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神圣羅馬帝國 > 第二十一章、套牢經濟

第二十一章、套牢經濟

  殖民地的發展只是牽扯到了維也納政府一小部分精力,現在的重心仍然是在國內。

  近東戰爭結束后,按理來說奧地利經濟發展速度應該下滑,然而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市場往往是非理性的。

  整個新神圣羅馬帝國的經濟就像一輛失控的馬車,在一路向前狂飆,這個時候剎車已經拉不住了,只能看著馬車在不歸路上越奔越遠。

  政府干預市場經濟?弗朗茨還不想背上引爆經濟危機的鍋,也背不起這個鍋。

  資本主義世界總體產能過剩,就決定了無論采取任何措施,經濟危機都會爆發。

  采取措施只能夠延長危機爆發時間,然后危機爆發時間延長的越久,帶來的破壞力就越大。

  這不是新神圣羅馬帝國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涉及到了所有資本主義國家,除非大家一起干預市場,才有可能平穩的度過危機。

  維也納宮經濟會議上

  弗朗茨拿出了一份文件發給眾人,嚴肅的說:“這是最新的經濟報告,大家看仔細了。

  我們國內盲目投資的情況非常嚴重,很多產業都出現了產能過剩,大量的產品被積壓了起來。

  短期內,我們不可能找到一個新的市場,把這些多余的產能消化掉。

  新開發的巴爾干半島和非洲殖民,雖然消耗了一部分產能。

  可是新增市場的速度,遠遠比不上國內資本市場的瘋狂。

  國外也一樣,各大資本主義國家均出現了程度不同的產能過剩。目前,以我們和美國的情況最為嚴重。

  這是大量引入外資的情況下,必須要承擔的風險。一旦經濟危機爆發,英法資本肯定會抽調資金離場,如果我們不能妥善處置,造成后果會非常嚴重。”

  財政大臣卡爾說道:“陛下,資本的自由流通,我們無法直接干涉,現在最佳的辦法就是把他們往實體經濟上引。

  當資本變成了工廠、鐵路、基礎設施這些不動產后,他們再想要離開就難了。”

  當資本變成了不動產,想要離場勢必要割肉,在經濟危機時期這些產業都不值錢,甚至是找不到買家。

  沒有人接盤,這些投入進去的資本,就被市場套牢了,想要解套等經濟回暖吧!

  可是經濟一旦回暖,這些產業很多又變成了優質資產,資本家又沒有拋棄這些產業的必要了。

  費利克斯首相皺著眉頭說:“這么做后患太大了,讓更多的外來資本投資實體經濟,產能過剩的情況還會更加嚴重。

  即便是留住了這些資本,也會加劇經濟危機的規模,最后帶來的危害,還是要由我們承擔。”

  財政大臣卡爾解釋道:“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如果想要最大限度的減輕危機,那么最好就是讓他們投資城市基礎設施。

  比如說:現在我們推動了城市安全飲水工程、排水官網改建、城市道路建設……

  這些行業不存在產能過剩,新神圣羅馬帝國有三百多座城市。因為政府資金的緣故,目前我們只是在大城市進行基礎設施改建。

  這些地區都可以容納大量的資本,不過一旦經濟危機爆發,資本家們資金鏈斷裂,會出現大量的爛尾工程,還是需要政府接盤。”

  費利克斯首相關心的問:“接盤是小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一貫都是政府在出資建設,這些項目基本上沒有贏利的可能。

  想要讓資本家們投資,首先要讓他們看到贏利點。城市安全飲水工程也就罷了,自來水廠可以收取水費,其它的基礎設施靠什么贏利呢?”

  財政大臣卡爾解釋道:“當然沒有贏利點。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太大了,并且大部分項目都是公益性質的,想要靠項目本身賺錢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我們必須要側面迂回進行,比如說:向社會招標,前期政府只拿出一小部分錢,讓資本家們墊資建設,等工程項目完成后通過驗收在結清工程款。

  這些工程都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投資數額又非常的龐大,一旦經濟危機爆發,銀行收緊了銀根,大部分資本家們的經濟鏈就斷了。

  只要在合同上注明,出現了爛尾工程我們是不付賬的,就可以節省很多資金。

  如果這些外資后面的財團,肯注資繼續完成這些工程的話,那么就最好不過了。

  新的資本涌入,這些項目能夠繼續進行施工,必然會帶動很多行業的經濟,這場經濟危機也就度過去了。

  反正這筆基礎設施建設的錢早晚都要出,能夠平穩的度過一場經濟危機,我們還是賺了。”

