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江湖導航系統 > 第十一章 江湖,我蕭騰來了!

第十一章 江湖,我蕭騰來了!

  “你是不是殺人了?”

  少年笑嘻嘻望著蕭騰問道。

  “啊……殺人?沒有,我怎么敢殺人?”

  蕭騰一驚,急忙否認。

  “沒有殺人,你怎么渾身是血呢?”

  少年追問,亮晶晶的眸子不住上下打量著蕭騰,最后在他右肩仔細看了幾眼。

  “我……我是被人殺,不是我殺人……”

  蕭騰回答,滿心都是悲傷。

  “哦,我看出來了,你一點兒武功都不會,肯定殺不了人,一定是被人殺。”

  少年一呲牙笑了,再次露出一嘴白花花的整齊牙齒,晃得蕭騰頭暈。

  “喂,你不跑么?有很多壞人追來了,小心人家看見你好欺負,順手再把你殺了。”

  少年笑嘻嘻說了一句,作勢就要跑。

  “嗯……好……”

  蕭騰迷迷糊糊,也跟著抬腿要跑。

  “對了,快跑!”

  少年笑瞇瞇鼓勵了他一句,一抬腳就竄了出去,瞬間就去得遠了,只能模模糊糊看見一個雪白的背影。

  蕭騰傻乎乎跟著跑了幾步就停了下來。他一雙赤足疼得很厲害,右肩上的貫穿傷又開始向外冒血。渾身沒有一處不疼,他根本就沒力氣再逃了。

  蕭騰頹然坐倒在地上,愁苦交集。

  娘的,真跑不動了。愛怎樣就怎樣吧,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條英雄好漢!

  他雖然這么安慰自己,但其實他心急如焚。

  誰好好的想死啊?他還準備著要笑傲江湖呢,他還有一個大俠夢,準備著拯救蒼生于水火呢。

  奈何,沒那個命啊!

  蕭騰心酸無比,低著腦袋,眼淚就一直在眼眶里打轉。

  “咦,你怎么不跑啊?你不怕那群人么?他們沒一個好東西,各個都是兇神惡煞,他們瞧著你細皮嫩肉的,把你煮來吃了都有可能。”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蕭騰一抬頭,只見剛才那個少年居然又出現在自己面前,嚇了他一跳。

  神出鬼沒啊!

  “你……你怎么又跑回來了?”

  蕭騰忙問他。

  “我擔心你啊,你這么弱,萬一被人殺了吃肉怎么辦?”

  少年笑嘻嘻嚇唬他。

  “哦……吃就吃吧……反正也沒幾兩肉……”

  蕭騰絕望了,他真的是沒辦法啊。

  “噢……這樣啊,那你多保重,我走了!”

  少年嘻嘻一笑,抬腿又跑遠了,比兔子還快。

  “什么人啊……”

  蕭騰無奈看了一眼已經模糊的背影,心里一酸眼淚就流了下來。

  英雄流血不流淚,呸,勞資不哭!

  蕭騰默默安慰自己,可是眼淚根本就不聽話,止不住越流越多。

  他這才醒悟:勞資根本不是英雄,勞資是個小叫化。

  心酸流淚。

  什么狗屁的穿越!

  “宿主大人,五里外有十位武林人士迅速接近,八位是中階下級,兩位是中階中級,您還是跑吧。”

  導航系統貼心提示。

  滾!

  蕭騰更加心煩意亂。要是能跑,他會坐在這里,像個小姑娘似的掉眼淚嗎?

  “你給勞資立刻加持到高階上級,勞資坐在這里不動,抬抬手指就秒殺了那群王八蛋。只要你給我加持神功,哪怕是葵花寶典,老娘想都不想,立刻自宮!”

  蕭騰恨恨叫道。

  “宿主,這是不可能的。江湖路,還要宿主大人您一步一步去走,自己奮斗得來的才是真的,才會心里踏實。”

  導航系統苦口婆心規勸他。

  “滾蛋!你沒本事,等著我被人煮著吃了,我看你去哪兒找宿主去!”

  蕭騰急眼了,一邊威脅導航系統,一邊站起來又準備跑路。

  可惜他才邁出一步,肩膀和雙腳就火辣辣地疼,根本沒法兒挪動。

  眼淚,很不爭氣地又流了滿臉。

  “咦,你哭啦?”

  耳邊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少年再次神出鬼沒地出現在眼前。

  唇紅齒白,衣品超高,又是那個神經病少年。

  “大哥……你又回來做什么?”

  蕭騰抹了一把眼淚,不想叫他看笑話。他咬緊牙關,趔趄著往前就走。

  一只腳剛剛落地,腳底立刻就好像有無數鋼針扎進肉里,疼得他呲牙咧嘴,眼淚又流了出來。

  不是蕭騰懦弱,實在是太特么疼啊!

  “咦,你又哭啦!”

  少年明顯是來看笑話的,不斷嘲笑著他。

  “干!”

  蕭騰狠狠瞪了他一眼,恨不得用目光在他身上刺一個窟窿。

  “宿主大人,兩里外出現武林人士,一共十名……八人中階下級,兩名……”

  系統電子提示音再次出來搗亂,簡直要把蕭騰逼瘋了的節奏。

  “干,死就死,勞資不怕……”

  蕭騰努力向前再跨出一步,鉆心疼痛傳來,他一晃就摔倒在地上,眼前是少年那雙雪白高檔的皮靴。

  “唉……好弱啊……我這人就是心軟,既然你都給我行這么大的禮了,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少年嘆息道,但聽起來總有無病呻吟的感覺。

  蕭騰還來不及腹誹,猛然就感覺被人提了起來,扛在了肩膀上。緊接著,眼前景物就花成了一片。

  是那個一直嘲笑他的少年,扛著他在飛奔。

  少年的速度還真不是吹的,絕對能達到高階高手的水平。

  蕭騰眼花繚亂,周圍的景色在他眼中化作一片一片的顏色,飛速向后退去。

  他感覺有些頭昏,很想吐。

  太快了,太快了,時速絕對可疑和磁懸浮列車媲美。

  風變得銳利起來,刮得他臉皮生疼,長長的頭發筆直地拖在腦后。他破爛不堪的衣衫在風中嘩嘩直響,眼見就要破碎飛去。

  弟子券,弟子券,我的弟子券!

  驚慌中,蕭騰唯一惦記的就是它。

  那可是他的保命符啊!

  蕭騰艱難地伸出手,悄悄伸進懷里,偷偷把弟子券緊緊攥在手中。

  即便是他死了,弟子券也絕不能有失。

  “宿主大人,恭喜您,您已經遠遠把一眾江湖人士甩在身后了。”

  導航系統突然發聲。

  不過蕭騰根本沒辦法回答,他不敢張嘴。

  這少年的速度太快太快了,一張嘴烈風似乎都能把他的嘴撕破。

  少年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扛著蕭騰一路飛奔。很快,他們兩個就出了深山,又一路向前,越過一條大河,繼續再向前一直飛速前進。

  蕭騰腦子都變成了一團漿糊,他痛苦地呻吟著:

  江湖,這個操蛋的江湖,我蕭騰來了!

  嘔~~~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