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我突破了

我突破了

  整個東洲,風云巨變。

  天空黑壓壓一片,大地也劇烈顫抖。

  凌天仙宗的弟子都亂成一團,尤其是修為低下的弟子紛紛逃竄。

  “怎么回事?!咋啦又?!!我這洗著澡呢突然振起來了!”

  “你瞎啊,地震了,還不快跑!”

  “誒,等等,我還沒穿衣服啊!”

  “都這時候了,誰還管你穿沒穿衣服,你就是光著腚子也沒人多愿意看你一眼,逃命要緊!”

  “……”

  沈清望著這突發異象,眉頭緊皺。

  像這樣的天威,修真界也出現過類似的,每次有強者橫空出世的時候,都會引起天的憤怒。

  只是,從未有哪一次,像這次那么強烈。

  所有人都在為這突如其來的天威操碎了心,人心惶惶,個個心里揣測不安。

  一個小時后,唐馨悠悠轉醒,此時的她,大汗淋漓。

  雖然只有短短一章,可是,卻好像囊括了很多東西。

  ‘呼哧呼哧’

  喘粗氣的聲音不斷的傳來,唐馨頗有些精疲力盡的爬起床來。

  明明就只是在床上打了會兒座,卻感覺像是打了一晚上架似的,又累又困,渾身酸痛不已。

  說好的修煉可以讓人神清氣爽呢?

  唐馨正準備直接躺下補會兒覺,忽然傳來急切的拍門聲。

  “小姐?小姐!地震了,你快出來啊!”

  然后又傳來另外一道熟悉的聲音。

  “她還在里面?”

  “長老?!是啊,小姐在里面怎么叫都叫不動,奴婢怕……”

  再然后,“砰”的一聲,門就被踹開了。

  唐馨一臉茫然加震驚地望著突然踹門而入的沈清。

  她這個舅舅,大晚上不睡覺踹她房門干啥啊?

  此時腦海里自動閃過一些禁忌片段……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沈清一把提起她的后衣領,緊接著她就被帶飛了。

  ???

  唐馨在上面望著底下亂糟糟的一片,許多房屋建筑都坍塌了,弟子們都亂成一片。

  “這……這是地震了?”

  什么地震威力這么大,能把凌天仙宗震成這樣?!

  接著,她聽得有人大聲吶喊道:

  “停了!地震停了!”

  隨之而來是一片歡呼聲。

  “真的!”

  整個凌天宗陷入了熱鬧中。

  這時,一道頗為蒼老的聲音響起。

  “所有弟子找到練武場集合搭建帳篷,先預防余震,其他事宜等明日再談。”

  唐馨算是聽出來了,這可不就是大長老那老頭子的聲音嘛。

  沈清將她丟在了練武場上,緊緊盯著她,看不清表情道:“你為何待在房間里不出來?”

  “額,我睡著了。”

  說完還十分淡定地揉了揉眼睛,還順帶摳了摳眼屎。

  沈清面色有點難看,“睡著了?地震響動這么大,都沒把你震醒?”

  “我可能太累了,睡得太死了,你也知道,我下山殺了只四階妖獸,體力透支了。”

  沈清沒說話,突然一把上前抓住了唐馨的手腕,緊接著瞳孔驟縮。

  “你突破了?!”

  唐馨也愣住了,突破了?

  她趕緊麻溜地點開頁面,果真,修為升到了筑基初期。

  媽啊,突如其來的驚喜。

  ‘僅僅只是消磨了幾個小時,修習了第一章,我便已經突破可筑基初期。如果……徹底將這一本功法全都掌握,我將有多么的強大?’

  “你干什么了?這修為怎么來的?”

  唐馨聽著他冷漠的聲音,心里頓時不舒服了。

  “怎么,我還不能升修為了?我勤奮刻苦,升個修為怎么你了。”

  沈清臉色瞬間黑沉,他上上下下打量著唐馨,滿眼震撼之色。他從來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短短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她居然從煉氣四階直接突破到筑基初期。

  這已經不是修煉了,這是醍醐灌頂吧?

  這讓他如何相信這是一個沒有靈根的人,簡直比冰卿,不,是比青煥的修煉速度還要驚人。

  “你肯刻苦,我自然是十分欣慰,但要是你走什么歪門邪道,休怪我無情。”

  唐馨面色一凝,心下冷哼一聲,真是奇怪,修煉得快就是走了歪門邪道,難道只有讓她停留在煉氣四階,一直當個廢材他們才能安心是嗎。

  她唐馨,想怎么修煉,就怎么修煉,何時輪到他人指指點點。

  “這就不勞煩二長老操心了,我怎么修煉,是我的事,日后走上什么道,那也是由我自己決定。”

  “你……”

  顯然不相信唐馨會說出這么大逆不道的話來,沈清氣得渾身都在抖。

  “好,真是說的好,你怎么修煉是你自己的事,但你要是做出對宗門不利的事,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說完便甩袖走人了。

  唐馨冷冷望著他的背影,隨即轉身走自己的。

  不過讓她感到驚訝的是,一路上遇到的弟子居然都十分熱絡地跟她打招呼!

  “二師姐!”

  “二師姐!”

  “……”

  練武場上遇到的幾個弟子都十分熱情主動招手,語氣居然還十分恭敬。

  唐馨迷茫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難道是自己下山斬殺妖獸的壯舉被傳頌了?

  雖然有點不習慣,她面上還是十分和藹地朝他們招了招手。

  看看看看,她不過是下了趟山,就已經變得如此受歡迎,如果多下幾趟山,那還得了?

  看到他們如此熱切的眼神,唐馨嘆了口氣,怪自己的魅力無處安放。

  “二師姐。”

  唐馨面前突然出現了個長相清俊秀的男弟子。

  “你是……”

  唐馨瞇了瞇眼,腦海中迅速搜索著有關眼前這人的記憶。

  “哦,記起來了,是你啊。”

  那個她印象還不錯,準備帶著一起飛的男弟子。

  男子似乎有點驚訝,俊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師姐記得我?”

  唐馨頗為客氣地笑道:“大家都是同門,怎么可能不記得,尤其像師弟這般年少有為,又長相出眾的,很難讓人記不住啊。”

  “師姐真的這樣想?”

  男弟子似乎覺得難以置信,眼中閃過絲絲亮光。

  因為對方太高了,又離得有點近,唐馨看他還得抬起頭來,脖子有點吃力,所以只得退后幾步,輕咳一聲道:“我可從來不騙人。”

  得到回答,男子白皙的臉上浮現一抹暗紅,“對了,師姐,你帳篷搭了沒有,要不要我幫你搭建?”

  唐馨求之不得,她還準備沒帳篷住就隨便在哪里蓋塊毯子裹著得了,如今一看,有個免費勞動力,不要白不要。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