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780章 這還怎么打?

第780章 這還怎么打?

  天王嫀上了擂臺,并不是表示這一場天王賽立刻開始了,還是那句話,在每一次的擂臺賽開始前,還有大量的一個個不同族群的強者去下注,去賭功勛的時間段。

  一般的賽事還好說,旁觀者不多,會下注的也只是正常數量,但牽扯到天王賽就徹底不一樣了,在蘇恒和嫀分別抵達前,這里足足上百萬的觀眾席已經有十多萬強者匯聚,等兩個主角抵達后,后續蜂擁而至的強者就更多了,短短時間,上百萬坐席幾乎座無虛席。

  由星夜族負責的擂臺下注等事宜,也徹底火爆起來。當然,人數上百萬,不可能逐一去管理處下注,每個看臺都有陣法禁制打造出的,可以在看臺座位上提交下注的器械。

  擂臺管理處,星夜族小美女杓音帶著幾個族人瘋狂接單時剛接下一批單子,就驚呼著傳音給自家叔伯輩的搖星,“九叔,人族好瘋狂啊,他們是不是每一個都在傾家蕩產押注蘇恒勝出?拋開蘇恒的一百億注碼,后面一萬多押注者,最少也是上萬的聯盟功勛,什么時候人族這么富裕了?”

  人族,絕大部分時候都是窮苦、貧窮的代名詞。

  現在整個人族一萬多強者,最少都是壓上萬的聯盟功勛,杓音都覺得不可思議了。

  這一萬多強者們,絕大部分還是超凡境。

  隨著杓音的驚呼,搖星放聲大笑,“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上百萬觀眾,九成以上還是押注天王嫀能勝出,對么?”

  “就算蘇恒一個就壓了一百億,但對比九成以上,上百億的觀眾而言,他的押注也是小數目,只要這一次蘇恒能勝出,我們可就賺大了!”

  杓音俏臉大變,“你這么看好蘇恒?”

  搖星淡然搖頭,“不是我看好他,而是,蘇恒這樣的準天王級實力,必然是人族隱藏多年才好不容易培育出來的強者,他在三天前,就可以明確拒絕嫀的約戰,嫀約戰是在三天后,對方也絕對清楚嫀拖延這三天是因為什么,這情況下他還敢上擂臺?足以證明,這一戰,蘇恒至少有兩三成勝率。”

  “富貴險中求,蘇恒輸了,那虧損的也是整個陰霜城天王擂體系,大不了我和你丟了職差,但虧損原因卻是情有可原的,若勝了,這就是我們的大功了!”

  目前觀戰天王擂的九成以上各族群強者,都是壓嫀能勝出,這是絕大部分強者的共識,他們這些星夜族只是登記記錄數據,就算輸了又如何?然而一旦勝出,那就是超級暴利了。

  有一點不得不說,蘇恒斬殺沉潮以及居的八次搏殺里,蘇恒雖然賺走128億功勛值,可整體而言82號院的業績,依舊是賺的。

  想不賺都難啊,之前八連勝會賭蘇恒勝利的,就是那一千多人族,其他一兩萬各族群強者,全是押注蘇恒輸或者平手,人族內除了蘇恒全是窮光蛋,其他族群可是有很多土豪的。

  就算蘇恒一次拿走128億,他們的業績也不高了,但還沒有虧本。

  ………………

  瘋狂的押注潮,足足持續了一兩個時辰,蘇恒和嫀也隔著數百米相對而立,直到負責者搖星從后方管理處走出,宣布這一場天王賽正式開始。

  龐大到幾乎無邊際的環形階梯式看臺上,上百萬觀眾才瞬間收聲,足足上百萬道雜亂聲響,都隨著擂臺防護陣法的啟動而瞬間消失,所有身影全都死死盯著擂臺。

  天王嫀也在這時,抓出一件黑色蓮臺式法寶,運轉功法一動,就化為一個直徑數米的寶座,嫀的身軀正穩穩站在寶座上。

  哪怕此刻的蓮臺寶座,沒有對外呈現任何神異表象,還是讓蘇恒,以及外界眾多旁觀者都認出了這法寶的來歷。

  噬魂臺!

  噬魂臺雖然只是一件八階法寶,但在靈魂防御力一道上,絕對堪稱變態,別說蘇恒經過修羅心經催發的鎮魂鎖,可以爆發出十一級術法威能,就是以后爆發出十二級威能,估計也會輕易被噬魂臺抵擋。

