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美食田園:夫君是惡霸 > 第97章 古怪的許一生

第97章 古怪的許一生

  聞語,秦月想起自己才嫁進許家沒多久便都看得出來許一生有個十分慘淡的童年,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后很少有不偏執的,許一生雖然脾氣惡劣了一點,但還算是在能接受的范圍內。

  自打看他睡夢都不得安穩以后,秦月對許一生雖然有時候恨得牙癢癢,但大多時候她對他總是抱有一絲同情和憐憫的。

  她承認,這些時日對許一生的維護一是出于希望他到時候能看到自己的一番心意上放自己離開,二則是她對他是同情的。

  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許一生一走,場上的姑娘們都散了不少,沒了姹紫嫣紅的映襯,整個場上一下就清冷了許多。

  許明媚跑過來,一臉紅潤的道:“嫂子,我就說我二哥會贏的。”

  這話一出,見著旁邊的許安寧,許明媚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頭,干巴巴的喚道:“大哥。”

  許安寧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你二哥在這方便委實是個有天賦的。”

  許明媚訕笑了兩聲,這才對秦月道:“嫂子,我二哥剛剛拿到頭名的時候還挺好的,大家伙同他說話他還會應兩句,后來不知道怎么的了,他的臉色突然就黑了下來,誰同他說話他都不理,我感覺他的性子如今是越來越古怪了。這如我所料拿了頭名不是應該高興的嗎?唉,想不通。”

  秦月點頭,“啊,我也覺得他挺古怪誒。”

  倒是許安寧意味深長的看了兩人一眼。

  秦月同許明媚說了一會話以后便回去了。

  剛走到院門口就見土巴狗被人從房間的窗戶口丟了出來,土巴狗嗷嗚一聲很委屈的就跑向了秦月。

  秦月瞥見窗邊一閃而過的人影,當下不由蹙起了眉頭,這人發什么瘋。

  她摸了土巴狗的狗頭安撫了一會,這才慢吞吞的推開了房間的門。

  此時暮色四合,房里已經有些暗了。

  秦月抬眼便見許一生坐在旁邊的角落里,他背對著門口,也背著光,秦月只能看到他深邃的輪廓及后腦勺,他周圍被黑暗包圍著,此時靜靜地隱匿在灰暗中,秦月忽地覺得他很孤獨也很悲傷。

  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許一生緊繃的身子微微一挺,下一刻只見他緩緩的轉過了身,目光有些漠然的看向秦月。

  秦月被他這生冷的眼神一瞅,忍不住瑟縮了一下,再看向許一生身邊的精美禮盒,秦月委實也沒明白這丫怎么就不開心了。

  為了打破這僵硬的氣氛,秦月開口道:“恭喜哈。”

  話剛說完,便見許一生忽地站起身拿著禮盒走了過來,他的步子很慢,秦月見他靠近,心里有些忐忑,畢竟剛才土巴狗的遭遇可還記憶猶新。

  她不安的看向許一生,只見許一生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伸出手把禮盒不容回絕的放進了秦月手中。

  秦月不解的看著手中的禮盒,她抬起頭迎上許一生有些憂郁的目光,“你……這是做什么?”

  “……”

  許一生深深的凝視著她,緊抿的唇角動了動卻什么都沒說,然后便轉身出去了。

  秦月有些傻眼的看著手里的金步搖,許一生這是送她了?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