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仇恨值刷得不錯

仇恨值刷得不錯

  一陣涼風刮過。

  “……”

  沉默。

  “師姐這是吃芹菜了嗎,口氣這么重?”

  有弟子壓低聲音道。

  “不知道啊,可能上次被雷劈了,腦袋受重創了吧。”

  “……”

  “哈哈哈哈——”

  大長老突然狂笑起來,聲雷滾滾,整個紫云殿都在搖晃。

  “砰”的一聲,桌子上的杯子碎了一地。

  殿內的擺設也紛紛倒塌在地。

  屋頂清晰傳來瓦片震碎的聲音。

  大長老怒了!

  一眾本來來上課的弟子無辜遭罪,嚇個半死卻又不敢逃跑。

  他們都還只是煉氣期的弟子,是最底層的存在,突破煉氣及以上弟子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宗門之中,會由資深的大弟子帶出去歷練,只剩下他們這些底層弟子,討不到什么好東西,還得經常受一些無辜的氣。

  悲催啊……

  唐馨不但不害怕,反而心里樂開了花。

  就在剛剛,又到賬了500仇恨值,加上之前的,共計2150點,就問你爽不爽?

  狂笑之中傳來大長老的聲音:“你連靈根都沒有,修煉都是個問題,就算沈清給你輸氣,至多煉氣六階止步,居然還妄想走上巔峰?”

  “不說四靈根五靈根這些天縱之資,你要是但凡有個雙靈根,倒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可信度。”

  唐馨被迫后退了兩步,強烈的耳鳴過后,鼻孔之中滑下了兩串紅線。

  很明顯,大長老在聲波中注入了靈力。

  針對性很強。

  因為就她一個人反應異常。

  雖然靈力注入不多,但對于煉氣期的她來說,顯然抵抗不住。

  好歹是個元嬰期大圓滿的修士,居然這么沉不住氣,還跟她一個煉氣期的弟子較起了勁。

  這老頭兒心眼兒也太小了。

  唐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不過她有不死之身,就算這老頭兒發全力她唐馨依舊毫發未損。

  最多流點血而已,不過流血也無所謂,可能是有不死之身罩著,她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上次被雷劈就沒感覺,這次也沒啥感覺,除了翻那本功法的時候身體會難受外,好像都影響不大。

  “我不跟老年人斗嘴。”

  唐馨面不改色道。

  “尤其還是老不死的……”

  最后一句是唐馨忍不住嚀喃出聲的,只是還是沒逃過大長老的耳朵。

  于是乎,一眾弟子還未反應過來,大殿便開始搖搖欲墜。

  等他們反應過來,大殿已經塌了。

  這下誰還管別的,趕緊各跑各的,不然還得把命搭這兒。

  瞬間,一片狼藉。

  大長老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

  他的眼中泛起了淡淡的紅光。

  他身旁的白蟒虎早就蓄勢待發,奈何主人一只沒有指示,所以只能兇狠地對著唐馨,時不時怒吼幾聲。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發的狂妄了,不教訓教訓,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該站在什么位置!”

  唐馨覺得死不死什么的無所謂,主要她覺得自己現在仇恨值拉得也差不多了,不想再在這里多耗,沉吟了片刻,道:“長老先別急著教訓晚輩啊,這打架我肯定是打不過您的,你說你現在怒氣這么重,失手把我給打死了,怎么跟我哥也就是宗主他老人家交代呢。”

  果然,大長老頓了一下,眸色一沉,隨即嗤笑一聲。

  “宗主長年閉關,難免對你疏于管教,老夫身為長輩,自然要替他好好教育教育你!”

  唐馨不以為意道:“長老這話就說岔了,這教育人的方法有很多種,用拳頭說話是最低俗,也是效率最低的一種,在弟子眼中,長老可一直是個文明人,咱們為什么不用文明一點的方式呢?”

  大長老還真把外露的靈氣收回了大半,語氣冰冷道:“什么方式。”

  “我們來打賭如何?”

  唐馨的聲音十分清脆,不帶絲毫遲疑。

  大長老眸色微閃。

  “什么賭?”

  “三個月,給我三個月時間,我就能打敗你,到時候我的事,你別多管,還有這大長老的位置,我來坐。”

  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說實話,當長老的話,應該比當弟子爽很多吧,她其實十分想體驗一下。

  幾乎瞬間,大長老殺氣一展,喝道:“口出狂言,你可知你什么實力,我又是什么實力,別說三個月,就算給你三萬年,憑你這資質,也達不到我的水平。”

  唐馨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道:“我知道長老覺得我在說大話,現在多說無益,三個月后,自見分曉。”

  大長老笑了笑:“好,老夫就看看你怎么在三個月內超過老夫。”

  但是話鋒一轉,聽得他又道:“只不過,老夫有個條件。”

  唐馨:“請講。”

  “如果三個月后,你打不過老夫,你就收拾東西離開宗門,到時候宗主就算問起來,老夫會跟他解釋的。”

  小丫頭片子,不受點打擊不知道修煉的苦。

  趁這機會把她弄走也好,省得天天看了心煩,偏偏還攆不走。

  就因為她的存在,凌天宗的名聲大大受損,最近稍微資質好一點的大都跑到另外兩個宗門去了,倒搞得他凌天宗頗有些蕭條。

  他凌天宗已經很久沒有風光過了。

  據他了解,凌天宗一脈總共出現過兩個天才,一個是唐青煥,也就是現在的凌天宗宗主,天資沒得挑,是罕見的七玄靈根,在整個大陸找不到幾個可以跟他媲美的人,年紀輕輕就已經突破大乘期,期間只用了十年。

  當時可謂是震撼九州。

  還有一個便是沈冰卿了,雖然是比七玄靈根次一些的五靈根,但是已經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了。

  之后,就沒有之后了。

  有個嚴重拖后腿的,就是唐芷妍了。

  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行啊。”

  唐馨幾乎想都不想就應了下來。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我唐馨就算離了這凌天宗,靠自己也能打拼出一番天地來,到時候求著我我都不回來。

  “好,就這么說定了。”

  ……

  回到自己房間的唐馨,正躺在床上欣賞自己的豐富成果。

  就這么一個早上,整整收割了2500點仇恨值。

  幾乎不帶任何猶豫,她把所有的仇恨值都加點加在了體魄值上,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充盈全身。

  她的修為也直線飆升,直接從煉氣四階上升到了煉氣八階。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