  這個聲音落在唐馨耳中居然有股異常熟悉的感覺。

  突然被中斷了打斗,周圍的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你是……沈冰卿?”

  其中有個人似乎難以置信地開口問道。

  下一刻,周圍所有人都炸開了鍋。

  “什么?!沈冰卿!那不是凌天仙宗的大小姐嗎?!”

  “你說她是那個五靈根天才少女?”

  “媽啊,她怎么來了?不是說在劍靈山跟著青虛散人修行嗎?”

  “誰知道呢,估計是因為最近那唐芷妍的事鬧得太大了,不得不回來收拾殘局吧。”

  “可是我剛剛好像聽見她說她家師妹……這兒哪有她師妹啊?”

  “不知道啊,該不會……這打傷少爺的臭小子就是……???”

  幾乎瞬間,周圍陷入了一片死寂。

  唐馨則有些茫然地盯著眼前這個背影。

  沈冰卿轉過身來,漸漸朝唐馨走進,摸了摸她的頭,語氣十分柔和道:“芷妍,你沒事吧。”

  望著眼前這個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唐馨有片刻的失神。

  第一次見到這么好看的女人,眼若星辰,仿佛能裝下滿天星河,笑的時候,像是能把人吸進去,整張臉秀雅絕俗,渾身自有一股輕靈之氣,如瀑般的長發沿肩瀉下,黛眉修長,櫻唇淡薄,美絕人寰。

  頓時,她對這個人原裝貨的表姐的記憶全部涌現了出來。

  好像沒什么不好的印象,相反,原裝貨是十分喜歡和尊崇這位表姐的,雖然只比她大一歲。

  只因為,當所有人嘲笑她天資差,沒有靈根的時候,這位表姐會安慰她,站出來幫她抵擋流言。

  她天賦好,分配到的資源都是頂好的,但她總會將東西送給她,好看的衣服首飾,好吃的好玩的甚至好的丹藥,都會給她。

  但是,唐馨卻絲毫表現不出任何開心的表情。

  這些事情,若是發生在經歷者身上,那肯定會感覺很幸福,但她作為一個旁觀者,只覺得這跟她毛關系都沒有。

  “沒有。”

  沉默了良久,唐馨才緩緩吐出兩個字。

  “那就好。”沈冰卿似乎松了口氣,隨即語氣頗有些埋怨道:“你說你也真是,怎么能因為闖了禍就自己獨自私跑下山呢,我爹和幾位長老肯定擔心壞了。”

  “你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可不能這么意氣用事啊,現在先跟師姐回去吧。”

  此話一說完,旁邊跟沈冰卿一同來的女人突然插嘴道:“就是,都這么大人了,闖了禍就只知道離家出走逃脫責任,這說出去也不怕笑話。”

  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是毫不掩飾的不屑。

  唐馨皺了皺眉。

  沈冰卿趕緊低聲呵斥道:“星月,你少說點。”

  那被喚作星月的少女輕哼了一聲,“冰卿姐,你剛也說了,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自己做得還不準別人說不成?”

  唐馨將目光挪到她身上,她對這個叫星月的女子有點印象,青虛就收了兩個弟子,一個是沈冰卿,還有一個就是她了。

  這個女子對她抱有敵意唐馨絲毫不覺得奇怪,因為小時候她來凌天仙宗玩的時候,被原主用石頭砸傷了眼角,如今左眼處還有一道極淡的疤痕。

  容貌對于女子對說是最重要的存在,雖然這個疤痕已經淡得幾乎看不見,但是星月心里對唐芷妍的恨意卻絲毫不減,反而日益增加。

  唐馨還知道,造成星月憎恨她的主要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出身。

  星月是青虛散人云游的時候,見她年紀小又孤苦伶仃,收留在身邊的,跟那些世家出身的自然大相庭徑,從小就因為出身的原因飽受其他子弟的羞辱從而內心十分自卑,而唐芷妍則是這一眾世家子弟中的領頭人,口頭上的羞辱沒少過。

  唐馨內心忍不住吐槽,說實話,要是這星月是主角,那唐芷妍鐵定是活不過三章的炮灰。

  “我不回去。”

  好不容易下山一次,這么快回去干啥?

  沈冰卿眼中流露出驚異之色,似乎沒想到唐馨會拒絕她。

  在她看來,無論她說什么,唐芷妍都是義無反顧地聽從的。

  不過疑惑之色芷停留了一瞬,她伸手握住唐馨的手,語帶寬慰道:“你放心,跟云翊朝的矛盾我已經找到辦法解決了,你不必太過于擔心。”

  唐馨挑了挑眉,“什么辦法?”

  星月沒好氣道:“剛剛師姐早就托人將血清丹送到云翊皇宮去了,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只知道逃跑?”

  血清丹?

  這個她好像知道,可以醫死人治白骨同時還可以助人洗髓的神丹妙藥,不是說百年才得一顆的嗎?而且這好像還是沈冰卿贏了上一屆仙劍大會的獎品,就這樣送出去了?

  這表姐出手挺闊綽的哈?

  算了算了,人家都做到這份兒上了,回就回吧,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那好吧,我回去。”

  沈冰卿笑了笑道:“太好了,肯回去就好。”

  星月暗自翻了個白眼,輕嗤道:“自己闖禍,天天等著別人來擦屁股。”

  唐馨覺得這人實在是嘰嘰歪歪過頭了,剛開始還可以忍受一下,可這一連串的語言攻擊就不能忍了。

  “月師姐說話都不注意場合的嘛,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擦屁股這等粗鄙之語,未免太過于有傷風化了吧。”

  唐馨在說到擦屁股三個字時故意加重了語氣,一副一言難盡地表情看著星月。

  星月氣得瞪大了眼睛,用手指著唐馨氣憤道:“你……”

  “仇恨+150。”

  唐馨頗有些洋洋自得,有時候賺點外快感覺還不錯。

  “夠了。”沈冰卿低聲斥道,“星月你少說兩句。”

  沈冰卿一發話,星月頓時委屈巴巴地閉上了眼睛,不過眼睛還是死死瞪著唐馨。

  三個人正準備走人,身后一直被當做透明人的那群紫云府的人終于有人開口道:“喂,你們別想走,必須給我們紫云府一個交待!這臭小子……”似乎覺得有點不對,他直接指著唐馨道:“她打傷我們二少爺,這筆賬不能不算!”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