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江湖導航系統 > 第五章 這就是弟子券

第五章 這就是弟子券

  油條鋪老板呂風化身死神,瘋狂收割著過去一眾老兄弟的性命。

  都是為了那一張“弟子劵”。

  不過,除了李彪,眾人都做了糊涂鬼,死到臨頭也不知自己為什么來找呂風的麻煩,又為什么會白白丟了性命。

  這張要命的“弟子劵”,如今正乖乖躺在蕭騰懷中,藏在半截兒油條里。

  蕭騰自然不舍得丟了這張“弟子券”。更何況,即使他肯放手,呂風也絕不肯放過他。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所以,蕭騰只能快點兒逃命。

  他大口喘著氣,慢慢從地上爬起來,踉蹌著前行。

  走了沒幾步,蕭騰想了想,彎腰撿起腳邊的一柄冷兵器藏在袖子里。

  這兵器外形既像匕首,又像是一把鐵錐,鋒利異常。也不知是哪一位江湖人物死后留下的。

  使勁兒攥了攥握在手心兒里的利器,蕭騰些許有了點兒安全感。

  力氣恢復了不少,他抬腿就跑。臨逃跑前,蕭騰不自覺又回頭看了一眼:

  天色昏暗,黑云遍野,到處都是一動不動的尸體。

  隱約可見呂風似乎在四處搜尋,一會兒跳上房頂,一會兒又跳入院子……想來那些個山賊知道跑不過呂風,都藏起來了。

  不過一會兒功夫,夜風就吹送過苦苦哀求的痛哭流涕聲,隨即便是一聲短促凄慘的嚎叫……

  蕭騰打了個哆嗦,扭頭就跑。

  夜色降臨,眼前是一座黑乎乎的大山,一道細細的山路略略發白,彎彎曲曲通向大山深處。

  蕭騰心中暗喜:這座大山看起來很深,山里林木茂密,倒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宿主大人,眼前這座山是黑風崗,山里沒有江湖人物,只有幾戶依靠打柴狩獵為生的獵戶,您可以放心進山。”

  電子導航適時提示。

  蕭騰更加心安,急忙拐上了羊腸小道,慌慌張張往山里逃竄。

  夜色越發濃了,山路越發崎嶇,山路兩旁樹木越發稠密,枝枝杈杈延伸得到處都是。

  蕭騰深一腳淺一腳在山路上艱難行走,每走一步都要睜大眼睛,剝開頭頂的樹枝,借著淡淡的月光仔細分辨半天,這才敢走下一步。

  小鎮早就不可見了,現在四處都是繁盛的植被樹木,耳朵里只能聽見秋蟲的鳴叫,偶爾能聽見鳥啼聲和小獸奇怪的叫聲。

  蕭騰大口喘著氣,一直提在嗓子眼兒的心終于放下了。

  他疲憊異常,雙腿不住顫抖,索性就坐在一顆大樹下歇息。

  剛一坐下,蕭騰急忙去摸懷里藏著的半根油條。

  還好,還在!

  他急忙從懷中掏出那半根油膩膩的油條,下意識左右張望了一眼,這才準備撕開它,看一看那聞名江湖的弟子券到底長什么模樣。

  “宿主大人,您放心,有我在,哪怕是天下第一的高手出現在您方圓十里之內,我都能確切定位。現在您周圍沒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出現,您放心吧。”

  導航系統突然發聲,把蕭騰嚇了一跳。但是他隨即大喜:真的,你還能定位靠近我的武林高手?

  “當然了,本系統能自動定位所有方圓十里內人類,并能自動識別其內力高低,提前示警,您就放心吧。”

  導航系統傲然說道,就連電子音都掩蓋不了它的自信。

  “好,那可太好了,我在江湖中的安全系數大大提高啊!”

  蕭騰大喜于色。

  既然現在極度安全,他的心思又全放在了手中那半根油條上面。

  說實話,呂風炸了二十年的油條,這功夫可是沒有白費。

  蕭騰手中的半截兒油條雖然已經在他胸口呆了很長時間,但依舊堅挺,外脆里酥,香氣撲鼻。

  他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撕開薄如蟬翼的表皮,撕一塊吃一塊。

  不長時間,一片類似牛皮,兩三寸長一寸寬的東西便出現在眼前,和剩余的油條糅合在一起。

  蕭騰小心剝開油條塞進嘴里,手中最后只剩下輕飄飄一片不知是什么材質的弟子券。

  他一邊大嚼油條,一面用手指捏起弟子券細看:

  黑乎乎的,似紙非紙,似皮非皮,表面紋路很粗糙,可見粗大的毛孔,其中有一面用紅色的顏料寫著一個“華”字。

  因為時間太長,鮮紅的顏色慢慢都滲透了,所以字跡看起來沒那么清晰,“華”字的每一筆一劃的邊緣都有些毛糙。

  這就是弟子券么?

  蕭騰有些不敢相信,就這么薄薄一片、毫不起眼的東西,就在江湖中掀起無數腥風血雨?有多少青年才俊就是為了它丟了性命?!

  “啊……是它,就是它,它就是弟子券,如假包換!”

  導航系統突然激動地大叫起來:“這張是華山派第一高手穆清塵親手發出的弟子券!”

  “哦……是么,是真的就好。”

  蕭騰有些泄氣,但還是把弟子券小心貼身收好。

  本來他以為這弟子券不是金就是玉的呢,沒想到居然是這么一張不起眼的東西。

  “宿主,您不興奮么?這可是弟子券啊。”

  系統發覺他情緒有些低落,奇怪問道。

  “哦,還好吧,我還以為這弟子券這么貴重,不是金就是玉的,原來這么不起眼兒啊,小小有些失望。”

  蕭騰摸了摸貼著他胸口的弟子券,小心翼翼地說道。

  “宿主大人您不知道吧,據說這弟子券可是用龍皮制作的,千年不腐,不懼水火,堅韌異常,金玉這些俗物怎能和它相提并論。”

  系統傲然道。

  “啊……龍皮?真的么?怎么可能,這世界上哪兒會有龍呢?”

  蕭騰頓時來了精神,又驚又喜,急忙又掏出弟子券,借著月光貼近細看。

  他這回用心觀察了半天,這才發覺出弟子券的貴重來。它雖然只是薄薄一小片,居然真的是十分堅韌,怎么撕扯都無法損壞。

  且它表皮的紋路的確很特殊,隱約還有一股極特殊的氣息,悠遠滄桑。

  至于它到底是不是真的水火不懼,那可就沒人敢試了。

  不過自從它簽發之日起,二十年都過去了,也不知幾易其主,更不知被多少雙手爭奪過,其表卻不見一絲磨損,想來它的材質定然是極其罕見特殊。

  蕭騰的心里再次喜悅起來,更加小心地把它貼身收好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