  武道強者搏殺爭斗,就是走靈魂和物質雙方面,物質方面撕裂虛空是一個標志,靈魂方面攻殺力度不會撕裂虛空,但那個度以及門檻,性質是一樣的。

  在媏和塤傳達來的信息里,天王嫀回歸盤山族后,借來的第一件法寶就是噬魂臺。

  因為蘇恒是靠著靈魂殺術鎮魂鎖,斬殺的居。

  噬魂臺剛剛運轉,蓮臺寶座散發出一縷輕薄黑光,嫀又抓著一顆顆寶珠揚空一灑,各有色彩的寶珠迎風壯大,化為直徑數十厘米的星體,呈玄奧軌跡圍著嫀緩緩轉動。

  這是八階法寶星王珠,11顆星王珠,一顆形似天淵大陸所在星球小星系的恒星,在嫀背后數十米外穩穩懸掛,嫀則和另外十顆,仿若星系內十一顆行星,穩定按照自身星路運行。

  十一顆天王珠,在擂臺陣法還沒完全合攏,高臺也沒演化出浩大空間時,映照的面積并不大,但真正運轉開,那就是籠罩百里之地的星系星辰圖。

  期內爆發的也是恐怖的時間之力,可以鎮壓空間裂縫的時光寶珠。

  防御上,空間裂縫都可以鎮壓了,你也可以想象其他攻殺落入其中,又是什么效果了,幾乎都會無效。

  噬魂臺加天王珠,就是嫀這些天借到的防御法寶,兩件相加,幾乎就能讓蘇恒大量的秘法武技全部成為擺設,在爆發不出一點威脅。

  第三次嫀抓出的是一把散發著浩大生機的綠色枝條,這是蘊含著澎湃木之力,生命之力的八階法寶慈悲寶樹,千萬別覺得它叫慈悲寶樹,就代表這是一個好東西,慈悲寶樹的慈悲之意,來源于你被慈悲寶樹盯上就當場灰灰,再不用為還活著時的各種瑣事而煩惱。

  這是超度你灰灰的大慈悲樹。

  慈悲寶樹抓在手里輕輕一刷,被鎖定的目標就會誕生一株株慈悲寶樹幼苗,更會一念間瘋狂壯大生長,抽干你所有生命力,理論上,你哪怕是鎖定一片虛空,幾個呼吸,慈悲寶樹都能抽殺的空間碎裂,誕生出空間裂縫。

  三件法寶一出,擂臺防御陣發也在穩定閉合中,外界才泛起了恐怖的喧嘩浪潮。

  “嘶,天王嫀還真是大手筆啊!”

  “這還怎么打?我知道他這三天里,肯定去借法寶了,借來的應該都是好東西,但這太夸張了吧?有了噬魂臺和十一顆星王珠,天王嫀就立于不敗之地了,這在防御靈魂殺機和物質殺伐上,都是能抵御撕裂空間之力的法寶,哪怕排名前十的天王下場,只靠武技秘法,也未必能百分百破了天王嫀的防御啊!”

  “哈哈,我押注天王嫀,一次壓了九千萬功勛,之前還有點小緊張,現在穩了,噬魂臺、星王珠外加慈悲寶樹,蘇恒絕對開場就會被抽殺!”

  ………………

  看臺上百萬觀眾,這一刻想不轟動都難,只有排名最靠前,前十左右的神通境天王,才能靠著自身的武技秘法之力,做到撕裂空間,前十之外,不借助法寶之力都做不到。

  也就是說,此刻天王嫀擺出兩件寶物后,若是位列十幾名天王下場,沒有這級別法寶,都打不破嫀的防御了!

  這還怎么打?蘇恒只是有了準天王實力,能沖擊天王榜榜尾的潛力資格而已。

  而慈悲寶樹的兇名也是被無數強者知曉的,同樣是輕易抽殺目標,不只能把一個個神通境抽死,連你所在虛空都會被抽出空間裂縫的。

  真正開戰,恐怕就是擂臺合攏那一刻,天王嫀刷一下慈悲寶樹,蘇恒直接被抽殺死。

  嘩然中,所有旁觀著都死死盯著擂臺,生怕錯過了什么,太多太多強者都覺得蘇恒最多撐不過兩息就被誅殺。當然,若是嫀想要虐殺蘇恒,多延遲一些時間,也可以做到。

  萬眾矚目下,擂臺陣法終于合攏,內部空間也演化為長寬也數千里之遙時,天王嫀所在地,黑色蓮臺瞬間化為數十米長寬,嫀八米高身影就仿佛站在王座上的君主,偉岸雄壯,十一顆天王珠也各自演化為直徑數百米的星辰,籠罩著百里之地化為星系圖。

  但是,不等天王嫀刷動手里的慈悲寶樹,蘇恒就一息遠遁,一念數百里,蘇恒隱匿于虛空不見了蹤影。

  天王嫀倒沒有感到意外,意外什么?不管以前蘇恒站在天王擂上搏殺,多么強勢,可見到他此刻亮出來的三件法寶后,有點腦子的就知道,該避讓鋒芒。

  不過想借助隱匿功法逃生?就算嫀沒有借來洞察感知類的八階上品超極品法寶,可他本身洞察感知術法,也絕對不弱。

  心下閃過一絲濃烈殺意,擂臺空間天王嫀一心多用,不止催動著三件法寶處于戒備狀態,也一步數百里抵達蘇恒消失之地,運轉功法去感知周邊。

  只要能感知到蘇恒在哪里,他會立刻刷動慈悲寶樹去抽殺對方,當然,他不會讓蘇恒死的太快,死的太快,那是便宜了蘇恒!

  幾個呼吸后,天王嫀懵逼了。

  “該死,這個家伙不在這一帶了?又跑遠了?我竟然沒察覺到他絲毫痕跡。”

北京单场技巧