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萬界妖帝 > 第219章 云中子入妖族,白澤危機

第219章 云中子入妖族,白澤危機

  “我,我,我愿意!”

  結巴了一下,云中子很快就回過神來,小臉肅然道:“我云中子愿意加入妖族,永不背叛!”

  “好!好!好!”

  接連叫好三聲,帝俊高興起來了。

  一個未來的煉器大師,造假大師加入麾下,這絕對是一件大好事兒。

  如果不是云中子已經拜師麟羽老祖,他甚至都有將其收入門下的沖動,畢竟后者可造性和未來成就都是不低的。

  許久,帝俊才回過神來,看了孔宣和云中子一眼之后,隨即開口道:“走吧,咱們先去白澤妖帥那里!”

  “待跟白澤妖帥匯合之后,咱們就該去尋找麟羽老祖了!”

  原本帝俊是打算拿到追逐符之后就去找麟羽老祖,但是現在云中子的加入卻也是不能怠慢,后者修為實在是太低了,不可能將其帶著一起去,唯有將其交給白澤那邊才能夠繼續的完成目的。

  “是!”

  答應一聲,孔宣和云中子自然不會反對帝俊的話。

  緊接著,帝俊縱身躍起,孔宣帶著云中子飛起,一行三人隨之離開麟羽山,急速朝著一處方向掠去。

  一路疾飛九十萬里,帝俊三人隨之抵達了白澤駐扎的區域。

  居高臨下望去,可以看到這乃是一方山谷,此刻一名名妖族精銳駐守其中,一個個神色肅然無比,妖氣和煞氣彌漫,遠遠的就讓人避之不及。

  “師尊,白澤妖帥的隊伍在那里!”

  看了山谷一眼,孔宣頓時開口道:“咱們現在就下去嗎?”

  “嗯!”

  點了點頭,帝俊沒有拒絕什么,心念一動,一步踏出就朝著山谷飛出。

  “什么人!”

  “來者何人!”

  待帝俊三人接近,駐守在山谷之外的妖族精銳頓時戒備起來,幾名修士飄身飛起,手中兵刃煞氣十足,破有不好好回答就動手的架勢。

  “是本帝!”

  對此,帝俊并不生氣,大軍在外就要有如此的警覺性,如果連這點戒備心都沒有的話,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想到這里,帝俊心念一動,獨屬于他的帝皇之氣溢出,頓時席卷了山谷。

  “拜見妖帝!”

  “拜見妖帝!”

  待感知到帝俊的帝皇氣息,那些妖族修士頓時躬身行禮,眼底滿是虔誠和恭敬之色,外貌可以冒充,氣息可以假冒,但這股帝皇之氣卻無法假冒。

  “起來吧!”

  擺了擺手,帝俊將眼前的幾名妖族修士扶起之后,隨即飄身上前道:“帶我去見白澤妖帥!”

  “是!”

  答應一聲,為首的一名妖神飄身上前道:“妖帝請跟我來!”

  說完,他也不在遲疑,轉身朝著山谷之內飛去。

  見狀,帝俊擺了擺手,帶著孔宣和云中子就朝著山谷之內飛去。

  待進入山谷,可以看打中央之地有著一個巨大的帳篷,四周身著胄甲的妖族修士三步一崗十步一哨,戒備極其森嚴。

  “師尊!”

  就在此時,一道疾呼之聲從帳篷之內傳出。

  循聲望去,只見盤力此刻匆匆跑出來,待抵達了帝俊身前之后,神色有些焦急道:“師尊不好了,白澤妖帥傷勢加重,此刻已經危在旦夕!”

  怎么可能!

  瞳孔一縮,帝俊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雖然之前收到消息白澤重傷,但是他并沒有太過在意,畢竟白澤可是準圣,哪怕是暗網之內也有準圣存在,但是他要走卻也不可能有事兒。

  可是現在呢?

  白澤不僅重傷加劇,甚至還危在旦夕,之前那妖神來傳遞情報簡直就是虛報,至少在白澤傷勢這一點隱瞞了很多。

  “該死,回去定要好生責罰那廝!”

  嘴里淬罵一聲,帝俊也顧不得其他了,一步踏出,急速的朝著營帳之內跑去。

  白澤可不僅僅是一名妖帥,他更是一名類似于軍師般的存在,白澤一脈以智慧出名,乃是商羊,九嬰等妖帥而無法比擬的。

  甚至帝俊早已將白澤提拔到了十大妖帥之首的位置,就是為了顯示智慧的重要性,現在如果白澤真的出事兒了,那可就是一個巨大的噩耗,至少對于妖族是這樣。

  “白澤!”

  “白澤!”

  一入營帳,帝俊直接就開口疾呼,內心極其焦急。

  “妖帝!”

  “咳咳!”

  就在此時,一道虛弱的聲音響徹。

  循聲望去,可以看到白澤此刻神色煞白的躺在一張玉石床之上,一閃胄甲已經褪去,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衫,艱難掙扎的想要坐起身,但卻無法做到,口中不斷咳嗽間,嘴角有鮮血隨之溢出。

  “妖帥!”

  “妖帥!”

  見此情形,一旁負責看護的護衛也急了,連忙上前就要扶住白澤。

  “本帝來!”

  低喝聲起,帝俊的身影先那護衛一步來到了白澤身旁,伸手將其扶住,一股法力隨之注入到白澤體內,頓時讓白澤臉色好看了些許。

  做完這一切,帝俊目光看向白澤道:“怎么回事,你受傷如此之重為何要隱瞞,你現在就給本帝回妖庭療傷去!”

  剛剛注入法力的瞬間,帝俊已經查探了一下白澤體內的傷勢,情況可謂極其的不妙,五臟六腑都遭遇到了損傷,甚至體內很多的經脈都斷了,外傷也是極其的嚴重,尤其是胸膛之上的一道劍痕,只差一點就傷及心脈了。

  “妖帝!”

  張了張嘴,白澤眼底閃過一絲感動,他自然知道帝俊乃是在關心自己,不過他卻也沒有要答應離開的意思,擺了擺頭道:“不能回去,我一旦離開此地,那些家伙就會再度動作,且會直接對我妖族高層下手!”

  “我就是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如果我無礙他們會忌憚不敢貿然出手,但如果我的情況被確定,那他們就不會在遲疑,甚至會瘋狂的不顧一切!”

  說到這里,白澤忍不住的又咳嗽了幾下,一口鮮血溢出,直接就將白衫染紅,一雙眸子卻沒有任何變化,堅決道:“妖帝,暗網不簡單,其勢力不容小覷,甚至不遜色于巫妖二族!”

  “之前跟我們交手的僅僅是暗網源脈修士,他們主要負責的僅僅是傳訊,還不是最重要的戰斗成員,但其中的強者卻是很多,且個個手段狠辣,手中兵刃雖然連后天靈寶都不是,但發揮出來的威力卻不遜色于先天靈寶,我等就是吃了這個的大虧,甚至……”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