  弗朗茨眼前一亮,這不就是羅斯福新經濟政策的翻版么?只不過規模沒有那么大,最初的基本出發點也不是為了度過經濟危機,反而是為了套牢外資。

  沒錯,就是套牢。基礎設施工程,只要錢投進去了,就被套牢了。在沒有完工前,不要指望維也納政府會提前付錢。

  要么資本家們和奧地利共渡難關,大家一起抗過這次經濟危機;要么割肉離場,前面的所有投資都打了水漂。

  為了減輕經濟危機帶來的傷害,現在拉人下水是最好的選擇。最糟糕的情況,無非是留下了一地爛尾工程,維也納政府負責接盤。

  前面弗朗茨都可以讓資本家們跳鐵路建設的巨坑,現在自然不在乎讓他們再跳基礎設施建設的坑了。

  這也不能算是坑,在經濟正常發展時期,都是妥妥的優質項目,不存在任何坑人的性質。

  想了想后,弗朗茨警告道:“計劃很不錯,但是必須要注意把握那個度。

  必須要保證中標的都是有實力的資本家,要是被一幫沒實力關系戶拿到了項目,最后坑到的就是我們自己了。

  留住外資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們的最終目的是平穩度過這次經濟危機。

  按照目前的情況,資本主義世界出現了嚴重的生產過剩,經濟危機爆發,也就是這一兩年之內的問題。

  必要的時候,可以引入保證金制度。讓承接這些項目的資本家,先繳納工程保障金,等工程順利完工后反還。”

  經濟危機爆發,除了產能過剩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市場上缺錢了。大家的資金集中到了少數人手中,造成了流動資金的不足。

  現在是金本位年代,大量增發貨幣是不可能的。除非經濟危機嚴重到無法承受,弗朗茨是不會進行貨幣貶值的。

  那么盡可能的把資本留在國內就非常重要了,強制手段監管金融,禁止資本流出,這是最糟糕的手段。

  無力改變規則,那么遵守規則就非常的有必要了,盲目打破規則勢必要受到反噬。

  作為規則體系中,既得利益中的一員,弗朗茨不認為打破規則的事情適合奧地利來干。

  要在規則范圍內留住外資,這種情況下弗朗茨可不希望國內的貴族二代們跑出來搗亂,要是有實力也就罷了,沒錢跑出來承接項目不是害人害己么?

  這不是笑話,而是事實。貴族家族有錢,并不等于每一個家族成員都有錢,很多貴族子弟實際上都只能分到一小部分財產。

  土地、爵位、核心產業,都是不會拿出來分的,不然幾代人的時間,這些家族就沒落了。

  往往繼承家業的長子,他們有足夠的資產繼承,不會出去亂搞;沒有多少資產的次子們,就常常活躍于灰色地帶。

  這種作死少年,弗朗茨遇到的多了。1848年的大革命中,不知道有多少貴族家族,因為這些子弟作死,連累了背后的家族完蛋。

  事后,各大貴族家族都加強了對子弟的約束力,那種思想活躍的貴族子弟,大都遭遇了家長們殘酷的鎮壓。

  最近幾年他們都表現的比較安分,畢竟親自經歷了大革命,國內三分一的貴族丟掉爵位,一半的家族因此而沒落,大家都有了敬畏之心。

  財政大臣卡爾疑惑的問:“陛下,什么是保證金制度?”

  這不是他無知,而是這個年代根本就沒有保證金制度這個概念,最早的擔保制度那也是四十年后才會出現。

  這么超前的概念,理解不了才是正常的。大家已經習慣了弗朗茨的思想活躍,時常提出一些新的理念。

  弗朗茨解釋道:“很簡單就是讓中標人繳納一筆錢,充當項目能夠順利完成的保證金。

  包括人工工資支付擔保、工程質量擔保、工程項目正常完成擔保。工程項目順利完工,工人工資結算清楚后,政府再全額返還擔保金。”

  費利克斯首相問道:“陛下,這筆錢從工程款中扣除不是一樣么?”

  弗朗茨搖了搖頭說:“不一樣的,從工程款中扣除,并不能確定資本家的資金實力。

  他們完全拿著和政府簽訂的合同,出去找銀行貸款,依靠銀行的貸款完成工程項目。

  如果在平常時期這沒有關系,不會影響到項目的正常進行,可一旦遇上經濟危機,銀行收縮了銀根情況就不一樣了。

  我們現在的目的是留住外資,不是給某些人制造發財機會的,一旦項目爛尾還要我們來善后。

  收取一筆保證金,我們的風險就降到了最低點。資本家們如果不想承擔這一筆損失,那么就要和我們一起共渡難關。”

  這是心理學問題,投入進去的資本越多,就越難讓人放手。套牢的資本越大,資本家們的利益和奧地利捆綁的就越緊。

  為了前面的投資不被打水漂,資本家們只能抽調更多的資金進去填坑,保證項目的正常進行。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