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拜見國師大人

拜見國師大人

  唐馨一本正經道:“那個,我跟幾位兄弟一同去吧,到時候圣上問起來,也好回答不是?”

  到時候半路溜走,到時候你們就算發現啥也跟老娘沒關系。

  那幾個守衛面面相覷了幾眼,最后那高壯的男子點了點頭:“也好。”

  一路上。

  “對了兄弟,你怎么稱呼?我叫楚生。”

  唐馨愣了片刻。

  這年頭起名都這么大氣的嗎?

  “我叫秦壽。”

  幾乎毫不猶豫唐馨就給自己瞎編了個名字。

  話一出口,后面那群人便笑了起來,不過片刻后又都停住了。

  注意到楚生頗為難看地臉色,唐馨意識到了什么,趕緊拍了拍他的肩到:“楚兄,我并沒有要調侃你的意思,我真的叫秦壽,秦始皇的秦,壽命的壽。”

  楚生的面色這才好了些,隨即笑了笑道:“想來秦兄的父母也都是性情中人啊。”

  唐馨回之一笑道:“哪里哪里,不過都是文化人而已。”

  忽然,楚生的目光定在了唐馨腰間的佩劍上,神思有片刻的恍惚,“秦兄這劍不錯,靈光頗豐,劍鞘的圖紋也頗為細致精美,不知是從何處得到的?”

  唐馨笑道:“楚兄真是好眼光,不過這把劍其實不是我的,是別人送的。”

  她身上突然出現一把好劍確實容易引起懷疑。

  “別人送的?”

  楚生臉上有些驚詫,似乎不敢相信,這劍他見過,的確是他認識的那把劍,這不就是他二舅紫熊英身上的那把嗎?小時候摸過的。

  唐馨見對方不相信,不由開始扯起來起來,“真是別人送我的,那人也是奇怪,看到我之后,就跟看到了什么似的,一直纏著我說要把他的佩劍送給我,不接受就是不給他面子,我這個人吧,最不喜歡平白收人恩惠,但是耐不過他軟磨硬泡,不得已這才收下了,說起來,還挺不好意思的。”

  說完還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腦勺。

  楚生包括旁邊跟著的人全部目瞪口呆。

  這姓秦的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能讓人硬塞個把好劍給他?

  試問……哪個年輕弟子沒有過這樣的夢想?

  太可惡了吧這!

  所有人的眼神中露出嫉恨加不甘的目光。

  難道,就因為他長得好看,就有這樣非人的待遇?

  而楚生眼中的疑惑一直沒有消失,二舅怎么可能會把自己最心愛的殘月劍送給別人?

  這把劍可是祖傳的啊……

  他記得小時候摸過那一次后被二舅掛墻上吊打,后來再也不敢碰了。

  可這秦壽卻說是劍的主人強行送給他的,這怎么可能?

  莫非……

  楚生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難以言喻的光芒。

  從小到大還沒聽過二舅有什么紅顏知己,也沒聽過他喜歡過誰,如今看來,他是十分中意秦兄,這才上趕著把唯一珍愛的劍送給他,原來是定情信物!

  嘶——

  楚生倒抽了一口氣。

  沒想到二舅這么大膽露骨,雖然這秦壽的容貌是一等一的,確實讓人容易產生想法,可是他畢竟是男的啊!

  二舅啊二舅,你說這要是被姥爺姥姥知道了,他們該做何感想,他們可就等著你傳宗接代延續香火啊。

  唐馨感受到楚生奇怪的目光,不由得心下一驚。

  這楚生看她的目光,怎么有種在看長輩的感覺?

  錯覺嗎?

  想到這里,她覺得必須得趕緊找機會溜,這群人話太多了,這萬一不小心說錯了什么,暴露自己就不好了。

  所以,趁人不注意,唐馨放慢了腳步。

  四處望了望,此時他們一行人正經過一片竹林,說實話,皇宮中出現竹林并不奇怪,但是這竹林占地面積似乎也太大了點,看起來有數十頃的樣子,而且一眼望過去深不可測。

  一陣風刮過,發出“簌簌”的響聲。

  唐馨忽然靈光一閃。

  “誒呀,幾位兄弟,能不能讓我方便一下啊,人有三急,我從剛剛一直憋到現在,實在憋不住了……”

  說完她捂著肚子,似乎真的很急的樣子。

  楚生指著前面道:“在走幾步就到正殿了,秦兄弟再忍忍吧。”

  唐馨一副十分難受的樣子道:“我這實在憋不住了,再說了,要是在圣上面前失了體統惹怒圣上就不好了,我倒是無所謂,到時候恐怕連累幾位兄弟,我這心里也過不去啊。”

  此話一出,那幾個人目光交接了片刻,似乎覺得十分有理,最后楚生猶豫地點了點頭,道:“那好,秦兄快去快回,我們就在這里等你。”

  得了這話,唐馨如同放了線的風箏般,朝著竹林奔騰而去。

  等到楚生等人反應過來,頓時個個目瞪口呆。

  “他……他該不會往竹林方向跑了吧?!”

  “媽啊,好像是!”

  ”我的九尾狐奶奶啊!那可是國師大人所居的幽篁林啊!有禁閉的,旁人進去死路一條啊!”

  “快快快!趕緊叫住他!”

  “……”

  唐馨洋洋得意地朝著竹林狂奔而去,哪里管得上后面一群人撕心裂肺的吶喊。

  誰也不能阻擋老娘逃跑的步伐。

  唐馨剛進入竹林,還沒走幾步,忽然覺得有股從白天瞬間進入黑夜的趕腳。

  這林子里簡直密不透風,光線都照不進來好像,而且越往里面走越陰暗。

  怪可怕的,感覺好像親臨鬼片現場。

  未過多久,一串小兒的笑聲突兀地在耳邊響起。

  咯咯桀桀,嘻嘻哈哈。

  嚇得唐馨蹬時汗毛都倒豎起來了,趕緊雙手環抱在胸前,緊緊抱住自己。

  媽啊,怎么感覺有股剛出虎穴,又入狼窩的趕腳?

  這笑聲不知道為何,讓她想起了咒怨里那小孩兒的叫聲。

  要不,回去吧……再待下去不知道會不會出事。

  隨即她轉身趕緊往回走。

  四野愈寂,就連腳步落地之聲、踏碎殘枝枯葉之聲、呼吸之聲,在這一派寂靜之中,也顯得略微嘈雜了。

  不過,唐馨轉來轉去,卻一直在竹林里打轉,她似乎,迷路了。

  這時,一片寂靜之聲中,忽然出現了幾道“咔嚓”的響聲,像是什么東西出土的聲音。

  不止,還有依稀傳來“嘶嘶”的響聲。

  唐馨越跑越覺得不對,她似乎忘了什么。

  她可是有不死之身罩著的主角啊!

  這小孩兒玩意兒能嚇到她?

  如此一想,她挺直了背,腳步似乎也沒那么沉重了。

  只是,一轉身。

  正好與一雙眼睛對上了。

  這雙眼睛狹而細長,隱隱發出暗淡的藍光,而它的主人身形又粗又長,有許多奇怪的液體流出,頭部還有犄角長出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