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仙帝奶爸 > 第四十章 云海會所

第四十章 云海會所

  “你們家主是誰?”

  秦慕緩緩皺起了眉頭,他并不認識這個管家。

  那管家走近了幾步,有些恭敬的說道:

  “我們家主是柳子欣。”

  “柳家的人?”

  秦慕頓時有些了然,看來是昨天的事情留下了尾巴。

  秦慕若有所思,他正好也想見見這個柳家家主。

  于是他轉身對蘇璇說道:

  “那你們先去逛街吧,我過會再來找你們。”

  蘇璇有些擔憂的點了點頭。

  倒是小家伙聽到秦慕要走,頓時不依了,吵著要和秦慕一起去,不然就大哭不止。

  無奈之下,秦慕只好帶上了小家伙。

  ...

  車子停在了一家會所前。

  這是江海市著名的云海會所。

  這家會所開的極為隱蔽,遠離城區之外,在一片郊野之中。

  兩側是一片樹林,蒼翠欲滴,門口立了兩座石獅子,遠遠看去,不像是會所,倒像是一片宅院。

  秦慕推開了門,步入了會所。

  首先入眼的就是庭院中的假山池塘,還有水榭回廊,給人一種置身于蘇州園林的錯覺。

  小家伙在秦慕的懷里滿臉好奇的打量著這個會所。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徑直往前走去,發現庭院中已經圍坐了幾個人。

  為首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相貌清秀,有些看不出年齡,但整個人都深深透著一股成熟的風韻。

  尤其是她的旗袍下開叉極高,兩條白腿若隱若現,十分惹火。

  想必這就是柳家的家主柳子欣了。

  曾聽楊安蓉說過,柳家家主柳子欣是個極有手段的女人。

  秦慕倒是真想見識見識。

  在柳子欣的面前,坐了幾個約莫二十五六的青年。

  見到秦慕走近,懷中還抱了一個女兒,柳子欣的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訝,但她還是沒有說什么。

  她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示意秦慕坐下。

  秦慕十分隨意的在一旁坐下,聽著他們說什么。

  “江海市這些年的發展重心......”

  沒想到,他們談論的不是休閑娛樂,而且整個城市規劃。

  那幾個青年雖然有些夸夸其談,但是說出的話都很有想法。

  而柳子欣時不時的插幾句話,往往一針見血,點到關鍵之處。

  倒是秦慕,聽了幾句就不感興趣了。

  “粑粑,他們在說什么呀?”

  終于,小家伙也忍不住仰頭問道。

  秦慕想了想,說道:

  “他們在吹牛逼啊!”

  這句話直接把小家伙逗的咯咯直笑。

  頓時打破了庭院里那有些嚴肅的氣氛。

  那幾個青年對秦慕怒目而視,顯然極為不滿。

  “不知道秦先生對這個有什么看法呢?”

  這時,柳子欣忽然出聲問道。

  秦慕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我不懂這些。”

  那幾個青年聽到這句話,不由心中暗自嗤笑了幾句。

  原來是個草包。

  于是,他們也不再理會秦慕,繼續談論。

  約莫十來分鐘后,這場聊天終于結束了。

  只見柳子欣款款走向一旁的茶案,然后跪身坐下。

  她神色自然地舉起茶壺,泡了一壺茶,開口說道:

  “今日有客到來,就先到這里吧,最后再讓我為你們泡壺茶。”

  “極品的西湖龍井,再加上子欣小姐親自為我們泡茶,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啊。”

  有人神情感慨的說道。

  其余幾人接連附和,看向柳子欣的目光中滿是愛慕。

  但也有人聽到這句話,不由看向了一旁的秦慕,眼神里盡是不滿。

  顯然是責怪秦慕來打擾他們的聚會。

  秦慕一臉的不為所動。

  茶水泡好,熱氣蒸騰,清香在庭院中久久縈繞不散。

  眾人面帶享受的細細品茶。

  秦慕面對柳子欣遞過來的茶水,連看都不看一眼。

  倒是小家伙很有興趣,只是小嘴剛碰到茶杯,就逃也似的分開了。

  她仰著頭,滿臉委屈的看著秦慕說道:

  “粑粑...燙!”

  秦慕連忙對著茶杯吹了吹,再喂給小家伙。

  小家伙頓時眉開眼笑,只是淺淺嘗了一口之后,就整張臉苦下來了,皺的和小包子一樣。

  她伸了伸舌頭,皺著眉頭,說道:

  “粑粑...是苦的。”

  那表情,簡直和吃了黃蓮差不多。

  秦慕不禁有些啞然失笑,小孩子喝茶,差不多都是這樣。

  對他們來說,再好的茶,也沒有一杯橙汁好喝。

  但在一旁有人不滿的出聲了:

  “有些人啊,就是不知好歹,沒事就喜歡裝腔作勢,這價值十多萬一壺的西湖龍井,這樣被糟蹋了,唉!”

  在之前的聊天中已經得知。

  說話的這個年輕人,叫張云帆,是江海市某物流行業的少東家,家里的資產人脈都算不錯。

  就是為人有些心胸狹窄,氣量極小。

  而且他是柳子欣的狂熱追求者,此刻看到小家伙的反應,心中極為不喜。

  什么小屁孩,不會喝就不要喝。

  柳小姐的茶,是你這樣的人配喝的嗎?

  張云帆這話沒有明指,但所有人都知道,說的就是秦慕給小家伙喝茶的事情。

  眾人紛紛將目光聚集在了秦慕的身上。

  柳子欣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卻又很快收斂起來。

  她想看看秦慕的反應。

  卻不料,秦慕似乎沒聽見這話,依舊自顧自的逗弄著小家伙。

  見到這一幕,柳子欣的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猶疑。

  倘若他真是個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忍下這口氣?

  難道是自己想多了?

  這個叫秦慕的,真是只是個普通人?

  等了許久,都不見秦慕有什么反應。

  柳子欣的眼中不禁多了幾分失望。

  茶水喝完之后,這幾個人起身告別。

  柳子欣面帶笑容,親自將他們送出會所的庭院。

  “今日能和子欣小姐交流心得,實在是收獲良多啊。”

  那張云帆面帶喜色,一雙眼睛直溜溜的在柳子欣的身上打轉。

  柳子欣面帶微笑的回應,既不顯得親密,也不會讓人覺得遠離。

  張云帆心滿意足的往外走去。

  只是這時候,異變突生。

  只見張云帆只是在往外踏了一步,剛走出云海會所。

  他就臉色劇變,整張臉變得慘白一片,整個身體都僵在那了。

  “張少,你怎么了?”

  有人疑惑的問道,柳子欣也覺得有些不對,急忙向前走了幾步。

  但是她剛一走上去,就看見了令她無比震撼的一幕。

  只見張云帆雙目圓睜,嘴巴圓鼓。

  “噗!”

  竟然直接一口噴了無數鮮血出來!

  這一口鮮血沾滿了整個墻壁!

  不止鮮血!這一口簡直要把他的五臟腸胃都給噴出來了!

  看上去無比駭人!

  柳子欣站在一旁,看的臉色發白!

  ...

  小家伙聽到云海會所外傳來的尖叫聲,有些疑惑的問道:

  “粑粑,外面怎么了?”

  秦慕抿了一口茶,淡淡的回答道:

  “沒事,只是有人喝茶吐了而已!”

  ...

北京单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