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五零俏花媳 > 第574章 繞暈了

第574章 繞暈了

  “你上課有問題,不能像將伯努利定律那樣,讓我印象深刻嗎?”何紅軍看著他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倒打一耙了。”林希言哭笑不得地看著他說道,“好吧!我盡量講的通俗易懂。”

  林希言講完了牛頓第一定律,又講了歐姆定律。

  ……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今天的課程就結束了。

  就如林希言所說,被現實給逼的,他們的學習效率那是杠杠的。

  &*&

  林希言在送走了何家與陳家之后,周光明洗澡睡覺后,看著花半枝叫道,“花花,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花半枝走過去坐在八仙桌旁,看著對面的林希言道,“什么事?”

  “那個……”林希言猶豫不決地看著她說道,“這個事我沒有答應,只是何大哥說了說。”

  “說什么?”花半枝看著吞吞吐吐的他道,“有什么不好說的。”

  “把脈真的那么神奇?”林希言抬眼看著她好奇地問道。

  “是啊!身體出了問題,脈象肯定和健康時期不同。”花半枝看著他眨眨眼道,“比如這喜脈,李時珍的《瀕湖脈學》中對喜脈的描述是:滑脈如珠替替然,往來流利卻還前,莫將滑數為同類,數脈惟看至數閑。滑則如珠。數則六至。”頓一下又道,“就像有一排氣泡,在患者血管中游過,依次經過你的無名指、中指和食指,速度較快,一個接著一個。簡單點就是:一個小鐵珠依次滾過你的手指的感覺。”

  林希言聞言一臉懵懂,本著求實的精神還把把自己的脈,稍傾搖搖頭道,“感覺不出來。”

  “我說的是喜脈,懷孕了,你要是能把出來就奇了怪了。”花半枝眨眨眼好笑地看著他說道。

  林希言趕緊撤回了自己手,紅著臉尷尬地又道,“其實別的脈我也把不出來,感覺都一樣。”

  “呵呵……”花半枝黑眸輕閃看著他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于是道,“把脈是中醫最重要的診斷方法,是望聞問切中的切,即用手指放在被診斷者的手腕上,通過對動脈搏動的顯現部位、速率、強度、節律和形態,來判斷被診斷者的身體狀況。

  脈象一般分為平脈、浮脈、沉脈、遲脈、數脈、虛脈、實脈、滑脈、洪脈、細脈、弦脈、促脈、結脈、代脈。正常人脈象,又稱平脈,常脈。懷孕的脈象通常是滑脈。”清透明亮的雙眸看著他越說越來勁兒道,“普通脈,脈勢和緩,往來從容,節律均勻,柔和有力,一息四五至。按照季節的不同,又有春弦夏洪,秋毛冬石的偏向。”挑眉看著輕蹙著眉頭的他道,“中醫診斷更加貼合人的身體,雖然中醫看病的速度比較慢,但是,對人身體的傷害要比西醫小很多。”

  林希言被花半枝這個脈,那個脈搞的頭都大了,但是他知道他家枝枝很厲害。

  “人家都說久病成醫,你一點兒都不懂嗎?”花半枝看著他好奇地問道。

  “沒有向這方面鉆研。”林希言看著坦白地說道,“學醫不能救國!”

  “哦!”花半枝了然的點了點頭。

  “通過把脈就能感覺到勛章的大小和所在位置嗎?”林希言面色冷峻地看著她說道。

  果然如自己所猜測的一樣,花半枝心里琢磨道:所在位置把脈肯定能感覺到,至于大小嗎?那真是天賦了,只不過這天賦不能宣之于口。

  “差不多吧!”花半枝垂眸模糊地說道,隨之看著他問道,“你問這個干什么?”挑眉又道,“這個跟何大哥他們有什么關系。”

  “嗯!”林希言嚴肅地看著她道,“你也知道,這些年戰亂不斷,前輩們犧牲了一切換來了春滿人間,可是這身上也留下了勛章。”

  “我明白你的意思。”花半枝眸光清明地看著他說道。

  “那年月醫學人才稀缺,醫術簡陋,救治更加的簡單粗暴。”林希言眸光幽深地看著她說道。

  “現在醫學明顯要好很多了!”花半枝看著他寬慰道,“不是有那個X光機嗎?一照就知道,看著片子做手術應該很容易。”

  “可是那片子是平面的,軟組織無法清晰的成像,而人體結構是復雜的,立體的,不是你說的那么容易。”林希言看著她認真地說道。

  “秦院長還沒有死心啊!”花半枝頓時拉下臉來看著他道,“這是又讓你做說客呢!”

  “你別誤會,只是有接診的話,你去看看,你的工作手續還在這里。”林希言看著她又積極游說道,“還記得你上次是如何說服單大夫的嗎?”

  花半枝聞言噗嗤一聲笑了,又收斂起臉上的笑容道,“這如果要是誤診了可怎么辦?”

  “有X光機,雙管齊下,準確率應該會提高很多。”林希言見狀希冀地看著她說道,“你這是答應了。”

  “話都說到這里了,我在拒絕就不是東西了。”花半枝看著他笑著說道,“你告訴秦院長,我答應了。”忽然想起來道,“有些事我的先說清了,即便我能準確的畫出勛章的位置,可是以現在的手術技術有時候也未必敢開刀。”

  “這個我知道,手術的事情就交給瑟瑟他們,你只管做好你分內的事情。”林希言目光充滿感激地看著她說道。

  “這下子我真成了機器了。”花半枝自我調侃道,“能幫助病患解除痛苦也是好的。”

  林希言準備了一肚子的要說服她的話,沒想到她痛快的答應了。

  最后只好道,“枝枝的思想覺悟就是高。”

  “我如果不答應,你準備如何說服我。”花半枝雙眸盈滿笑意充滿興味地看著他說道。

  “哦!我準備了好多話,雖然功利一些,但是好處多多。如此這般、這般如此……”林希言說的口干舌燥,把花半枝給哄的心花怒放的。

  林希言看著白皙嫩滑的臉頰,嫣紅如玫瑰花瓣似的紅船小嘴,如銀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軟軟糯糯聽在耳力酥酥麻麻的。

  微微泛紅的臉蛋艷如桃李,燦爛得令陽光都黯然失色,仿佛就是這世間最美的天使。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