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仙帝奶爸 > 第六十二章 云山湖畔

第六十二章 云山湖畔

  眼前這個約莫七八十歲的老人,須發皆白,慈眉善目。

  看上去頗有幾分道骨仙風的感覺。

  他叫張景順,是國內著名的繪畫大師。

  世人一向尊稱為張大師!

  李雪菲顯然和這位老師的關系極好,見面就來了一個擁抱。

  “你這孩子,還知道來看老師啊?”

  張大師笑著摸了摸李雪菲的頭。

  而這位國民女神在張大師的面前,也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她吐了吐舌頭,嬌俏可愛的說道:

  “哎呦,老師,這不是一忙完工作就來了嗎?”

  然后,李雪菲指著秦慕和小家伙介紹道:

  “來,老師,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秦慕,還有他的女兒思思。”

  秦慕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看到秦慕這般冷淡,張大師身后的那名女子微微皺了皺眉,顯然有些不喜。

  她叫姜薇,是張大師的親傳弟子。

  小家伙甜甜的叫了一句:

  “爺爺好!”

  張大師對秦慕的態度不以為意,倒是看到小家伙時,眼前一亮,說道:

  “鐘靈毓秀,這小姑娘比你小時候都有靈氣呢!”

  說完,張大師神色一動,盯著小家伙看了許久。

  然后,他走到亭畔的臺前,隨手就提起了一支畫筆,凝神閉目靜思。

  “你運氣可真好,老師靈感來了,一般情況下他才不會下筆呢,連我想求他幫我畫一張都很難呢。”

  李雪菲偷偷地戳了一下秦慕,語氣里滿是羨慕。

  這時,張大師猛然睜眼,開始落筆了。

  他整個人氣勢磅礴,手法如行云流水。

  那一只普通的畫筆,仿佛在他的手下有了靈性一般。

  不一會兒,空白的宣紙上就多了一張小家伙的肖像畫。

  畫的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特別是那一雙大眼睛,十分傳神。

  張大師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笑呵呵的揭下畫紙,遞給了小家伙。

  “小朋友,怎么樣?喜歡嗎?”

  小家伙看到畫中的自己,頓時驚的目瞪口呆。

  她伸出小手接過這張畫紙,興奮的說道:

  “謝謝爺爺!”

  “呵呵,乖!”

  張大師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顯然對小家伙也十分喜愛。

  而這時,有一群記者來采訪張大師。

  “我先接受一下采訪,薇薇,你陪著雪菲他們隨便逛逛。”

  張大師吩咐了一聲身后的姜薇,就轉身離開去應付記者了。

  這時,李雪菲看著秦慕,似笑非笑的說道:

  “不知道這里有多少富豪想求一副畫而不可得呢,你這下可是沾了你女兒的光了。”

  姜薇瞥了一眼秦慕,搖頭說道:

  “我老師的親筆畫,拿到外面拍賣,怎么都能賣個好幾百萬呢,算你賺大了!”

  她的語氣里明顯非常不滿。

  顯然還對秦慕剛才的態度耿耿于懷。

  這家伙看起來一點都不尊敬老師。

  老師竟然還送他一幅畫。

  憑什么?

  秦慕聽到這話,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倒是小家伙,把這幅畫翻來覆去的觀看,顯然極為喜愛。

  自從楊安蓉教了她畫畫以來,她就對畫畫非常的感興趣。

  此時看到張大師的神奇筆法,更是興致盎然!

  小家伙仰起頭,滿臉的憧憬的說道:

  “粑粑...我以后畫畫也要像那位爺爺一樣厲害。”

  秦慕揉了揉小家伙的頭,笑著說道:

  “會的,你以后會比他還要厲害的。”

  “嘿嘿嘿......”

  聽到秦慕的話,小家伙自顧自的陷入了傻笑中。

  姜薇聽到這些話,心中暗自冷哼了一聲,對秦慕更加不喜了。

  ...

  今日天氣極好,陽光灑在亭畔,頗有幾分暖洋洋的味道。

  四人漫步在湖畔長亭中,閑庭信步,欣賞著這一幅幅畫作。

  看得出來,張大師對繪畫一道涉獵極深,無論是油畫還是水墨畫,都能信手拈來。

  掛在亭中展覽的這些畫作,無一不是上乘水平!

  這條云山湖畔的長亭延綿不斷,足足有十多里長。

  小家伙看的眼花繚亂,她時而看看墻上的畫作,時而看看湖中的錦鯉。

  在畫廊里一路蹦蹦跳跳的,顯然極為開心。

  “你覺得這些畫怎么樣?”

  這時,李雪菲笑瞇瞇的問秦慕。

  秦慕隨意的看了幾眼,語氣淡然的說道:

  “還行吧。”

  這幾個字說的十分隨意,似乎在評價路邊的小吃一樣。

  姜薇當時就忍受不了了,她停下腳步,死死盯著秦慕:

  “秦先生,我老師的繪畫水平公認的華夏第一,你這句還行,是什么意思?”

  “難道你自認為你的水平,要比我老師更高嗎?”

  說到最后,語氣中已經滿是咄咄逼人!

  秦慕也停下了腳步,皺了皺眉頭。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他不是這個意思,師姐,你不要太敏感了。”

  李雪菲見勢不對,急忙出來打圓場。

  “粑粑...你們怎么了?”

  此刻,小家伙也怔怔的看著他們兩個,怯怯的出聲問道。

  看到有小孩子在場,姜薇也不好繼續發作,而且冷哼一聲,扭過了頭。

  不再搭理秦慕。

  一路上,氣氛十分尷尬。

  ...

  等到秦慕等人逛完一圈回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而此時,云山湖的湖心亭內擠滿了人,一片嘈雜聲不斷。

  李雪菲的秀眉輕輕皺起,心中多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果然,李雪菲的小助理臉色焦急的跑過來。

  “不好了,雪菲姐,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

  李雪菲臉色一變。

  小助理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平緩了下呼吸,才說道:

  “就在剛才,張大師在采訪的時候,來了一群外國人,揚言他的水平不過如此,還要當場挑戰他!”

  然后,小助理指了指湖心亭,說道:

  “現在,他們都在那里面比試呢!”

  聽到這話,一旁的姜薇倒是不怎么著急了,反而笑著說道:

  “這怕什么,老師的繪畫水平本來就是華夏最頂尖的,那幫外國人來向他挑戰,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卻不料,小助理還是臉色焦急:

  “不是的,這次事情不太一樣,那幫外國人里,好像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家伙。”

  想了半天,小助理還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最后只能無奈道:

  “哎呦,雪菲姐,你們還是去看一下吧!”

  李雪菲和姜薇對視一眼,兩人這才臉色一變,加快腳步,往湖心亭走去。

  秦慕看了一眼湖心亭內,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然后他抱起了小家伙,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走,思思,我們去看熱鬧。”

  小家伙一聽有熱鬧可以看,頓時眼睛一亮。

  湖心亭不大,但是外面擠滿了圍觀的人。

  這些人伸著腦袋,拼命想要往里面瞧。

  等到李雪菲和姜薇看清了湖心亭里面的情況。

  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竟然是他們?”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