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江湖導航系統 > 第四十六章 拼命

第四十六章 拼命

  蛛兒瞧不起甄天鋒,一直以為他不過是個趨炎附勢、卻沒什么真本事的江湖雜碎。

  再加上他使毒、培毒的功夫實在不怎么高超,蛛兒就更看不起他了,從來沒正眼兒看過他。

  誰知道今天一交手,蛛兒這才大吃一驚:甄天鋒這個糟老頭子功夫高得狠!

  幸虧她平日在師傅嚴厲的監督教導下日夜苦修,勤練不輟,這才勉強能在甄天鋒手下苦撐了數百招。

  即便如此,蛛兒實在是狼狽不堪、驚險萬分:手中的兩道珠索已經被死死壓制,她只能憑借高妙的輕功身法四處避竄。

  只見她一身翠綠的薄衫飄忽不定,四處游弋,蛛兒現在就如同一只被困在暴風雨中的蝴蝶,眼見隨時就會隕落。

  蛛兒正自苦苦支撐,無意中一眼瞟見姜逸飛正傻呆呆站在原地發愣。

  她這一下可是氣不打一處來:娘的,姑娘我為了你在拼命,你倒在一邊兒看熱鬧?

  甄天鋒攻勢越發猛烈,他內力激蕩,一對鋒銳無比的精鋼折扇力道更加雄渾,掌法越發飄忽不定……

  蛛兒壓力倍增,她終于忍耐不住,冷不丁高聲呵斥姜逸飛:喂,你是死人?快上啊!姑奶奶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放過你!

  姜逸飛呆立在一邊正滿心感慨,一時分神,竟然沒留意到兩人。

  蛛兒這一嗓子立刻把他驚醒。

  一見到蛛兒力拙難撐,姜逸飛立即一抖軟劍,暴喝一聲,人劍合一,直奔甄天鋒面門而去。

  姜逸飛身法極快,劍勢更快,不過眨眼的功夫,劍尖已經刺到。

  甄天鋒雙眸疾縮,他沒料到這小子身法竟然如此迅疾,忙一閃身向后退避,一手抓過向蛛兒擊去的折扇,一抖手就擋在自己面門前,另一掌便拍向姜逸飛小腹。

  姜逸飛不閃不避,手腕微微一抖,長劍一偏,向甄天鋒胸膛直刺。

  兩敗俱傷!

  甄天鋒心中一驚:這小子這么狠?!

  姜逸飛手中的軟劍極長又極柔,轉折如意。兩人對攻,姜逸飛長劍必然先刺中甄天鋒的胸膛。

  甄天鋒不敢和姜逸飛比狠,足尖用力,身子向后飄退。

  姜逸飛得理不饒人,足尖用力,手腕連抖,數招劍法合而為一,劍勢更加凌厲威猛,連人帶劍再次猛向甄天鋒撲去。

  不要命的打法,不要命的劍法!

  姜逸飛招招全力進攻,不求自保,只求傷敵。

  “小兔崽子,好狠!”

  甄天鋒無奈,繼續向后飄退。

  姜逸飛三招逼退甄天鋒。蛛兒壓力斗松,急忙閃身飄出,遠遠站在一旁嬌喘連連。

  她見到姜逸飛這樣不要命的打法,忍不住吃了一驚,忙高聲提醒:“小心,這老家伙渾身都是劇毒,別碰他!”

  蛛兒當真是沒有實戰經驗。甄天鋒方才和她一陣劇斗,如今又被不要命的姜逸飛逼得連連倒退,一時間居然沒有想起自己渾身是毒的事情來。

  蛛兒這一嗓子恰好提醒了他!

  “嘿嘿嘿!小子,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殺你給我兒子報仇!”

  甄天鋒邪惡一笑,雙手一抖折扇,就要出手攻擊。

  “嘿嘿嘿!今天要死的不是我,是你!”

  姜逸飛雙眸光芒閃爍,死死盯著甄天鋒咧嘴一笑。

  他的笑容比甄天鋒的笑容看起來還要邪惡,還要陰險……

  “這……”

  甄天鋒心里一突:難道這小子竟然不怕我身上的劇毒么?

  這小子和蛛兒這個死丫頭混在一起,難道是那丫頭已經給他服下了百毒不侵的解藥?

  蛛兒那丫頭剛才為什么要喊這么一嗓子?難道是故意麻痹我?

  這兩個小鬼好陰險,好歹毒!

  甄天鋒遲疑不定,不由得百倍慎重起來。

  其實,姜逸飛雖然服了蛛兒的藥,但那顆藥丸的功效只不過是驅除毒蟲,卻不能解毒。

  百毒不侵的解藥,世所罕見,蛛兒手里也沒有。

  甄天鋒哪里知道這些,他一向老謀深算,這次實在是想多了。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多想。主要是姜逸飛太過大膽,太過拼命,把甄天鋒嚇唬住了:在他看來,人若是沒有仰仗,誰敢這么不要命?

  姜逸飛敢!

  姜逸飛平日行事最是小心謹慎,甚至可以說是個十足的小滑頭。事事不利己就不肯去做,更不肯為人拼命。

  實則不是不肯,而是不值。

  以前沒有人值得他為之拼命,但是現在有了。

  所以,姜逸飛敢拼命,不顧一切地拼命。

  甄天鋒一生自私自利,為了一張弟子券謀害了親兄弟,偌大的青龍會也隨之風流云散,他怎么會想到還有人會為了別人拼命。

  在他看來,姜逸飛之所以敢這么放手一搏,必然是他無懼自己的劇毒,更恐怕他已經有了克制自己武功的法子。

  甄天鋒惜命。

  姜逸飛越敢拼,他越謹小慎微。

  他手執兩柄折扇正猶豫不決,姜逸飛一聲暴喝再次提氣疾攻。

  “老東西,我叫你開開眼,這是不要命劍法!”

  姜逸飛獰笑著,一抖手就是數招刺出。

  甄天鋒慌忙舉扇格擋,不住后退。

  兩人才開始相斗,他敗相已現。

  蛛兒方才太過擔心,忍不住一嗓子喊了出來。話一出口,她立即就醒悟了過來,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但轉眼見到姜逸飛依舊是不管不顧,居然使出什么“不要命劍法”,把她也弄得糊涂起來:難道這小子也是隱藏的使毒高手,不懼劇毒?

  不對啊,他這一路見到毒蟲嚇得小臉兒慘白,那可不是裝的。

  蛛兒腦子里一片糊涂,眼睛里卻別姜逸飛這一套“不要命劍法”給吸引住了。

  這一套劍法的名字還真是起得很貼切。

  只見姜逸飛每一招劍法都是只求傷敵,或是兩敗俱傷,更或者是同歸于盡的打法。

  姜逸飛全身大開,處處都是破綻,他卻絲毫不顧,只顧手中的長劍能洞穿敵人。

  這何止是不要命,簡直就是瘋子,不要命的瘋子!

  蛛兒在一邊看得花容失色,捂著小嘴驚駭連連。

  甄天鋒更是被逼得繞著大廳團團轉,身后姜逸飛的長劍就如同毒蛇的信子,死死盯著他的要害。

  這特么是哪個瘋子創的劍法?真特么是個不要命的瘋子!

  甄天鋒一邊逃一邊狠狠腹誹。

  其實他武功要高出姜逸飛許多。只是他氣勢已敗,又懷疑對手不懼他滿身的劇毒,生生把自己的優勢丟得一干二凈。

  再加上姜逸飛實在是太過不要命,這套劍法也太過瘋狂,甄天鋒不得不敗。

  一個十來歲的少年,居然把四十多歲的江湖高手逼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