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萬界妖帝 > 第168章 羲和復蘇,鴻蒙歡喜經

第168章 羲和復蘇,鴻蒙歡喜經

  提純血脈!

  血脈進化!

  神色巨變,東皇太一五人都驚呆了,這般逆天之物也有?且還這么多!

  要知道,血脈資質一說在洪荒可是極其重要的,哪怕是妖師鯤鵬修為強大,在大羅金仙時代乃是頂尖戰力,可卻也被是原始等人鄙視和嫌棄,由此可見一個人的資質和血統是何其重要。

  而這小小晶片居然能夠進化血脈,要知道,在場之人的跟腳都不弱,如果在進一步的話,那……

  “大哥!”

  咽了咽口水,東皇太一神色有些復雜道:“你將這些給我們了,那你自己呢?”

  此話一出,望舒等人的目光亦是看向帝俊。

  的確,他們都知道帝俊血脈進化過一次,如果能夠憑借著晶片再度提升的話,絕對是無法限制的存在。

  “不行!”

  擺了擺頭,帝俊自然知道東皇太一等人所想為何,擺了擺手道:“我嘗試過,雖然此物的確能夠讓我血脈沸騰一下,但是想要憑借著此物晉級血脈是不可能的。”

  “反之,太一你們的血脈還未達到媲美先天魔神的地步,煉化此物能夠迅速提升,與其將其浪費在我身上,給你們才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此物我此番得了接近二十萬枚,還有不少,你們先煉化試試,如果不夠的話再來找我拿!”

  接近二十萬枚!

  居然會這么多!

  失聲驚呼,東皇太一四人都驚呆了,這般逆天之物,居然擁有如此之多,這如果全副武裝妖族高層的話,那……

  想到這里,東皇太一也不在矯情什么,揮手收起身前數千枚晶片,抱拳一禮道:“如此,那這里就交給大哥了,我們先下去了!”

  說完,東皇太一也不在逗留,轉身邁步朝著外界走去。

  “妖帝告辭!”

  “大哥告辭!”

  “父皇,我也先下去了!”

  望舒,月舒,嫦曦和帝一也不在遲疑,抱拳一禮之后,紛紛轉身朝著外界走去。

  一時間,整個后院就僅剩下帝俊和還處于昏迷之中的羲和,氣氛也是隨之安靜了下來。

  “呼~”

  重重吐了口氣濁氣,帝俊扭頭看了一眼遠處地面上的羲和,邁步走上前之后,伸手觸及了一下后者的三足金烏身軀道:“羲和,等我!”

  話畢,帝俊也不在廢話,轉身走到一旁,盤膝坐落間,直接就取出十大先天靈根本源,開始按照系統給予的逆天造化丹煉制之法煉制起來。

  至此,整個太陽宮后殿隨之死寂。

  隨著時間的流逝,炙熱的太陽金焰升騰翻滾,可以看到十大先天靈根本源在帝俊的煉制之下源源不斷的融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成為一枚丹藥的輪廓。

  足足過了二十年的時間,太陽宮后殿之內,一團金色的火焰隨著沖霄,濃郁的丹氣彌漫間,一股股強烈讓人為之心曠神怡的氣息飄散,引起了無數修士的側目。

  不過待看到這股氣息乃是從太陽宮內部傳遞出來之后,所有修士都隨之轉移視線,不敢對其有半點非分之想。

  “給我凝!”

  低喝聲響徹,帝俊整個人從地面上站起身,渾身上下一股強烈的威勢迸發間,其洶涌澎湃的神識之力席卷壓迫在那眼前漂浮著的金丹之上。

  嗡嗡——

  嗡鳴聲起,金丹急速晃動,那四溢的藥氣為之一頓,繼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金丹內部匯聚,待一切的藥氣凝聚,逆天造化丹隨之煉制完畢。

  “成了!”

  看到那漂浮在眼前的金丹,帝俊重重吐了口濁氣之后,臉上頓時就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和激動之色。

  逆天造化丹成,救治羲和也將不在是問題。

  “過來!”

  大手一揮,帝俊一把抓住那逆天造化丹,細細的打量了兩眼之后,并沒有在遲疑什么,轉身邁步走到了羲和身前區域,伸手緩緩的擺開其金烏嘴巴,以法力將丹藥給送了進去。

  做完這一切,帝俊神色隨之肅然,雙手搭在羲和的身軀之上,體內法力隨之涌現間,開始幫助她吸收逆天造化丹的藥力。

  呱呱——

  伴隨著烏啼聲響徹,逆天造化丹的藥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煉化,短短數十個呼吸的時間,羲和那微弱的呼吸和生命之火隨之沸騰,渾身上下太陽真火升騰間,三足金烏之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飄飛而起。

  伴隨著金烏展翅,羲和開始環繞著太陽宮之中的扶桑樹飛馳,太陽之火躁動間,羲和的生命氣息越發濃郁,被深淵之主算計的傷勢也急速的散去。

  “叮!任務完成,發放獎勵《鴻蒙歡喜經》”

  伴隨著系統的聲音響徹,帝俊懸著的心徹底放松下來,畢竟系統斷定任務成功了那羲和就不會在有任何的問題。

  同時,他也是開始觀看那鴻蒙歡喜經!

  不出所料,這鴻蒙歡喜經就是一部雙修之法,且乃是極其古老的雙修之法,講求的不僅僅是身交,身交,還有來自本源的交融。

  說句不好聽的,以帝俊和羲和現在的差距,如果勤加修煉的話,那定然能夠讓羲和迅速的打破瓶頸進入準圣層次,甚至帝俊都有可能借此法沖擊準圣后期。

  “夫君!”

  就在帝俊沉積于鴻蒙歡喜經的喜悅之際,半空中羲和已經恢復,其身上太陽真火散去,三足金烏之身晃動恢復先天道體模樣,飄身落下直接撲在了帝俊懷中,淚流滿面道:“夫君,對不起,都怪我讓你去冒險了!”

  聞言,帝俊隨之回過神來,感覺到懷中佳人那碩大的柔軟,一切的疲憊宛如于此刻消失殆盡,伸手攔住羲和的細腰道:“不辛苦,你可是我妻子,如果你出事兒了我都不管不顧的話,那我帝俊還算什么丈夫!”

  “這一次的事情也是為夫的疏忽,如果當時能夠多一個心眼不立刻斬殺月靈子的話,說不定就不會導致你昏迷這么久了!”

  “夫君!”

  張了張嘴,羲和眼底滿是感動之色。

  她知道,帝俊的話真心實意絕不是虛假的,下意識的緊了緊抱住帝俊的手臂,低下頭道:“夫君,愛我!”

  “好!”

  宛如得到莫大鼓舞,帝俊嘴角上揚間,抱著羲和就朝著不遠處的寢宮走去,口中說道:“正好為夫此番在外界游歷的時候得到了一部鴻蒙歡喜經,娘子陪為夫好好實驗一下它的真偽如何!”

  說著,帝俊已經抵達寢宮門口,一腳將大門踹開,抱著面色桃紅的羲和進去,待宮殿大門關閉,無盡春意隨之展開,滿園花草皆是羞澀閉合!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