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狂反派惹不起 > 有何貴干

有何貴干

  額……

  眾弟子全都一副吃了屎的表情看著唐馨。

  師姐今天精神狀態是不是有點不太對啊?

  來晨練就算了,居然還督促他們修煉……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眾人還是乖乖地操起劍練習,因為誰都不敢忤逆師姐的意思。

  在這凌天宗,除了宗主跟幾位長老還有在外修行的大師姐外,就屬二師姐最大了。

  剛剛那些話他們也就只敢私底下抱怨了,誰要是敢跟二師姐撕破臉那絕對是不想在凌天宗待了。

  見他們個個拿著劍在那里排成方陣有模有樣地揮舞,唐馨望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頓時對人生產生了懷疑。

  這時系統又出來作妖道:“請宿主立刻加入修煉,不然系統將自動判定為任務失敗,任務失敗后后臺將對宿主進行合理處罰。”

  唐馨暗自翻了個白眼,“我他媽該怎么修煉你倒是告訴我啊,趕鴨子上架也不帶這樣玩的吧。”

  系統:“警告,警告,后臺檢測到宿主情緒消極,請宿主認真對待此次任務。”

  唐馨佛了。

  這樣下去心態不崩才怪!

  這系統有病,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修煉,怎么修煉?

  修煉尼瑪!

  新手任務都這么坑,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以后等待她的將是一波又一波的無敵巨坑?

  唐馨愣了好久,大腦都要宕機了。

  她可不能這么坐以待斃下去。

  不行,她得找個靠譜的人一對一指導,趕緊把這新手任務完成了才行,不然這系統不知道嗶嗶到什么時候。

  唐馨在一旁稍微觀望了下,最終將目光對準了陣型前面帶隊的少年。

  她對這個少年依稀有點印象,好像是沈清座下的親傳弟子,資質不錯,叫什么閩三時,正好他在宗門中排行第三,平常原主都十分親切地稱他“小三”,也就是他,經常喜歡在沈清面前打她的小報告,原主幾乎每次受罰都是這家伙告的狀,奈何他有沈清做后盾,平時原主也不敢拿他怎么樣。

  趁著這次機會,得好好跟他交流交流感情。

  以德報怨什么的,她唐馨可是最在行了。

  所以,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唐馨在一旁大喊道:“那個小三啊,過來一下,師姐有要事找你。”

  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她故意將嗓門開得特別大,整個練武場都縈繞著她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爆笑聲。

  當事人閩三時當場臉色發黑。

  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道:“小三,聽見沒,師姐叫你呢,還不快去。”

  “就是啊,三師兄,慢了師姐可要生氣了。”

  “……”

  閩三時鐵青著臉道:“誰再多說一句今天晨練延長兩個時辰。”

  果然,此話一出,個個都十分乖巧地繃緊了嘴,延長晨練時間幾乎是每個人的要害,偏偏閩三時就有這個權限。

  不過一等閩三時一走,底下便笑開了聲。

  閩三時黑著臉走到唐馨面前,埋怨道:“都說了不準再喊我小三了,你怎么還這樣。”

  唐馨拍了拍他的肩,一副十分和氣的模樣道:“誒呀,師弟,師姐是把你當做親弟弟才這么親切地叫你,要是別人我還不愿意叫呢。”

  閩三時抽了抽嘴角,顯然對唐馨這番話表示嚴重的不信任。

  “你就直說找我什么事吧,我忙著呢。”

  唐馨見他這么爽快,也不彎彎繞繞,開門見山道:“其實吧,師姐我喊你來,就是想讓你教教我修煉之道,不用太復雜,就隨便教點簡單的就好。”

  閩三時聽完后,臉上浮現了懷疑人生的表情。

  “師姐,你這病了三天是不是沒吃藥啊。”

  我他媽……

  唐馨深吸了一口氣,極力忍住自己躁動的心,任務要緊,其余一切都是浮云。

  接著她換上一副十分和藹的笑容道:“小三啊,你就直說,教還是不教。”

  閩三時十分倨傲地偏過頭去,語氣堅決道:“不教。”

  隱隱可以聽到牙齒咯咯作響的聲音。

  唐馨已經十分努力地在克制自己了,臉上的笑容已經十分僵硬卻還要保持道:“為什么啊?”

  閩三時毫不客氣道:“師姐你自己什么水平你不知道嗎?”

  好吧,徹底忍不住了。

  唐馨的內心在咆哮:給你點甜棗你就忘了巴掌的痛了是吧!

  接著她怒吼一聲:“我艸尼瑪,你給我坐下!”

  閩三時面對唐馨突然畫風轉變,有點懵逼,剛想吼回去,但身體卻十分自覺地坐了下去。

  額……不是,我坐下干啥?

  閩三時意識到自己身體不爭氣的行為,趕緊試圖站起來,卻被唐馨無情地按了下去。

  “讓尼瑪坐下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坐著!”

  閩三時十分想反抗但骨子里又有點慫,只能嘴硬道:“你讓我坐下干嘛啊?”

  “修煉。”

  閩三時:“……”感受到絲絲不對勁但是又不敢說。

  兩個人在地上坐了片刻后,閩三時見對方閉著眼睛一副閉目調息的模樣,忍不住奇怪道:“師姐,你會修煉嘛?”

  語氣是赤裸裸的不信任。

  嚴重挫傷了唐馨的積極性。

  “我艸尼瑪到底什么意思,我剛剛問你怎么修煉你又不給我說,誰都是讓我修修修,誰都不給我說怎么修,我修你哈麻皮!”

  誒呦,老娘這暴脾氣,說好的拉別人仇恨值,怎么現在感覺一直在被別人拉仇恨?遲早有一天要氣死在這里。

  閩三時:“……”師姐是不是吃錯藥了啊。

  “那個……師姐你要是真的想修煉,我也不是不能教你……”他以為師姐只是耍他玩的,結果看這樣子是動真格了,他如果再作下去,無異于玩火自焚啊。

  “我艸李奶奶,不早說,害老娘白折騰!趕緊的!”

  唐馨催的緊,閩三時也不敢含糊。

  他調整好心情,自己先擺好姿勢,接著道:“首先,盤腿,閉目,舌頂上膛,氣沉丹田。”

  唐馨有點煩躁,盤腿閉目什么的簡單,只是后面兩個什么鬼啊!

  “你大爺的,能不能說清楚點,丹田到底在哪里啊?”

  “……”

  “其次,放空識海。”

  “等等等等!識海又是什么鬼地方?”

  “……”

  “誒,別走啊,繼續教啊!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一點兒感覺了!小三?三兒?!”

  ……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