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我唐馨記住你了

我唐馨記住你了

  唐馨無動于衷。

  跟成為宇宙最強來說,成為世界首富算個球?

  她只想勸這個男人別白費力氣了,無論他說什么,提出多誘人的條件,她唐馨都不會有任何的動搖。

  鐘凰見她一臉冷漠,臉上閃過一絲錯愕,居然還有人不受錢財誘惑的?!

  凡人不都愛財如命?

  還是說,錢財還不足以滿足這個女人的欲望?

  “我可以讓你成為這修真界最尊貴的人,賦予你無上權力,如何?”

  有的人雖然不喜歡錢,總喜歡弄權吧?

  畢竟權力似乎比金錢更具有誘惑力。

  唐馨眸色一閃,最尊貴的人?

  “能有多尊貴?”

  聽她這樣說,鐘凰勾了勾唇,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果然,凡人對權力這種東西毫無抵抗之力。

  他還以為天道選的人有多特別,之前不會很普通人一般,如今看來,根本就無甚差別。

  隨即鐘凰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眼中似乎有那么絲絲的邪惡,“讓你當上整個東洲大陸的至尊,到時候,全大陸的美男都任你挑選,你也可以學帝王盡情開后宮。”

  女人這種生物,有了權力還不足以滿足她們的需求,男人,才是她們內心最渴望的存在。

  唐馨兩眼放光,不得不說,美男比金錢誘惑多了。

  不過,光芒只持續了兩秒,很快便消失無影。

  她只要練好了《尋龍訣》,成為宇宙最強之主,到時候美男還不得成堆自己蜂擁而上?

  鐘凰發覺唐馨的面色又恢復冷漠,眼中閃過疑惑之色,這女人的心思還真讓人猜不透,前一秒分明還動搖,下一秒又跟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唐馨聳了聳肩道:“要是沒什么事的話,我先走了。”

  鐘凰頓時雙唇緊閉,雙眼之中露出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

  隨即他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張紙,然后施了法直接飛到了唐馨的跟前。

  “這是云翊國一座城池的地契,你可以先拿著,就當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等你什么時候想好了,直接喊“大帝”二字就行,到時候再決定要不要跟我做這交易,如何?”

  唐馨小眼神忍不住瞥了眼地上的地契,心里有點驚異,這人到底什么來頭,動不動就說助她成為世界首富還有什么大陸至尊,本來當做玩笑聽聽就算了,結果這人隨隨便便就扔了座城池給她。

  她剛剛掃了一眼,這城池居然還是整個云翊王朝最富庶之地——燕云城,那可是整個東洲大陸的中心,是所有門派王朝往來的交通樞紐,掌握著整個東洲大陸的經濟命脈啊!

  這也是為何云翊朝能隱隱在東洲大陸有問鼎之勢的關鍵原因之一。

  這個男人居然就這樣毫無感情相當隨便地丟在她的腳邊,就跟丟垃圾一樣。

  我勒個去,這怕不是地主家的哪個傻兒子吧?

  如此任性,仿佛沒有什么他做不到的事一樣。

  他到底是誰?又是以什么身份待在這云翊皇宮里?

  還讓自己想好了喊“大帝”二字?

  大帝是什么意思?

  咒語還是暗號?

  思考了一瞬,唐馨便將這件事拋之腦后了。

  她還在糾結這個人為何死死糾纏著她要她交出她的秘籍,這又是有什么目的?還是說,他知道這本秘籍的強大想自己拿去修煉然后成為宇宙之主?

  如此一張,唐馨更加覺得,這秘籍絕對不能隨便交出去。

  不過,她還是彎腰將地上的地契撿了起來,然后折疊了一下塞入懷中。

  既然人家都說了是見面禮,不收的話,好像顯得自己十分沒禮貌。

  東西收好后,唐馨挺直了背,似乎是為了顯示自己不屈不撓,不為名利所誘的崇高精神,隨即抬腳往前走去。

  望著遠去的背影,鐘凰眸色逐漸深幽起來。

  這個女人,似乎遠不像她外表看起來那么簡單。

  或許,他小看了她。

  不過,他堂堂仙界大帝,難不成還奈何不了一個小丫頭不成?

  人性,他摸得不能再透了,金錢,名利,美色……一系列欲望的引誘下,就能將一個人的本性給泯滅。

  要不是回不了上界,他才不可能在這污濁的人界待這么久。

  讓這個女人交出秘籍,不過時間問題,他可不相信人界有什么不圖名利的圣人。

  正當他沉思著,忽然耳邊響起一抹熟悉的聲音。

  “那個,你既然都送了我一座城池,不如好人做到底,能不能帶我出去啊?”

  鐘凰眼神望過去,見到來人,隨即眸色一沉,臉色有片刻的僵硬。

  這女人,好欠。

  唐馨灰溜溜地被某人提在手里,原本好看的發髻此時亂成雞窩頭,吹得不成形,那不斷呼嘯而來的涼風,絲毫沒有降速或者停止的意思,就這樣一直拍打著唐馨絕美的臉龐。

  她此時欲哭無淚,后悔不已。

  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公報私仇。

  你說帶她飛就帶她飛,飛這么快干啥?這是趕著去投胎還是咋滴?

  最后“啪嗒”一聲,唐馨圓潤地在地上滾了一圈,然后素面朝天。

  某人只是冷淡地瞥了一眼,留下一句:“記得好好考慮清楚。”

  隨即乘風而去。

  唐馨:“……”

  就這態度,老娘已經把你拉入黑名單了。

  她吃痛地從地面上爬了起來,然后望了望四周。

  這里好像已經出了云翊皇宮,不過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一片荒涼。

  她現在嚴重懷疑那穿黃衣服的男的是故意把她丟在這兒,讓后讓她絕地求生。

  好惡毒的心思。

  不過她唐馨可不是輕易屈服的女人,就算把她扔在荒地,那也奈何不了她。

  隨即她拍了拍屁股,準備走人。

  還沒走幾步,忽然背后傳來一聲尖銳的聲音道:“這里有人!”

  唐馨一臉茫然地回頭望去。

  大群人忽然出現在面前。

  個個手持兵刃。

  ???

  她回頭的一瞬間,忽然有人大喊道:

  “就是這小子,把少爺給害成那樣的,皇天不負有心人,居然在這兒碰到了!”

  “抓住這個家伙,帶回去交給少爺處置!”

  唐馨面色一驚,趕緊大呼道:“等一下!我有話要說!”

  媽啊,現在公報私仇石錘了。

  還以為是什么荒野求生,沒想到直接把她往虎口上送,這男的千萬不要讓她見到第二次,不然,見他一次……無視他一次。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